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玄幻小说 > 渡魂花 > 第一章 第十一节 归村(二)
    第十一节归村(二)

    “刘大哥,你算异士里面厉害的吗?”虎子父亲他们已经离去小会,虎子跟在刘馗身后,边走边问道。

    “我这种啊?嗯.....在异士这个群体里面,跟你们一样算是个小孩子。”刘馗同样在前方边慢慢走着,边回答着这个小少年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问题。

    “啊?你还是小孩子啊,那他们得多大啊?”

    “哈哈哈!比我大个几百岁的都有。”刘馗大笑道,先前他的回答本是告诉虎子在实力方面比较,他在异士里面算一个小孩童罢。没想到虎子的脑袋瓜竟然往他的比喻方面想了,他也就顺理成章的这样说道。他摇了摇头,确实他也没有骗虎子,在异士这一群体里面,还有很多很少露面,一心闭关修行的几百岁的老怪物。而且这些天印大陆还不占少数。

    “哇,真的好大啊这个鸟。”他们已经靠近了枭兽的尸体,虎子此时看见,嘴张的老大,惊讶了一声。先前枭兽的出现离他还有点距离,现在靠近枭兽的尸体,近处一看,才觉得比他前面远远看着的时候大多了。

    陈汐在一旁听见虎子这声惊讶掩嘴轻笑起来。

    “你怎么这么可爱小弟弟。”她见虎子这般天真,都有想去捏捏他脸的冲动了。

    而任渡跟在后面,虽看似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心里的震撼丝毫不比虎子少。一样是从来都没有见过妖兽的孩子,只从别人口中听说过,现在这样近在咫尺趟在他的眼前,又怎么真的会毫无波澜呢。

    “哈哈哈!你要是能进我们学院啊,见得机会多了去了。很多人养着妖兽当坐骑呢。比这个妖兽大多了。”刘馗也让虎子逗乐,给他笑说道。

    “真的啊?那我以后也会抓一个!”虎子兴奋起来。若是说刘馗前面的展示说起,是给虎子打开了异士这张大门,那么现在,他已经领着虎子看到门里的一点东西了。作为孩子听到这些,又怎么会不兴奋。

    其实在天印大陆,很多异士都有着妖兽陪伴。因为妖兽的特殊,且比一般的兽类要强大很多倍。战斗时又凶悍异常,肉身也极其强大,而且速度比上异士也快很多。况且战斗时又可以辅助他们,其他时候凭借速度的优势可以节省异士很多灵力,甚至乎很多时候都是身份的象征。所以,大部分异士都对妖兽情有独钟。

    但是妖兽极难驯服,又都很高傲。所以不是所有异士都能够拥有。有的人便是从小就喂养妖兽,直到其长大成为伙伴。像很多非常古老庞大的异士家族,他们甚至都养着妖兽繁衍生息,以此来照顾他们的后代。还有的,便是和成年妖兽签订契约,契约又分为主仆契约和平等契约,这里后面都会提起。但凡是和异士达成关系的妖兽,不管是喂养关系或是契约关系,天印大陆皆统称它们为命兽。

    “那刘大哥你有妖兽吗?”虎子越听越是兴奋,好奇的向着刘馗说道。在他眼里,他觉得刘大哥也是异士,还这么厉害,也一定有的。

    “哈哈哈,你刘大哥自己都照顾不好呢,还妖兽呢。”陈汐在一旁轻笑。

    “好了好了,汐儿你带着他们到一旁玩去,我要把这枭兽的喙弄下来。”说罢刘馗手中莫名出现一把银光闪闪的匕首,也没管他们的话语,向着陈汐说着,顺手还拿着匕首晃了两下。

    “哇!刘大哥你还会变戏法呀?”虎子刚稍稍压下去的情绪又高涨起来,他双眼看向刘馗手中莫名出现的那把银光闪闪的匕首。仿佛眼前的这个刘大哥,每一个动作都能吸引着他。

    “哈哈哈!好啦好啦,我们先去一边,刘哥哥有点事情要做,有什么问题待会再让他告诉你好不好。”陈汐发出银铃般的笑声,眼前这个虎头虎脑的少年,老是弄些这奇奇怪怪的话语动作逗得她哈哈大笑,实在让人头疼。

