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帝尊之星域无敌 > 第六十四章:药剂炼体
    在白展镇上停留了半天左右的时间,洛尘天就进入了万兽山脉之中,参天古树,遮天蔽日;凶禽猛兽,奔啸飞鸣。

    无边无际的广阔森林,散发着无边的蛮荒气息,深处,不断传来响彻大地的咆哮嘶吼,似是远古异兽在战斗,让人心惊。

    万兽山脉,顾名思义,充斥着无数恐怖的妖兽,甚至是远古异兽,不过,一般高等级的妖兽都在深处,没有异常的话是不会来到边缘地方的。

    在外围区域,最多就是入灵境和动灵境的妖兽,而前往万兽山脉的绝大部分修真者就是冲着外围的这些入灵境,动灵境的妖兽去的。

    猎杀一只,其身上的毛皮,血肉,骨头都是珍贵的材料,用来换取灵石。

    洛尘天进入万兽山脉之后,精神力展开,方圆数千米之内的一切都看的一清二楚,他的身形犹如一只轻燕,悄无声息的飞掠在林海半空,下方的妖兽甚至都不知道一个修真者从其头顶飞过。

    然而这些妖兽丝毫没有被洛尘天放在眼里,他虽然只有动灵境八星的修为,但是除非遇到虚灵境以上的妖兽才能让他感到一丝危险。

    并且,也只有虚灵境以上的妖兽才会凝聚出妖印,就和人类的灵印一样,对人类修真者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不但能够用来修炼,还能炼丹等,一路上,洛尘天更是看到一些修真者在猎杀妖兽,惨烈的战斗,血肉横飞,有的修真者被妖兽拍成粉碎,有的杀死妖兽后却因为贪婪互相残杀。

    看着这些一幕幕,洛尘天心如止水,面色没有任何的波澜,这样的事情在前世他看到的经历的太多了,这就是人的本性。

    无论修为多高,都无法摆脱,贪婪,欲望,占有欲等等……

    洛尘天现在还不打算去找乌所谓,看过血胎魔决的他知道这部功法的恐怖之处,现在乌所谓应该还没有突破到元灵境,他还需要一些时间。

    在这些时间里,他正好可以好好修炼一下,提升自己的实力,似乎重生以来,他还没有真正长时间的修炼过。

    很快,精神力就找到了一处偏僻,适合他修炼的地方,并且,最关键的是这个地方距离乌所谓闭关的地方并没有很远。

    乌所谓闭关的地方在万兽山脉的外围靠近深处一些的交界处,那里会经常出没一些虚灵境左右的妖兽,但是更高的却很少,对于乌所谓来说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闭关场所。

    而洛尘天找的这个地方则是一个山谷之中,三面都是陡峭的峭壁,只有一个很隐秘的小道才能进入山谷里面。

    大约一盏茶时间后,洛尘天已经身处这片山谷的上面,山谷上面被参天的古树环绕,枝繁叶茂,遮天蔽日,将这个山谷几乎遮挡的严严实实,并且这个地方附近出没的都是动灵境的妖兽,来这里的修真者也不多。

    洛尘天极为满意的点了点头,这里到的确是一个不错的修炼场所,安静,偏僻,跃入山谷里面,洛尘天才发现在下面竟然还有一条小溪从峭壁之下渗出,顺流而下。

    打量着山谷里面的布置,洛尘天沉吟了片刻,一跃而起,一拳轰在了角落里的峭壁之上。

    砰~~砰~~看着一个足够容纳好几人的洞口,洛尘天拍了拍手掌,随手在山谷的入口处布置了两个用来警戒的迷阵。

    前世身为域主的他却没有在阵法一道上深入,他还是比较相信一力破万法这句话的,不过一些小的阵法他还是会的,眼前这两个迷阵就是入灵七八星的人都能轻松的破了。

    不过,洛尘天倒是丝毫不担心,毕竟这两个阵法只是起到一个警戒的作用而已,一切准备完毕,洛尘天就是走进了山洞,盘腿坐了下来。

    坐下之后,洛尘天沉吟着他现在的状态,功法帝诀,修为动灵境八星,战神破天诀还是在基础巅峰的阶段,元灵境中期的精神力。

    精神力在短时间内可能不会有太大恢复了,那么就只能在帝诀和战神破天诀了,白天可以用来炼体,夜晚又可以修炼帝诀,洛尘天很快就决定了下来。

    手上一抹白光闪烁,地上顿时就出现了一堆散发着浓郁药香的灵药,这些灵药就是他让华安和唐易明为他准备的。

    想要以最快速度的修炼,灵药不可或缺,这些灵药他准备全部都炼制成淬炼肉体的灵液。

    修炼战神破天诀,外力是最大的修炼因素,自然之力,人为之力,自然之力就是雷电,岩浆深处,寒潭等极致之地,人为之力,则可以通过灵药或者是器具磨炼自身。

    他一开始炼制蕴灵丹的最大的作用的就是用来打通经脉,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却是没有什么用处了。

    炼血药剂,炼骨药剂,是他现在所能承受的最佳灵液了,双手翻飞,一株株灵药飞起,在他的控制下,融合在一起,凝炼出一滴滴的红色的液体,滴落在玉瓶之中。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在洛尘天的身旁已经放着数个装满了红色的炼血药剂和炼骨药剂,将身上的衣服脱掉,洛尘天拿起两个玉瓶,将里面红色的药剂尽数倒在了身上。

    犹如血液一般的红色药剂在落到身上的瞬间,就仿佛是黏上了一样,死死的扒在皮上,蠕动着,钻入体内。

    在两种药剂混合落入身上的瞬间,洛尘天的身体就是微微的颤抖了起来,一丝丝充满了狂暴的力量顺着毛孔进入身体,一股融入血液,一股钻进一根根骨骼之中。

    鲜血仿佛沸腾了一般,似是有一根棍子在血液中极速的搅动,让洛尘天的面庞在顷刻间变得潮红无比。

    皮肤表面,一根根血管暴起,甚至能得到血管里面在沸腾的鲜血,那种感觉,就像是将血液单独抽出去,却还在体内,翻天覆地的沸腾,整个人似是在地狱。

    一股股狂暴的力量依附在骨骼上,仿若无数蚂蚁在撕咬,身体里面的一根根骨骼在细微的动荡着,甚至是移位。

    血液,骨骼两者交织的痛苦让洛尘天的脸上出现了冷汗,顺着身体缓缓滑落,身体表面的皮肤蠕动着,看上去格外的狰狞。

    这样的痛苦,若是换做其他人,恐怕早已崩溃,但是洛尘天是普通人吗?这般的痛苦跟前世的劫雷比较根本就微不足道。

    忍受着剧痛,他缓缓催动血肉之中的战神内劲,伴随着鼓荡的骨骼,沸腾的血液,游走在其中。

    在这样的淬炼之下,洛尘天的气血在以一个恐怖的速度增长,肉体的强度也是迅速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