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都市小说 > 女奴为后:一夜新娘 > 第498章 清醒
    花溶迟疑着,不知该怎么回答。

    扎合更是急切:“小哥儿,我一定对小王子忠心耿耿,细心照顾他,决不让人伤害他。而且,我回燕京也毫无意思,没有一个亲人,我也不毫不想念燕京,我喜欢这里……”

    花溶只能点点头。

    扎合见她同意自己留下,欣喜地摸着头。花溶柔声一笑,摸摸儿子的脸,语气十分温和:“扎合,你以后别叫他小王子了,叫他文龙就行了。”

    扎合搓着手,连声说:“好好好,做四太子的儿子也没什么好,以后,我就叫他文龙了。”

    第二日一大早,脱脱羊就在大蛇的陪同下匆匆而来。花溶这时才注意到,脱脱羊跟其他人不一样,他竟然穿着一件棕榈树叶编制成的袍子,而不是那种彩色的纹身。

    在丛林的溪边,一棵被砍倒的棕榈树倒在一堆熊熊燃烧的火堆里,已经冒出浓烟。一些汁液顺着枝干往下流淌,发出一种酒一样的气味。地上铺着几片大叶子做成的船行筒状物,陆文龙就被放在里面,衣服被全部脱光,滴下来的汁液几乎将他完全浸泡了。

    脱脱羊手里拿着几种黑色的草药,也放在火堆上,草药一挨着火,立刻燃烧起来,散发出一种古怪的味道,迅速溶解为黑色的液体,混合在棕榈树的汁液里,如参杂了一种黑色的墨汁。因为脱脱羊的吩咐,只许大蛇和花溶二人进来。

    这时,脱脱羊忽然站起来,眼里露出一种凶光,一个劲地挥手,仿佛在驱赶。花溶一惊,大蛇急忙说:“快走,脱脱羊要做法了。”

    花溶本就对他们的巫医觉得诡异,见大蛇的神情,更是不敢轻易离开。可是,脱脱羊却更加用尽地挥手,大蛇的神情也更加惶恐。

    花溶无奈,只好跟他离开。

    一到丛林里,大蛇立刻说:“首领,抱歉,脱脱羊从不让任何人目睹他做法。”

    花溶不无担忧:“会不会有效?”

    大蛇充满信心:“会,一定会。脱脱羊是我们族里最有经验的巫医,他治好了许多人。”

    花溶无奈,只得坐在树下,等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从早上到黄昏,花溶再也坐不住了,几番要站起来,却生生忍住。儿子生死未卜,她对巫医的治疗方法又抱着一些怀疑的态度,这样下去,弄死了怎么办?

    眼看太阳就要落山了,她再也忍不住,大蛇也没法再劝阻她,只好硬着头皮陪她往前走,刚靠近小溪口,只听得剧烈的喘息声,二人停下脚步,喘息声是脱脱羊发出的,他整个人,仿佛元气耗尽,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仿佛石头牛同时喘息,生意十分惊人。

    花溶大惊失色,急忙冲上去,大蛇也冲上去,二人刚跑进,脱脱羊却坐起来,花溶正要说什么,却听得一个微弱的声音,“妈妈……妈妈……”

    这个声音,简直如天籁之音。她的眼泪顿时掉了下来,腿一软,就跪倒在草地上,原来,脱脱羊旁边的棕榈叶袍子上,正躺着一个浑身黑色的少年,尽管气息微弱,却已经能开口说话了。

    花溶泪流满面,也顾不得向脱脱羊道谢,就抱住儿子,泪水流在他的脸上:“儿子,你终于醒了!”

    “妈妈,妈妈!”

    陆文龙的手抬起来,要摸摸她的脸,却又无力地垂下去。花溶抬起儿子的手,紧紧抓住,贴在自己脸上,又哭又笑:“儿子,你终于醒了,你饿不饿?你想吃什么?要不要喝水?妈妈都给你拿……”

    陆文龙笑一下,闭着眼睛,又睡了过去。

    花溶大急:“儿子,儿子你怎么了?”

    “他刚醒,很虚弱,睡着了。休养几天就好了。”

    花溶松一口气,抱住儿子,这才看旁边的脱脱羊,急忙给他道谢。脱脱羊也不回应,也不要大蛇搀扶,站起身,身子摇晃一下,走几步,正当花溶担心他要倒下去的时候,他却站稳了,大步流星地就走远了。

    大蛇十分高兴,看着陆文龙:“首领,你儿子好了,我们回去。”

    花溶抱了儿子,小少年抱在怀里,已经很沉了,她抱得十分吃力,大蛇提出要帮她抱时,她却满心欢喜,坚决地摇头,再沉,自己抱着也是甘之如饴。

    在前面,还等着焦虑的扎合,一看见花溶抱着全身漆黑的陆文龙,立即迎上来,又惊又喜:“小哥儿,文龙醒了?”