    虎子也只好作罢,乖乖的说了一句噢,便随着陈汐走向一旁。

    “陈姐姐你会不会变戏法啊?”刚停下前面的话语,他又双眼一亮,冒出一个莫名奇妙的问题。

    “会会会!你跟着我来,我变给你看。”陈汐无奈,轻盈的在前面走着给虎子说道。

    “我可以留下吗?”一旁的任渡并没有随着陈汐一起离开,此时他静静的给刘馗说道。

    “哈?什么?想看看啊?”刘馗惊讶的转过头来,这个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很少说话的少年,此时竟莫名的给他说了一句话。

    “嗯!”任渡点了点头。

    “那行,你稍微站旁边一点,别让这兽血弄脏身上了。”刘馗尽管惊讶但也没有多问其原因,就提醒了两句,便又转过头去忙活了。

    枭兽是面朝天空倒下的,这也省了刘馗去给它翻一个身。他手伸向前面战斗时扎进枭兽肩部的虎子父亲的那把钢叉,用力一扯,拔了出来,插在了旁边,接着晃了晃手中那把银光闪闪的匕首,好像在考虑着下一步怎么做。而这边,任渡在一旁静静看着刘馗的一举一动,远处,虎子竟开始向着陈汐源源不断的问起问题来,时不时还传来陈汐银铃般的笑声。

    “怎么样,前面没被这妖兽吓着?”刘馗开始忙活起来,顺口给一旁的任渡说道。

    “有一点,我第一次遇到妖兽。”任渡如实的回答。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前方的枭兽尸体。

    “哈哈哈!没事的,这附近应该没有了,毕竟离城邦不远。这只妖兽应该是从别的地方跑过来的。”刘馗轻笑,好似在安慰任渡。

    “嗯。”任渡话语,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轻轻的回答着,目光静静的注视着。

    刘馗握着匕首蹲了下来,双手散发出浅黑色的光芒。

    “我小时候也遇到过妖兽,跟你差不多大,不过没有你这么走运。”刘馗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何,在刚准备刺下去的时候,竟向任渡说起了他的事情。

    任渡目光稍稍一怔,看向刘馗,他也不知道眼前这个男子为什么给他说起这个。但是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继续听着。

    “哈哈哈!我怎么会向你说起这个。”刘馗也反应过来,仿佛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说起。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包括陈汐也没有。

    这时原本泛着银光的匕首仿佛让刘馗手中的黑芒渗入,取代了原本的光芒。刘馗手疾眼快,一下将匕首扎入枭兽面部,“嚓!”绿血四溅。那把散发着淡黑色光芒的匕首锋利的像切豆腐一般。半晌,枭兽尖锐的喙已经让刘馗完整的切了下来。

    “算了,爪子就不要了。”刘馗轻叹,绿光一闪,原本手中拿着的枭兽的喙一下就消失不见。

    “好了,站远一点。我得把这枭兽的残尸处理掉。”刘馗看向任渡,温和给他说道。

    任渡乖巧的起身往后,退到一旁后面的不远处,而刘馗这边,他一直赤裸着的上身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件衣服套在身上。他右手微抬,手中心竟出现一缕似火焰的浅黑色光芒,只见他右手往前轻轻一送,那缕似火焰的浅黑色光芒便飞向枭兽残尸。

    奇特的是,那缕浅黑色光芒虽似火焰,却在触碰到枭兽残尸的一刻没有燃烧起来。只是“啪”的一声的蔓延开来,化成一个光球包裹住枭兽残尸,渐渐带着其悬浮起来,里面时而传出劈劈啪啪的响声,也看不清楚里面状况。

    虎子不知何时也被这边刘馗的动作吸引,目不转睛的看向这边。嘴巴张起开来说道:“刘大哥好厉害啊!”

