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玄幻小说 > 灵隐更迭 > 第一百四十七章:终极大招
    依照秀才所说,苏伊将写有秀才“终极大招”的纸条夹在离王待批阅的公文里,等小海亲眼确认他翻看过那页之后,苏伊便散开头发,披上一件宽大的素色长衫,气喘吁吁地爬上了阁楼楼顶。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楼顶风大,苏伊又衣着单薄,头发披散。如此等了不一会儿便被大风吹得长发凌乱、瑟瑟发抖,模样活像一个女鬼。

    “小海,你说秀才的‘终极大招’到底能不能奏效啊?”苏伊裹紧衣衫盘腿坐在楼顶上,百无聊赖之际,打着牙战问身旁同样百无聊赖的小海妖。

    “呦呦~”小海也不知道……小海坦诚回答。

    “唉……”苏伊叹一口气,以手托腮,忧愁地皱了皱眉头:“怎么约个会就这么难呢?”

    小海妖学自己主人的模样忧愁地“呦”了一声,也想用翅膀去托小脑袋。奈何人类的身体构造太诡异,它如何学也学不来,最后只能敛了翅膀乖乖地站在苏伊肩膀上。

    等得实在无聊,苏伊有了困意,她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地咕哝道:“也不知道李秀才究竟写了什么……”之后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是夜,月明星稀。

    离王看完最后一份公文,屏退身旁的侍卫后,从书中抽出一张纸条,看了片刻。

    有脚步声!楼顶上银灰色小兽的尖耳微微一动,整只妖瞬间警觉起来。小海妖一双绿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飞起来环视一周,便看到了楼下熟悉的黑色身影。

    “呦呦~呦呦~”小海妖着急地拍着翅膀回到苏伊身边,在她耳边兴奋地唤道:娘亲!他来啦!他来啦!

    苏伊被小海从梦乡中唤醒,听到它的话,瞬间一个激灵,赶忙擦了擦嘴边的口水,准备站起来。她刚站起来便听到一个由远及近的熟悉脚步声。

    离王在距离苏伊几步远的地方站定,借着月光便看到了她这身不伦不类的装扮。随后他剑眉微皱,陷入了沉默。

    苏伊内心欢喜,脸上忍不住绽开了一个笑容,也忘记了行礼,心道:想不到秀才的“终极大招”竟然真的有用!回头一定得好好谢谢他……

    离王不语。

    眼前的女子身着宽大素袍,披散着一头长发,脸颊被寒风吹得红扑扑的,面上似乎还残留着惺忪睡意。

    楼顶的夜风吹乱了她的长发,让她看上去狼狈不堪,而她此时却正对他露出一脸痴痴傻傻的笑容,怎么看也不像是要寻短见的模样。

    彼时,一轮圆月正悬于离王和苏伊头顶。

    二人相对而立。狂野的大风使他们的衣摆以相同的节律舞动,而月光的银辉却像一层轻纱,温柔地将楼顶上立着的二人一寸一寸包裹其中。

    这正是故事中常有的——“生死之交即将面临诀别”时的经典桥段。

    月光下,离王墨玉般的眸子注视着苏伊,想起纸条上的字,开口道:“若是常人寻死时能有你一半开心,倒也不亏了。”

    “寻死?”苏伊纳闷,方才联想到李秀才写的纸条,不禁问道:“敢问殿下,我那纸条上写了什么?”

    “是你所写,却又为何问我?”离王平静地注视着苏伊,将她心虚的模样尽收眼底。

    “我……我托别人帮我写的……”苏伊有些心虚,生怕离王知道不是自己亲手写的,会觉得自己没诚意。

    好在离王没有与她计较此事,却也始终没有告诉苏伊纸条上的内容。看来,她得去问问李秀才才知道。

    “找本王何事?”离王问道。

    苏伊听到离王的语气,觉得他不像是生气的样子,便赶忙开始实施计划,按照之前想好的套路说道:“殿下白天的时候不是曾说我抓捕逃犯有功,可以许我一个要求吗?”

    “嗯。”

    “什么要求都可以吗?”苏伊不放心,又问道。

    “对。”离王挑眉,看着她道:“你想好了?”

    苏伊点头,笑道:“想好了。”

    “说来听听。”离王注视着她。在月光的映衬下,她的笑容颇为动人。

    苏伊便说出了那句在心里排练了许久的话:“小人想做殿下的贴身婢女。”只要成为离王的贴身婢女,便随时都有机会去接近他,并从生活中点点滴滴处入手,来唤回他的记忆。

    夜风中,容颜俊美的离王用他漆黑如墨玉的双眸探究地看向盲人少女沐浴在月光中的面庞,似乎想从她人畜无害的笑容中看出什么来。

    良久,苏伊听到一个清冽好听的声音道——“好。”

    苏伊霎时间心花怒放,赶忙行了一礼道:“多谢殿下!”又突然想起什么,对离王道,“奴婢还有一事。”

    这就自称奴婢了。离王唇角微勾,问道:“何事?”

