畅阅看书 > 穿越小说 > 那一场战争 > 《那一场战争》正文 第十章 许四多的冲锋马营和步兵防线

《那一场战争》正文 第十章 许四多的冲锋马营和步兵防线

    第十章

    已经非常接近了,马贼已能看清敌人全部家当。

    当发现冲锋马营收起火枪,抬起长得不可思议的长枪时,钢制的枪头在阳光下闪着寒光。那一刻,冲在前面的马贼顿时心底一凉,来不及思索,两支队伍已经闪电般犬牙交错。

    一百根长枪次递刺进马贼队伍里,前面的人纷纷落下地。带着马匹的动能,长枪刺入马贼胸膛,有的也在胸前披着皮甲或铁制板甲,但毫无例外,都被破阵长枪击得粉碎,胸口破出大洞。

    鲜血热腾腾的扑了许四多一脸。

    七百马贼形成的冲锋阵式被撞得人仰马翻,许四多带领的第一排骑兵,攻势稍遏,刺进敌人胸膛的长枪没有时间拨出来,三米长枪留在敌人尸体里。许四多眼角挂着敌人的血,牙咬得那么紧,脸上肌肉抽缩,横蛮得象个血乎乎的魔鬼,反手抽出马刀,怪叫着再次杀进马贼群内。

    破阵长枪利用战马奔驰的动能,敌人即使戴着三层钢甲,就算不能破甲而入,也能撞得敌人飞上半空。但只能用一次,战马飞快的速度,使得骑兵没时间从敌人身上拨出长枪,那时候骑兵已冲入敌人阵中,也无法再次获得速度以及速度带来的巨大动能。当战斗进入混战节奏时,三米长的破阵长枪反而会防碍骑兵作战。

    第一排冲锋阵列攻势随着长枪刺进敌人胸膛,急奔的马匹速度骤降,两米半后的第二排骑兵,斜举长枪再次扑杀,战马腾空而起,跃过地面死伤的马贼,闪着寒光的枪头扎进后面跟随而来的马贼胸脯。

    也许只有十秒钟的时间,当第三排高举刺阵长枪的骑兵冲锋时,马贼已经陷入大乱。

    马贼打家劫舍是有的,与官兵游击是有的,杀得地方民团鸡飞狗跳是有的,但当他们遇到16标的马营时,从火枪对射开始,到短兵相接,称霸山东省的七百马贼已死亡一百五十有余。

    马贼从没见过如此强悍的骑兵,他们凭借精良的个人技术,时常象做游戏似的逗弄追剿自己的官兵,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绕圈子,从来没有死过这么多人。马贼更没见过装备如此齐全的官兵……先用火枪对射,再用长枪冲锋,杀入阵中,官兵还有马刀。

    已有两波马贼倒在长枪之下,一百五十多人开膛破肚倒在地上,马贼冲锋势头早被遏制,队形打得七零八散,剩余的人满脸惊惶,骇然极了,掉转马头四散奔逃。

    许四多没时间擦掉溅在脸上的血液,张开血淋淋的大嘴,咬住马刀,从背后再次抽出火枪,有条不紊地装填火药,装子弹,瞄准已经乱成一锅粥的马贼,轻枪地扣动板机。

    国历276年5月27日下午三点半,冲锋马营接敌,三点三十五分,敌人溃散。

    元宝和罗基亚站在步兵线之后,面无表情,冷冷的骑在马上,目光游弋紧盯战场,观察着每个地方的变化。

    5月27日这天天气良好,站的地方精心挑选,视野开阔,整个战场一目了然。花朵也看到两支骑兵的冲锋,虽然看不清鲜血,听不到惨叫,但敌人的逃散还是看得明白的。16标第一个胜利已在眼前,她紧张的心情总算好了点,但仍然紧张,吸口气,闷闷的说道:“还以为马贼多厉害呢,没想到一触即溃……”

    李明堂暗暗点头。

    最先进入战场的那伙马贼,在北边娴熟的掉转马头,以及后来迅速整队,无不表现出一股精悍的意思,没想到在16标马营面前,居然如此不堪一击。

    正当他要发表意见,刷下存在感时,左边的16标炮营,突然响了起来……

    炮营主官叫成诚,新式军校炮兵科班出身,早前便得到命令,匪帮没完全进入战场之前不许开炮。最先十炮,也是按元宝命令,一为校射,测试炮火射程和落点,二是恐吓土匪,逼迫他们主动发起进攻。

    现在敌人马队崩溃,而战场上,三万人乌泱乌泱挤在正中央,举着各式花旗漫山遍野地冲过来,跑在前面的敌人远程火力,已完成了几次轮射,散兵开始接近步兵防线。自己十门火炮,最远射程已可覆盖敌人队尾最后的士兵。按元宝要求,匪帮完全进入了战场。

    每门炮有七名士兵负责操作,各就各位,旗手目不转睛地盯着他手里那面鲜艳的红旗。成诚大吼一声:“开火。”手里旗帜落下去,每门炮的旗手跟着大叫:“开火……”

