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玄幻小说 > 渡魂花 > 第一章 第十三节 神秘的黑衣人(二)
    第十三节神秘的黑衣人(二)

    “不应该啊,刚才那人是个异士,不可能没有丝毫目的就来您家逛一圈的啊。”刚才那一番追逐事情已经过了好一会了,虎子父亲也回家去说是准备晚饭了。此时任渡父亲和刘馗陈汐坐在堂前闲谈着,刘馗这时闲暇回想了一下先前说起道。

    任渡父亲本也在沉思,他坐在一旁,静静的听着,心里一直有股不安笼罩着。特别是说起对方还是个异士。此番话语也正是他的疑惑所在。奈何,他也想不明白。

    “小渡你妹妹去哪里了啊?怎么不在家啊?”两个少年在堂外玩耍着,这时传来虎子憨厚的声音。

    本是小孩子间玩乐的一句话,恰好让厅堂里此刻疑惑的任渡父亲所听到。“灵儿?对啊,灵儿去她李婶家应该回来了啊,怎么还没有回来?”听得虎子这一句话,任渡父亲猛的站了起来,双眼瞳孔急剧的收缩,脸色一下严肃起来,好似有什么事情。

    “刘兄弟,我先失陪下,出去一趟!”任渡父亲急匆匆的说罢,直接起身朝着外边走去。

    路过虎子声旁的时候,给虎子说了声,”去告诉你父亲,我有急事要出去一下,待会回来,要他来陪下客人。“便头也不回的跨出大门急跑而去。

    :千万不要让渡儿,灵儿成为异士!千万不要让异士靠近他们,千万不要让他们走进异士的世界!

    :嗯?为什么啊?

    :不用知道是为什么,这关乎他们的以后,关乎他们的生命。你答应我!

    :可是.....

    :没有可是,任明,你就算是豁出自己的生命,也不要让异士带走他们。

    任渡父亲疯狂的朝着村口李婶家方向跑着,此时脑海回想起他妻子以前给他说过的话,以及泛起他妻子说这些话时那从未见过的认真脸色。”异士为什么出现在我家,为什么转了一圈就走了?灵儿,千万不要有事!”。

    而刘馗他们这边见任渡父亲急着出门,虎子虽回去通知他父亲过来,但是他们却没有继续坐着,因为回想起任渡父亲那突变的脸色,怕是有什么大的事情发生,心里想到去帮帮忙,带着任渡就尾随着后面而去。

    紫华村的房屋分布的比较零散,从任渡家到村口的李婶家也有着一段距离。任渡父亲此时在前面快速的狂奔着,一路没有丝毫停歇,倒也是一会就赶到了。李婶家屋子跟任渡家差不多,同样是一圈围墙环绕着庭院。可这时竟大门紧闭着,任渡父亲到了门口见到如此,稍稍停下喘了口气,随后敲去。

    “砰砰砰!”里面并没有人应答,连丝毫声响都没有。任渡父亲敲了几下发觉情况不对劲。”这个时候怎么会没有人在家?“闭门是正常的,因为乡间一般都闭门的比较早,况且此时夜色也慢慢降临了,天边只剩下一点点夕阳的余晖。可是现在正是晚饭之余,家里应该有人啊,不可能出去的啊。他心中生疑,也急躁起来,不禁更加用力的敲了几下。

    不久,后面跟着的刘馗陈汐也赶到了,只见任渡父亲在门口大力的敲着,不解问道:“怎么了啊,大叔?发生什么事情了?”

    “为什么会没人?情况不对!”任渡父亲越来越急躁,他喃喃。见刘馗陈汐也来了,此时说道:”门开了就知道发生什么了!“

    “什么?”此时刘馗听任渡父亲这般说起,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只见任渡父亲这时已经抬起了脚,猛的一下直朝着大门踹去。

    “嘭!”一声响,大门被任渡父亲一脚踹开,残破的门页发出嘎吱嘎吱的哀嚎,随后其也没有多说什么,径直跑了进去。

    在任渡父亲进入的一刹那,一股刺鼻的气息迎着任渡父亲的面孔涌来。天色已经渐渐染上了黑,周围一切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仿佛这一切都在刺激着任渡父亲的神经。可是,当这股刺鼻的气息扑向任渡父亲的时候,他急躁的情绪,仿佛一下子压制住了。