    苏伊这才小心翼翼地将手腕上的幽易腕摘下来,握在手中道:“奴婢想送殿下一样东西。”说罢,双手将幽易腕捧了过去。

    那是一个刻有古怪纹路的黑色镯子,月色中散发着幽蓝色光芒。

    离王皱眉,自问从未见过这样的镯子,却莫名觉得有一丝熟悉之感。每当他想搜寻有关它的记忆时,脑海中却空茫茫一片,心中也涌起一股莫须有的迷惘感。

    “请殿下务必收下这枚镯子。”那对面披头散发的少女语气坚定,完全没有收回双手的意思。

    离王看着她的模样,突然生出了捉弄的心思,于是他迟迟不接,淡淡地说道:“无事献殷勤。”

    “我……奴婢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苏伊的大脑飞速运转着。总不能说“这原来就是你的东西,现在这是物归原主了”?

    “只是什么?”离王唇角悄无声息地浮起一抹浅笑,像暗夜中的一只危险又迷人的精灵。

    “只是……只是觉得这镯子与殿下您十分相配,放在奴婢这里就是暴殄天物……”

    “你从未见过本王,怎知相配不相配?”离王不紧不慢地挑出她话语中的漏洞。

    “我……我……”苏伊语结,心道:我见过的啊。想了想道,“殿下气质卓然,俊美无双,这早已是沐雪城人尽皆知的事,奴婢听到别人对您的评价,心中自然觉得只有世上最珍贵的东西才能与您相配……”

    “这么说来,你自认为你手中的镯子便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离王看向她。

    那盲人少女吸了口气,缓缓道:“奴婢不知道它对别人来说是否算得上珍贵。但对奴婢来说,它确实是最珍贵的。”

    “如若别人将你视作珍宝的东西归为废物呢?”

    苏伊听到他的话,心中有些失落,纳纳道:“奴婢……”却不料话音刚落,便感觉离王向她的方向迈了几步,她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却不小心踩到了楼顶的碎瓦,尖叫一声,一个趔趄便要摔下去。

    小海妖“呦呦”叫着用最嘴去咬她的衣衫,企图用自己的力量拉住她。

    说时急那时快,离王看苏伊快要掉下楼去,一个箭步便上前揽住她的腰,将她稳稳地带进了怀里。

    苏伊双目紧闭,满面惊恐,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被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一只有力的手臂扶在她腰际,帮她稳住身形,鼻尖隐隐传来一股冰封树叶的熟悉体香,苏伊双手握着幽易腕,此刻正牢牢抵在离王的胸口处。

    两人之间的距离近乎可以忽略,男子身上特有的温暖气息通过衣物传到苏伊身上,使她冰冷的身体像靠近了暖炉一般熨帖。然而她的脸颊却连带脖子和耳朵红成了一团火烧云。

    离王稳住身形,鼻间传来一股馨香,只觉得怀中的女子浑身冷得像一块石头,然而身体却纤细无骨,远比石头要软和许多。她双目紧闭,巴掌小脸上仍旧残留着一丝惧色,显现出与方才“巧言令色”之时截然不同的娇羞与柔弱。

    月光像一只温柔的手,轻轻拂过盲人少女的脸颊,使得她的脸颊和耳朵上都浮起了一抹淡淡的红晕,看起来竟分外有些可爱。

    由于苏伊的长发是披散开的,在夜风的吹拂下,有几缕发丝便调皮地抚上了离王的面颊。离王起初觉得脸颊有些痒,而后便浑身都不自在起来,就连心跳也被那发丝舞动的节律扰乱了几分。

    “呦~”娘亲你没事?小海妖担心地在苏伊耳边道。

    “没事!”苏伊这才如梦初醒,急忙推开离王,红着脸行了一礼道:“多谢殿下救命之恩。”

    离王被她推得一个趔趄,稳住身形咳嗽两声,而后道:“可还有事?若无事便早点回去休息,明日来当值。”刚说罢就看到苏伊又伸了一双手过来,手中还握着那枚古怪的黑镯子。

    “殿下……”苏伊原本想:如若离王还是不肯收下幽易腕,那自己便再多费些口舌,一定要他收下为止。没想到刚说了两个字,手中的重量便一轻。苏伊面露惊喜,刚要拍拍马屁,夸得离王高兴一点,便听到离王道——

    “如此本王可以走了?”离王问道,声音清冽好听,语气中却隐隐有些无奈。

    苏伊点头如捣蒜,收回双手背在身后,一副开心的模样:“自然自然!奴婢怎敢决定离王殿下的去留?”

    由是,离王殿下轻点足尖,如履平地,飞身离开阁楼楼顶,只给苏伊和小海妖留下一抹潇洒帅气的背影。

    良久,阁楼楼顶传来一人一兽的对话——

    “小海,梯子放哪儿了来着?”

    “呦呦~”

    “摸不着啊……哦,在这儿呢……”

    “呦~”娘亲小心!

    “上梯子的时候不觉得,下梯子的时候怎么如此可怕呢?”

    “呦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