    炮火同时响起来,轰轰隆隆,十颗巨大的炮弹脱膛而出,在空中发出税利的尖啸,落在正在冲锋的土匪群中。

    几乎没有间隙,成诚头顶上传来啸声,血肉横飞的战场中,十颗炮弹接连落下,南山上的炮兵阵地也开始炮火打击。

    便从这一时起,炮弹再没有停歇。

    不停落下的开花弹在战场正中炸开,每一颗的爆炸范围有十米之宽,土匪冲锋队形又密集,只在瞬间,战场上飞舞着此起彼伏的断臂残肢,一处处黑烟弥漫,快要遮蔽了日头,无数惨叫,从烟雾中传出来。巨大的声浪震得人头晕目眩,成百上千名也许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正规战斗的村民,扔掉武器,抱着头,无头苍蝇似的哭喊着到处乱窜。

    莫理高跟随大队人马进入战场,高举那把精心打造的黄金宝剑…他也不怕贼惦记,他还在贼窝里…不停地催促:“冲啊,冲啊……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他还不知道东边的分战场,他五十箱银元重金聘请的马贼已经四散奔逃。他红了眼,眼睛里全是血丝,只看到炮弹落下,便有十几人肢体零碎,灰飞烟灭。尤其可恨的是,炮火永无休止,开花弹急促得有如老家梆子戏的开场锣。

    又一枚炮弹落下,一只断掌飞来打在他脸上,力道那么大,他又瘦小,竟把他击下马。亲卫们立即跳下马扶起他,他的脸上血肉模糊,瘦小的身子在地面上狂暴地跳跃,一边声嘶力竭的大叫:“不要管我,给我冲,只管冲,冲到官兵那里就算胜利……”

    “派一千人过去,攻击官兵炮兵阵地……”

    他咬着牙,嘴里流出血沫,恨恨地想道:老子有三万人,死几百上千人有什么,等我冲到阵前,十几倍的优势兵力,磨也磨死你。

    离那条麻袋布置的防线越来越近,破碎的麻布袋子露出装在里面的暗黄的泥土,一丛丛火焰在将近一千米的防线上燃烧,青烟缭绕。土匪的炮弹仍在轰击,在防线上激起一蓬又一蓬腾起半空的烟尘。

    烧焦的小树已清晰可见,断裂的枝桠那新鲜的断口也能看得清楚,仍看不见官兵露出脑袋和枪支。土匪急于摆脱越来越急促的炮火,拼命往前冲,他们知道,只要和官兵混战在一起,炮火就没有用了。官兵总不能连自己人都炸吧。

    三百米,二百五十米,二百米……

    那条被炮弹、子弹、箭头、火焰蹂躏得破破烂烂的防线,突然钻出密密麻麻的脑袋,一千米长的麻袋上,摆出无数条长枪。每隔几百米便有一座两米高的麻袋垒起来的圆形堡垒,原先不声不响,让人猜不到有什么用,现在,随着无数长枪的开火,也响了起来,而这一响,冲在前面的几百上千人,便象割草一样倒下去,再也起不来。

    步营设有速射枪班,每个大队三门速射枪,整条防线便有九个速射枪堡垒。步兵枪口冒出火焰,小炮一样的速射枪也开始发力。

    艾立信专门组织人测试过,这种从洋人那里买来的武器,一分钟能射出两大箱子弹,一箱六百颗,便是一千二百发。发射时不能用泼水形容,而是子弹连成线,就是一条清晰可见的链条,随着枪口移动,东一扫西一扫,面前出现的任何东西,都被速射枪一扫而光。

    九门速射枪吐出火焰,枪手坐在枪身连带的铁座上,紧紧的捏住抢把,仍被每秒二十发的速度,弄得全身抖动。枪身后面,一名士兵飞快地搬来子弹箱,另一名士兵用撬棍打开,抽出子弹链,递给枪身旁边站着的副射手,而副射手忙着给速射枪退链,递链子的士兵大声催促:“快、快,子弹又快没了。”

    枪管已经通红,枪口那里更是红得象要溶化了似的。速射枪堡垒里,早早就备好几桶水,负责冷却的士兵一盆水浇过去,哧哧的声音升起,青白色的青烟也升了起来。第五箱子弹打完时,枪手被剧烈的抖动弄得快要吐了,大声唤副射手:“李四,你来……”

    换人的空档,倒水的士兵毫不耽搁,手上早就戴上厚厚的棉布套子,也不管枪管发红,棉布手套刚碰上便冒出青烟,手忙脚乱的换枪管……

    艾立信今天倒霉到家,土匪快要冲到眼前,他下达射击命令,刚从防线冒出头,一根铁箭射过来,再次打中他头盔,打得头又是一偏,幸好强弩之末,没能扭断他的脖子。他忍着疼痛,把火枪端上麻袋,瞄准当先的敌人打了一枪,居然枪没有响。毫不迟疑,他扔掉枪,从防线下方掏出碗大的铁皮圆球,圆球开了个小孔,一根火绳露出来。艾立信又人衣服兜里摸出火柴,点燃火绳,闷喝一声扔了出去。马上缩回头,抱头躲在麻袋下,心里暗数五声,第五下数过,麻袋外传来轰的一声巨响,夹杂着几声惨叫。

    当他抬头向外看时,三十几米远的地方躺着四个人,缺胳膊断腿的,有一个侥幸没死,浑身是血,惨叫着在地上滚来滚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