    “你要是成为异士也可以这样噢。”陈汐在一旁笑看着虎子,给他说道。

    在天印大陆异士间,其实只要迈过异种的萌芽阶段,他们便具备像刘馗这般唤出灵焰或是魂焰的能力。刘馗所用的处理枭兽残尸的办法,便是使用他的魂焰将其焚化掉。

    远远的传来一声牛哞,虎子父亲和任渡父亲此时也回来了。虎子父亲在前边牵引着牛车,任渡父亲则跟在后边微微照看着。他们远远看向这边,也注视到了被刘馗控制着的淡黑色光球。

    “刘兄弟真是大能之人啊。”不久,他们便走近,虎子父亲由衷感叹道。

    “哈哈哈,叔您过奖了。”刘馗这时也停下手中的动作,笑着回道。那枭兽的尸体随着他那淡黑色光球的消失也跟着不见了,凭空只掉下一颗浅白色的晶块。

    “咦!这是什么”。虎子这时也跑了过来,目光顺着那颗掉下的晶块看去。

    “哈哈哈,这是妖兽的兽晶,妖兽与普通兽类最大的区别就在这里了。”刘馗笑着给虎子解释道。

    妖兽与普通兽类最大的区别,并不在其外貌与体型上。而是它们体内天生便孕育着兽晶。就像普通人跟异士之间的区别,异士是体内天生就拥有灵种或是魂种。不同的是,异士的魂种或是灵种会慢慢的衍生出另一种状态持续,而妖兽的兽晶,则会陪伴它们一生,是它们一身的精华所在,也是它们力量的源泉,异常坚硬。这掉下的浅白色晶体,便是枭兽的兽晶了。

    “什么区别啊?刘大哥。”虎子疑惑道。

    “哈哈哈,你以后就知道了。”这句话现在仿佛成为了刘馗回答虎子问题的标准答案了。

    虎子撇了撇嘴,没有再多说什么。任渡在一旁静静看着,只见刘馗过去把那浅白色兽晶捡了起来,轻拍了拍。失望道:“一阶三品枭兽的兽晶啊!只可惜让这畜生透支没什么作用了,给你做个纪念。”说罢便递向任渡。

    任渡微微一怔,没有反应过来。

    “给我的吗?”

    “哈哈哈,不要啊?”刘馗微笑道。

    “谢谢刘大哥。”任渡接过刘馗递来的兽晶怔怔的说道。他知道这应该是个好东西,因为他将兽晶拿在手上的时候,上面还传来微微残存着的温度。任渡静静的看着,淡白色的兽晶虽好似一块普通的晶石,但是里面却看不到丝毫的杂质,任渡小心的将它收进口袋。

    “刘大哥,我也要礼物。”虎子在一旁见刘馗送给了任渡礼物,心里也想要,口随心想,便说了出来。

    “小兔崽子你还给我闹,你还换着人折腾是!”虎子父亲见虎子这样出口无礼,撸起袖子就要过来。

    而虎子见他父亲这般,吓得赶紧钻到陈汐身后,翘起嘴巴喃喃道:“不要就不要嘛!”引得众人又是大笑。

    “都忙完了那我们也回去。”任渡父亲见到时候也不是很早了,而所有事情都已结束,在一旁建议道。

    “嗯!好!那劳烦两位大叔带路了。”刘馗此时也笑着回应。

    阳光照射着并不慵懒的午后,这一行经历的事情对于紫华村的一行人并不平凡,但在整个天印大陆来说他们这般实乃常见。幸运,这次眷顾着他们。

    天空万里无云,一行人有说有笑,紫山渐行渐远,微风轻拂传来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