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半生凡人一世仙 > 《半生凡人一世仙》正文 【011】 归洛青披星戴月,了因果临终托孤

《半生凡人一世仙》正文 【011】 归洛青披星戴月,了因果临终托孤

    不再去想被捆在树上的燕三川,越泽风拉着武鸾,连夜下了苍子峰。

    榭丝草已经足够,这时候再留在苍子峰上已经毫无意义——越泽风无法估计燕三川什么时候能逃脱,所以走快些就好。

    这厮不是什么好人,越泽风将其击昏之后摘了手套,看见了他发青的无名指,一介散修能够造下如此因果,相比也是个心狠手辣之辈,可惜青色未紫,燕三川还未入魔道,越泽风杀之还要担上几分因果,这种情况下,为了防止节外生枝,越泽风最后还是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了最好。

    而到现在,想必武老爷子已经将一切都打理好了吧?

    就这样,越泽风和武鸾循着山岳之气的指引,一路匆匆下了苍子峰,然后向西转入洛青峰。

    进了密林,到了无源之路,过了洛青门的卧碑,等两人到了洛青峰上,回了洛青门中时,天边已是一片绯红的晚霞。

    从丑时到酉时,越泽风和武鸾在山间脚不停歇走了七个时辰——一路上,越泽风担心武鸾承受不来,几次询问要不要歇息片刻,但武鸾却只是神色间有些疲惫,但走起山路来却没有丝毫的迟缓。

    要知道,越泽风可是几经洗经伐髓才有了现在这种翻山越岭的能力,而武鸾这姑娘家却能够跟着越泽风走上整整十四个小时的山路……武青嘴上说着武鸾没有仙缘,恐怕暗地里做的准备也不少啊!

    只不过……现在武老爷子恐怕已经不在了吧?

    看着蹦蹦跳跳去正房找爷爷的武鸾,越泽风悄悄地叹了口气。

    ……………………

    武鸾很开心。

    和越大哥一起出去采药,这一路上自己学到了很多,她自小就生活在这洛青峰上,这次难得离开,感觉自己几乎见到了世界的另外一面。

    无论是苍子峰上各色草木,多种动物(吃起来味道都很好),又或者是神奇的草药和法阵,这些都让武鸾满心欢喜,尽是和自己爷爷分享的兴奋。

    因此,回了洛青峰上,她径直去了爷爷的正房之中——酉时爷爷应该在自己一个人喝茶吧?

    然而武鸾叫了几声爷爷,却没有听见回应。

    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睛,武鸾轻手轻脚地推门而入。

    平日里武青静坐饮茶的地方空无一人,武鸾左右房间转了转,结果也没见到自己的爷爷。

    怎么回事?

    寻人未果,武鸾这才看见在平日沏茶的桌上,似乎有一封信。

    信封上,武鸾看见了自己爷爷那熟悉的笔迹——鸾儿亲启。

    这一刻,一种绝望的预感攫握住了武鸾,虽然没有看见信中的内容,但此刻她的心却沉到了谷底。

    略带颤抖地打开了信笺,第一行的十六个字就刺痛了武鸾的双眼。

    “鸾儿吾孙,见信如晤;见信之日,爷已不在。”

    第一行刚刚读完,武鸾整个人就愣在了原地。

    不在了?

    武鸾捏着信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还记得你七岁之时,我曾和你说过的话吗?神归天地,体托山岳,人固有一死。”

    神归天地,体托山岳……这八个字就是当年武鸾七岁时,陪着她长大的一条黄犬老死后,武青安慰她所说的话,老爷子详细地向她解释,阿黄虽然已经死了不会再汪汪叫了,但他的灵魂已经回到了天地之间,身躯埋葬后,也会变成这洛青峰的一部分。

    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武鸾都会站在风中看深林飒飒,那随风而动的树梢,像极了阿黄摇动的尾巴;那风入林间的低啸,更是恍如阿黄被自己欺负之后的低声呜咽。

    而现在,爷爷也不在了。

    武鸾的视线瞬间就模糊了起来。

    轻轻放下信笺,武鸾抹了把眼睛,再次深深吸了口气,这才颤抖着拿起了那薄薄的一张纸。

    “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眼见着因果缠身、不可或免,爷爷心下竟是比往日平静了许多,很多事情也终于看得开了。”

    “因果缠身固然可怕,但若是一味地畏首畏尾,人活这一世,又与这洛青山上的一秋草木有何分别呢?”

    “从今往后,爷爷就不在这山上,鸾儿若是想下山,那就随着你越大哥去吧。”

    “你小时候,爷爷总担心你重蹈覆辙,而待你年过及笄,爷爷这才明白当初你爹的感受。”

    “过去种种已成往事,鸾儿你身上的因果已断,自此也不再需要顾及什么了,若有所愿,尽管放手施为,爷爷都允了。”

    “心中千言欲说,落笔无字可写,鸾儿已经是大姑娘了,这次爷爷就不唠叨了。”

    “最后只望鸾儿答应爷爷,日后许笑不许哭,这一世身在红尘,平安喜乐。”

    “武青绝笔。”

    短短的一封信,寥寥几句话,武鸾竟是几次哽咽难抑,而在见到最后的一句话时,她一面拼命点头,一面努力地让自己嘴角上翘。

    但……怎么都翘不上去。

    放下信笺,这一刻武鸾终于再也忍不住,她伏在了桌子上,终于痛哭失声。

    不知何时,越泽风已经站在了武鸾的身后,眼见着武鸾小小的身躯伏在桌上,他迟疑了片刻,终于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武鸾的后背,让她的气顺些。

    而这一切,武鸾恍若未觉。

    看到了桌上信笺的寥寥数语,越泽风心下不禁慨然——在他的房间里,也有武青留下的一封信,那封信却与这封截然不同,洋洋洒洒间竟全是对越泽风的叮嘱,虽然话语繁多、事无巨细,但言辞之间满是小心翼翼的恳切。

    勾勾画画之间,越泽风甚至可以想象出武青那个倔老头伏案书写的模样。

    而在那封信的最后,他还将自己最宝贵的法器所在的位置也告诉了越泽风,极尽托孤之意。

    现在看来,武青这副在自家孙女面前不善言辞、嘱托越泽风的时却事无巨细的模样却突然多了几分可爱——也许,这就是男人对亲情的表达吧。

    思及此处,越泽风终是忍不出叹了口气。

    欲修天道,先为人道……这个道理自己前生明白的太晚了些——相较之下,因果缠身的武青却做得可比自己强上了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