    花溶眉开眼笑,喘着气:“醒了,文龙醒了。”

    她这一开口,手一松,几乎抱不住孩子。扎合急忙接过去,放在准备好的篮子里,送到树屋里。

    大蛇也很是兴奋,急忙令族人准备酒肉

    ,今晚好好庆祝庆祝。

    安顿好儿子,已经黑尽,树屋下的大广场燃烧起一堆熊熊的大火,族人们围坐火堆,载歌载舞。煮熟的各种野猪肉、野羊肉等,盛在硕大的瓦罐里,肉香扑鼻,大家自由取食,其乐无穷。

    花溶坐在火堆上,虽然连续多日焦心忧虑和奔波,这一刻,却疲乏尽扫,喝一大碗粗糙的甜酒,更觉胃口大开,也如野人们一般,徒手拿着大肉大吃大嚼。吃饱喝足,再看火堆里,大蛇正在和男女们欢跳,那是一种节奏十分鲜明的踢踏舞,野人们拿着竹矛,象征征战杀伐的胜利。

    她忽然想起史书上的大同社会,几千年前,无论是中原还是异域,大家都还是野人,没有那么多规矩和特权的约束,大家自由自在。那时,多好!

    她端着酒碗,再喝一口,火光将她的脸照得通红,这几乎算得上是岳鹏举死后,她最快乐的一天了,儿子醒了,和这些野人们在一起,这一刹那,抛开了一切的仇恨、复仇的血腥、肩上的重担,心灵只剩下这一堆熊熊的火焰。

    这样的日子,又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文龙醒了,如果再加一个小虎头,岂不是十全十美了?

    她心里忽然欢呼起来,小虎头,从未如此迫切地想念自己的儿子。要他在身边,照顾他,保护他,亲自看着他成长,那是鹏举的骨血,看着他,就如看着鹏举的面孔。自己,需要尽到做母亲的责任!王君华已经死了,秦桧要杀,赵德基也要杀,可是,儿子也很重要,不是么?复仇重要,儿子们的未来也很重要。

    “妈妈,我的妈妈……”

    小虎头的声音,穿过耳膜钻进来。忽然又变成他的哭脸,不耐烦的李汀兰——自己的儿子,怎能让秦大王和他的妻子来负责?他们也许已经有了自己的子女,小虎头,必须自己照管!

    扎合正在和野人们跳舞,忽然跑过来,只见她坐在火堆旁,满面笑容,微微沉思,头发垂下来,遮住半边的眼睑。这时,她还穿着整齐的衫子,浑身上下都无油彩,撑着面颊的那只手那么洁白,跟这个世界的野人,迥然不同。

    他也不知道心为什么跳得那么快,声音轻微,如看着一个尊贵的女王:“小哥儿,你要不要去跳舞?”

    花溶抬起头,看着他,忽然伸出手,像那些女野人一般,拉住他的手,呵呵大笑:“扎合,我今天真是开心,比大蛇他们还要开心……”

    扎合被她拉着,只觉手一阵阵发抖,脚步都轻飘起来,只能看到无数的男女,无数的青竹长矛,无数的火光……可是,这一切都遮不住那么鲜艳的笑脸,仿佛红艳的朝霞,灿烂的晚霞,美不胜收……

    ………………………………………………

    心像飞向了云霄,他忽然听得她温柔的声音:“扎合,我要去接我的儿子,我要去把小虎头带回来。我会好好照顾他和文龙……”

    扎合只是一径傻笑着点头,根本听不见她说的什么,只看到火光下,她明媚的面庞,翕动的嘴唇,生机盎然。

    夜,已经深去。

    月光照在树屋上,树影婆娑,离人如镜。花溶坐在窗边,以手支颐,耳边是儿子平静的呼吸声,心里出奇的平静。自己带走了孩子,金兀术一定不会罢休,待要再把孩子还回去,那也是万万不能的,有了耶律观音,孩子就决无容身之地。到底该如何安顿孩子呢?

    许多年的颠沛流离,迫切渴望强大的力量。而大蛇部落,便是自己变得强大的唯一筹码。而且,现在和金兀术的合作也告一段落,诛杀秦桧和赵德基,还得自己亲自动手。就凭借大蛇这一族野人,自己如何才能先自保、保护儿子们,然后发展壮大?

    她心里一热,忽然想起鹏举。自从率领大蛇部落作战以来,下意识里,全是运用的丈夫的战略战术。鹏举百战百胜,运兵布阵,有如神助。她跟随多年,此时,苦苦回想那些经典战役的一幕幕:海战、洞庭水战、郾城、朱仙镇大捷……一幕一幕,自己都是亲眼目睹,在眼前清晰地浮现。

    她几乎要跳起来,一拍脑袋,自己竟然忘了如此天大的事情——古有孙子兵法,现在,为何不能有岳鹏举兵法?鹏举匆匆而逝,来不及完成,自己何不继承他的遗志,替他完成这些事情?

    包里有纸笔墨砚,都是早前从四太子的帐篷偷偷带出来的,原是打算发展大蛇部落的。她拿出纸笔,铺在桌子上,凝神静思,又放下笔,一时不敢轻易下笔,一定要好好地将丈夫的心血公诸于众。而本书,又取个什么名字好呢?鹏举兵法?岳氏兵法?岳花兵法?想到后者,她不禁笑出声来,想起当初丈夫在世,凡事都会跟自己商量,夫妻二人从无丝毫的保留和芥蒂,那么幸福美满。

    唉,若有来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