    ”这是?血的味道?“任渡父亲站在原地喃喃。他缓缓的抬头看去,那一刹那,他竟一下子怔住了。后面的刘馗陈汐也跟了进来,同样闻到了这股血腥的味道,捂住了鼻子。

    ”怎么这么重血腥的味道?“刘馗说道,他站在后边看向前方任渡父亲的背影。

    而此时任渡父亲听到刘馗的话语,身体微微一怔,仿佛回过神来,他缓缓转过头来,脸色极为难看,目光刚好扫向刚准备进来的任渡,他急着一声大吼:

    ”渡儿!不要进来!出去!回家去!“

    而任渡闻到这一声,也是一怔,立刻收回那只迈出去的脚,看向他的父亲。他没有见过他父亲这般大吼,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听话的没有进去收回了脚,却也没有走,只是呆呆的站在门口。前面,天已经微微暗下,他看不清前边自己父亲是什么表情,但从这声吼中,仿佛带着极为严厉的警告。一直以来,他的父亲都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男人,在他心中是慈祥的象征。他不知道父亲是为何,不知道里面怎么了,他此刻可以不进去,在外面静静的等着。但是,他不想一个人回去。

    李婶家厅堂门口前边有块菜地,周围用一圈半人高的竹篱笆围住。寻常时候来做客,只要是从大门口进来,便可看见这块菜地。在这个菜地的中央,有着一个稻草人,是李婶家平常用来吓唬鸟雀偷食菜地用的,极其显眼。可是此时,那个菜地中央的稻草人,身体却不见了,只有原本的一个头部位置模模糊糊的映衬在这微微夜色中。

    可是,别的地方或许看不清楚,但是站在任渡父亲的位置朝着看去,借着天边最后一点点的余晖,就能看到一个极其恐怖的事情。那个似稻草人头部的模模糊糊物体,竟是一个人头。耳朵,鼻子,嘴巴,甚至连头发都能借着这天边的最后一抹余晖看的清楚。眼珠子不见了,空旷的眼眶里面什么都没有,如这夜色一般,嘴角向外渗着鲜血,一滴一滴的流下。那撑着这颗头颅的竹竿,已经被血染的鲜红

    那是李婶,是他女儿的奶妈。虽然夜色模模糊糊,可是任渡父亲看的清清楚楚。在昨天晚上他还来串门,那时候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过来的时候,还给他笑说着灵儿的调皮。他颤抖的看着,咬了咬牙,拳头捏的紧紧。

    此时后边的刘馗陈汐也到了任渡父亲的位置,见任渡父亲神色异样,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也是一怔。,刘馗是直接木住了,而陈汐,更是睁大了眼睛捂住了嘴巴恐惧的看着。不说任渡父亲这么大岁数都从来没有见过这般惨状,何况这两个在城里常待,虽然有些本事,但从未见过世面的刚二十出头年纪的青年。

    ”这...这是怎么了?“刘馗颤颤的说道。他见过杀人,见过各种。但是从来没有见过像眼前这样,将人生生屠杀死,割下头颅来这般对待。

    任渡父亲缓缓的回过神来,深吸了口气,他没有理会刘馗的话语,直朝着李婶家厅堂走去。外面已经渐渐全黑,而厅堂里,更是伸手不见五指。里面弥漫着的刺鼻的血腥味道比院子里的还要浓厚数倍。

    刘馗陈汐见任渡父亲朝里走去,也深吸了口气跟上,虽被外面的看到的震惊,但此时微微好转也反应过来。厅堂里面漆黑,陈汐手中一闪,一缕浅蓝色的微光照亮厅堂里的黑暗。可是就是这一缕光芒,又让三人当场倒吸了口凉气。

    一个小女孩的尸体随着光亮出现在他们视线里,双眼处只剩下空洞的眼眶,胸前一根木桩子横穿而过扎进她后方的墙面,身体无力的垂着,像是被钉在墙上一般。墙上处处裂纹,鲜血顺着墙面流下,直到地上。而在地上处,一个无头的尸体更是恐怖的躺在血泊里。

    陈汐直接捂住了眼睛不敢再看下去,手中散发的浅蓝色微光都差点熄灭,而刘馗这边,整个人都呆在原地颤抖起来,他也不知该怎么办,他也是第一次看到,一个这么幼小的女孩竟被这般残杀。任渡父亲,双眼赤红着仿佛都要渗出鲜血一般,紧紧握住的拳头,手心处都掐出了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