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都市练气士 > 第33章 准女婿
    秦双双被谭磊这一手操作气的不轻,一个飞身就瞬飞到谭磊身边,对着谭磊的头就踢了去。

    谭磊一个闪身,再次出现时就已经在秦双双的对立面。收身,拱手,拜武礼仪算是完成。

    “那就麻烦秦老做个见证,顺便也请秦双双小姐不吝赐教。”说着勾了勾手指,对着秦双双做出挑衅的样子。

    凭谭磊如今的心性他再也不会像从前那样,仗着自己修为高主动挑衅,但是秦双双不一样,对付这种刁蛮任性的小公主,让她乱了分寸自己认输才是最好的方式。

    秦老望着谭磊满意地点了点头,又朝着秦双双摇了摇头。要说秦老的眼光不是一般的准,当初看见谭磊的第一眼秦老就觉得谭磊是个能成大器之材,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上一次看见谭磊的时候自己和他还算是在一个勉强持平的状态,现在的谭磊明显进步变强了不是一星半点。士别三日必刮目相待,如今的谭磊已非吴下阿蒙,即便是自己用尽全力也未必能让谭磊陷入窘况。

    看到谭磊现在和秦双双的交手秦老捋着自己的小胡子更加满意自己的这个‘准孙女婿了’。

    谭磊看似出手锐利敏捷力道强劲,实际却招招都故意留出破绽让着亲双双。反观亲双双,不仅用尽全身解数,气的恢复速度也明显跟不上消耗的速度,短短几个回合就累的大喘吁吁。

    “才几下就累成这样了,以后就算做了女仆也不会做多少工作的吧。”

    谭磊装作随意一说,其实声音却大了几倍,只是秦双双现在满脑的胜负荣誉根本就没反应过来谭磊这样简单的一个激将法。全身掉入了这么一个大陷阱。

    “不如用这场战斗来决定女仆权吧。”

    谭磊又激了一下,想着若是她再上套自己也不用再花费心思处理刘瞎子的问题了。

    “那不行,约定了刘瞎子就是刘瞎子。”没想到秦双双竟然反应了过来,她也知道自己现在落了下风,这时改变赌约明显对她不利。

    秦双双将头发扎了起来,随手逝去脸上的汗水露出一颗小虎牙,闭上眼睛,“不打了不打了了,我都出汗了,本小姐待会还有一个约会。这次就勉强算是你赢。”说着也不顾自己脸已经憋的通红,撒起了谎。

    秦老和谭磊自然也是都能看出来的,只有当事人还不自知,以为自己的理由很完美。

    “到底还是孩子啊。”谭磊心想,“等等不对,如果她过一阵子搬过来当女仆的话岂不是家里有三个孩子?”三个孩子真是要上方揭瓦啊。

    谭磊知道李雨并不算孩子,但有事没事她的行为看起来也不像一个二十五岁的成年人,反而像一个青春期大胆追求恋爱的女孩子。书童更不用说了,真实年龄就不知道了,心智和外貌也确确实实地停在了七八岁的样子。

    这个秦双双嘛,明显就是一个争强好胜的孩子。虽说如此,秦双双在秦家的办事能力却也是数一数二的。谭磊像还是得想办法杀一杀她的孩子气。

    秦双双朝着秦老鞠了一躬就退下了,临走还不忘对着谭磊发出一个嘲笑的“哼”声,谭磊也是很无奈,不知道她这种自信是从何而来。

    “孙女婿啊让你……啊,抱歉。”因为秦老刚刚一直在想让谭磊做自己孙女婿的事,一开口难免就顺嘴说了出去。

    谭磊也不在意毕竟他早就知道秦老有这个打算,他不想让秦双双那样的孩子沦为势力联姻的牺牲品,所以干脆假装没听见。“不好意思,秦老您刚才说什么。”

    “没什么。”秦老知道谭磊这是给自己台阶下呢,也顺着说了出去,“我这个孙女平时嚣张跋扈惯了,让您见笑了。”

    “没事,毕竟她还是孩子。”

    秦老呵呵一笑,“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能是孩子呢?像她这么大的同龄人要么就是订了婚要么就是已经成家,也就她还被我这么惯着。”秦老的笑容收了几分,稍带了几分认真,“毕竟是我膝下最宠爱的一个孩子,她未来的丈夫一定要有大气量能成大事。”

    秦老这是先给自己扣帽子再给自己施压啊!谭磊也不吃这套,“关于让爱妻入唐家学习一事还请秦老多多费心。”

    他和李雨毕竟也是同居一室的,用李雨当挡箭牌挡住秦老的盛情邀婚显然是一个好方法,虽然谭磊觉得估计秦老是不会信的,毕竟自己的户口现在确实写着,‘离异’。

    秦老也没接话茬,又和谭磊唠了一些关于秦双双的事。虽然谭磊不想考虑联姻的事,但他觉得这些东西可能会在他日后‘教育’秦双双上派上用处所以听的还算走心。

    “时间也不早了,那我就先行离去了。”谭磊起身抱拳对着秦老行了个礼,练气士虽然是崇尚强者为尊的,秦老毕竟也是一位老者而且在自己早期也确确实实的给了他很多关照,所以谭磊还是十分敬重秦老的。

    秦老呵呵笑着,懂礼貌的谭磊让他更想把这位成功认识纳为‘孙女婿’,这当然也有利于改良他们秦家的血脉。

    “谭少走好,老身就不亲自相送了。”说着一个穿着正式的男仆出现,对着谭磊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走在前面将谭磊送上车。

    车门是谭磊自己自己开的,这么多年他不习惯雇佣一个职业司机,一方面是他自己不喜欢使唤别人,另一方面就是怕司机吃里扒外。

    谭磊开车朝着唐家势力范围驶去,毕竟李雨以后可能就要在这里常驻学习练气了,或许这里会成为她的家也说不定。谭磊没有想法,不知道怎么和李雨开这个口,思前想后还是先问问书童吧,有关四大家族明面上的东西书童一定能搞定。家族内部的事宜恐怕就得靠自己的人脉了。

    拿出手机,谭磊发现有一个来自李雨的未接来电,看时间正是他和秦双双切磋的时候。谭磊找了一个地方调转方向,给李雨回拨了回去。

    电话的彩铃响了很久,谭磊都不自觉地哼起了彩铃的旋律,电话终于接通,然而没等谭磊说话电话就没了声音。

    “出事了。”谭磊瞬间觉得全身血脉倒流,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涌上心头,“童童,你可一定要保护好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