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帝尊之星域无敌 > 第四十一章:带你装逼带你飞
    斗兽场外,唐雨兮焦急的追了出来,然而她站在外面向周围看去,却是早已没有了洛尘天的身影。

    冰冷的俏脸上缓缓浮现一抹柔弱,唐雨兮委屈的蹲在了地上,捂着脸颊低低的抽泣着。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再次出现,为什么要给我希望,再让我绝望为什么,”远处隐蔽的角落里,宏日天看着这一幕,不解的看着洛尘天,犹豫了一下问道:“洛公子,你为什么不直接帮助她呢?”

    这个问题让洛尘天楞了一下,连他自己也升起一抹疑惑,对啊,自己为什么要遮遮掩掩的?

    无奈的笑了笑,他看着唐雨兮微微抽动的肩头淡淡的说道:“我也不知道,”宏日天无语,这个解释还真是……角落里待了片刻,洛尘天和宏日天便是回到了宅院里。

    “这里面是一滴由神灵草凝练的提魂液,算是六品灵液吧,你回紫曦阁商会按照我说给你听的把这个交给华安。”

    洛尘天拿出一个装着一滴提魂液的玉瓶递给宏日天说道,“六品灵液?”宏日天僵硬的接过提魂液,面色无比吃惊。

    他知道神灵草,那可是对元灵境以上的修真者来说都是极为珍贵的,这提魂液虽然没听说过,但是由神灵草凝练而成,就堪比六品灵液,让他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这个小小的玉瓶,价值连城,若是传了出去,恐怕北部地区无数高阶修真者都会疯狂的。

    而洛尘天竟是没有任何心疼的随手就是拿出这样的珍宝,让宏日天心头对于后者的身份更加的好奇,六品灵液啊,他修炼到动灵境中期也最多服用过三品丹药和灵液。

    一瞬间,宏日天只感觉握着玉瓶的手臂格外的沉重,盯着玉瓶,宏日天眼中闪过一抹炙热,但是,他的心头却是没有任何的贪婪之意。

    因为,他明白这不是他能得到的东西,就算拿到,那也是惹火烧身,有命拿,就怕没命使用,紧紧的握着玉瓶,宏日天看着洛尘天敬畏的说道:“明白,洛公子。”

    “好了,你先去吧,”洛尘天摆了摆手说道:宏日天迅速的退出了院子,洛尘天将目光看向了还在昏迷中的孙望飞。

    后者满身的鲜血以及浓郁的血腥味让他微微皱眉,旋即挥手用灵力凝聚出一团水球,落在孙望飞的身上将其身上的鲜血冲刷一光。

    拿出一颗疗伤灵丹给孙望飞服下,洛尘天又是将一道星辰之力打入后者体内,看着孙望飞逐渐恢复的气息,他松了一口气,坐在一旁的石凳上沉思了起来。

    坐下来后,洛尘天脑海里就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唐雨兮那娇弱的样子,一时间心境微乱。

    前世身为域主的他若是遇到这种事情,是绝不会管的,重活了一世,似乎让洛尘天越来越心软了。

    不过,虽然他有些不适应这种心态,但是对于他来说,也并没有什么,转瞬就扔在了一边,思索起接下来的计划。

    如果事情没有意外发生的话,相信这万兽城中马上就要上演一出好戏了,“嘶,这是哪?你是谁?我怎么会在这里?”

    耳边忽然响起一道虚弱无比的声音,打断了洛尘天的思考,不由得回过头来,看到孙望飞已经睁开眼,缓缓地坐了起来。

    “我叫洛尘天,这里是我暂时居住的地方,是我从斗兽场将你救回来的,也就是说现在的你已经是自由身了。”

    洛尘天转过身来,脸上带着一丝笑容说道,对于孙望飞,他有着异常的好感,这一切都源自于后者那不屈不挠的精神。

    听到洛尘天的话,孙望飞明显的楞了一下,他是自由身了,他终于恢复自由了。

    “哈哈

    ~~~”孙望飞脸上突然留下两滴幸福的眼泪,状若疯了一般的大笑起来,在他的笑声中,洛尘天听出了无止尽的愤怒。

    他并没有阻止,只是淡淡的看着这一幕,许久,孙望飞突然停下了大笑,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冷静无比的看着洛尘天说道:“在下孙望飞,多谢兄台救命之恩,日后若有需要在下的时候,上刀山下火海,义不容辞。”

    孙望飞的话,让洛尘天嘴角勾起一抹淡笑说道:“然后呢,你这是准备去报仇了吗?”孙望飞看了一眼洛尘天,凶狠的说道:“此仇不报,我孙望飞就没脸活在这世上了。”

    “你只有动灵境七星的修为,而你的仇人应该是风家吧,先不说是风家的哪一个人,首先能让你落到如此境地。

    对方最少也是动灵境后期或者是巅峰吧,这样的修为在风家已经不是一般的人了,甚至可能是长老,供奉。”

    “并且,风家还有虚灵境,元灵境的修真者,以你的修为,就算再修炼十年,同样没有机会报仇。”

    洛尘天手指若无其事的敲着石桌,看也不看孙望飞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淡淡的说道:“除非那个人离开万兽城。”

    “但是,你一介散修,而对方是一个家族,你在修炼,对方同样在修炼,并且拥有的资源是你的数倍。”

    “你要怎么报仇?”我,“我要怎么报仇?”孙望飞眼中闪过一抹迷茫,这一切被洛尘天直接说出来,让他不甘的捏着拳头,双目冒着血红的光芒。

    洛尘天看着孙望飞挣扎的样子,微微一笑,似笑非笑的转过了身去,挣扎中的孙望飞,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眼中的茫然消失,猛地抬头死死的盯着留给他背影的洛尘天。

    淡漠的面庞,犹如刀削,看上去年约二十,可是却让孙望飞感受到一股沧桑的气息,似是面前的是一个修炼数百年的老怪物一般。

    更让他震惊的是,此刻他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完全看不透洛尘天的修为,对方坐在那里就仿佛是一个普通人一般,但是孙望飞的灵魂深处骤然一阵心悸。

    那是一种无法反抗的颤栗,仅仅一瞬,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到底是什么人?此刻,孙望飞敢肯定洛尘天的修为绝对在他之上,并且恐怖的吓人。

    在联想到对方竟然能将自己直接从斗兽场救出来,孙望飞眼中闪过一抹亮色,就在孙望飞犹豫着该如何做出决定的时候,背对着他的洛尘天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缓缓的转过了身来。

    直视着孙望飞,洛尘天微眯着眸子,淡淡的说道:“救你是因为在你的身上看到了我以前的模样,和你是如此的相似,不甘,不屈,愤怒,却有些无力。”

    孙望飞心头一震,不敢相信的看着洛尘天,“我给你两个选择,一:离开,走你自己的路,或许你运气好能报的了仇,但是更大的可能是死在风家人的手中。”

    孙望飞瞳孔微缩,拳头不由自主的捏得更紧了,他不是笨蛋,被洛尘天稍加提醒,他非常的清楚洛尘天所说的完全是事实。

    “第二个选择,跟随我,带你装逼带你飞,一个月之内让你亲手报仇如何。”

    孙望飞有些懵逼?心道什么叫带我装逼带我飞呀?洛尘天说完心底也是有些懵,内心想到我踏马刚才说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带你装逼带你飞,好熟悉的一句话,我是不是在哪听过?

    想罢,摇了摇头,算了以后在想这些事情吧。

    洛尘天缓缓的看向孙望飞说道:考虑的如何?

    孙望飞紧盯着洛尘天,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但是让他失望了,那张年轻的让人感到心惊肉跳的面庞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虽然他对洛尘天一无所知,但是他在洛尘天的话中感受到了真诚与无尽的自信。

    仿佛,一个月让他手刃仇人是如此的简单,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咬了咬牙,眼中的挣扎骤然消失,终于是做出了决定:“我选择第二条。”

    这一句话说出来,孙望飞仿佛是耗尽了全身的力气,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想他动灵境七星的修真者,如今却是竟然要跟随一位这么年轻的少年,想到这里,让他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但是,孙望飞并没有任何的不适,修真者,强者为尊,适者生存,洛尘天比他强,光这一点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