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我真不是王爷 > 第三十七章 占星卜卦寻敌踪
    滴滴答答,铁蹄踩踏青石板,拉着一车的食物向这

    大案发生第三日,金鳞城镇府司召回了留守四方卫所的大部。并在各处加派人手继续对城区和山区进行排查,当第一起绑架案的消息传回金鳞镇府司时,直隶金鳞的各个出入关口就已经是设点设卡。拦截一切往来车马以及陌生人员,凡离开金鳞的,必须出示手中路引,并接受排查。

    信鸽往来飞行,实时保持着与金鳞的联系,每过两个时辰便将四处的离镜人员的最新消息传回金鳞镇府司。天上的飞鸟无所拘束,绝对要胜过地上的人力车马,那些绑匪哪怕掳了人就跑也不可能会快过天上飞的信鸽。但第一时间封闭后直到第三日,各处的关卡也未见异样。由此可知,这伙绑匪绝对是任然留在金鳞城的管辖区域内。

    同时,金鳞兵马司也开始从预测行路的最远距离开始从地图上的外围向里排查搜索,不断向金鳞城靠拢,缩小搜索范围。可尽管如此,魏无羡他们是没有收到一条富有价值的信息。

    身在体制当中,他们自己自然是相信锦衣卫的情报能力,不过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堂堂帝国利刃居然还是未能掌握到绑匪的蛛丝马迹,这也是让魏无羡他们?

    一边在镇府司衙门里等待消息,一边魏无羡也开始翻遍整个镇府司的卷宗。

    猎狼逐鹿,打压了一众江湖中的名门豪派,也将一些所谓的武学世家逼得融刀铸犁,归田避世。偌大的江湖经过帝国一番打压归整,过了整整十年了才稍微恢复了些许元气,现在又开始慢慢热闹起来。

    猎狼,猎的是凶狼恶狼,是那些自称豪侠却是杀人越货的山匪恶贼;逐鹿,则是打压了盘踞各地时间久远,越过朝廷一手遮天的世家名门。当然,大武皇帝并非是要对武术赶尽杀绝,而是要新朝新政,树立帝国权威,彰显法制天下。

    对外的说辞自然是这一套,但其中诸多秘辛,早已被岁月掩盖,鲜有人知。

    魏无羡和文必胜都是经历过十年前声势浩大的猎狼行动,也曾诛杀了诸多江湖中恶贯满盈武功高强的悍匪。其中有的被他们当场诛杀,万箭穿心,有的被齐力围捕,落入大狱,枭首示众,但,有的则是,重伤遁逃,最后在江湖中销声匿迹。

    魏无羡,担忧的正是这些,一路走来,那些悍匪恶贼,死去的是他的功勋,活着的则是不共戴天的仇敌。但,翻遍卷宗和自己的回忆,他还是想不到是哪一个死敌………

    “难道是是宇文敌?不对,他们几个老家伙,就算是没死,也应该是老的差不多了,如果还活着,那就是一百三十多了,不应该啊……还是,说,是世家所为?可金鳞冒似并没有什么武学世家,那更不要提结仇了………”魏无羡这边搜寻无果,再次将注意力放到了那几张纸条上,纸条在案发现场,都是被一柄飞刀钉在墙上,十分显眼,生怕别人注意不到。其上的文字,虽然明显不是同一个笔迹,但,内容皆是一样的。那这伙人,身手应该是不错的。如此短时间内分开人手四处做案,并且手法干净利落,做完之后又是凭空的消失了,藏于黑暗中。锦衣卫到现在了还是没有掌握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那只能说这一大群人是有组织,想必是预谋已久的。

    若是绑了人以后就近躲藏,那,早就应该被找到了,锦衣卫对案发现场附近可谓是掘地三尺的。但若是绑架了以后再汇合到一起的话,按理说,这么多的人,如此大规模的行动,怎么滴也会留下一点蛛丝马迹,可…………

    几个百户都在激烈的争论推测,手中不停的翻阅卷宗案本,同时整合着一些零零散散的募集到的信息。

    与昨日急得吃不下饭,咽不下水的焦急状态相比。今日的魏无羡,却是冷静的让人可怕。仿佛最珍视的妻女并没有被很可能是仇敌的悍匪绑架,并未处在危险之中。他坐坐在木椅上,静静地听着属下的争论推测,一言不发。目光黯淡,并无什颜色,只是偶有点头,倒是茶水已经是换了几壶。

    这看似事不关己的状态,倒并没有让下属觉得很奇怪。

    有道是存亡一念间,骨气百代传。

    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大武自建国之时就确立的价值观,就是一点:生死看淡,不服就干!

    你不是贪图我的烟雨江南,万里沃土吗?你不是把我子民当作下贱人等,妄图入主中原吗?你不是劫掠北境将我边关百姓当做粮仓吗?好,那这青史之上,我大武与你北漠诸族的名字便只能留下一个,无论如何,千百年后这片土地上后世子孙,只会承认一个正统。

    大武与北漠,只能活一个!

    武宗皇帝大手一挥,将皇城搬到北境,亲自坐镇燕云十六关大后方。就只有一个目的: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我大武就是要和你北漠对着干!你可以破我边关,入我皇城,灭我王血,纵然改朝换代,但我大夏子民自此定会重振旗帜,北伐驱敌,复我河山。

    总之,我大武就是要和你死磕!

    武宗皇帝戎马一生,临终前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把史官叫到了自己身前,让他提笔书写,昭告天下:我大夏后世子孙,当视东煌城为地上天枢,千秋百代,暗夜白昼,当向光而行,纵使天灾人祸,强敌侵袭,也不忘家国统一,河山光复。要牢记宁可站着死,不要跪着生!欲亡我家国,绝我民族,必先流尽大夏男子最后一滴血!

    自此,这一句话传遍了大武南北,镌刻于石碑上,撰写于书本中。凡是孩童们认字读书,第一所学的必定会是这一句话,士子武人也皆以此自勉。短短一句话,世代流传,自幼熏陶着出声在这片土地上的大夏民族。

    那因为前朝羸弱和三百年乱世而丢失殆尽骨气如今被重拾回来,现在的大武人,是出了名的硬骨头,轻易不会低头。

    周边几个小国在中原改朝换代之际蚕食土地欲有不臣者也被大武立国之后锤了一个遍,直让他们国中数载间都是女多男少,再无贪念,几十年都没有缓过劲来。

    当然,这不仅是表现在对外,对内也是一样的。似这样绑架案,大武建国近百年,自然数不胜数的。但朝廷向匪徒低头的,那可谓是少之又少。

    所以哪怕是明确知道这帮匪徒绑架的是一省首宪,金鳞锦衣卫们顶头上司左千户以及诸位城中官员的家眷,锦衣卫和兵马司们也是大张旗鼓的搜查,就是明确的告诉这把匪徒,我就是在找你。

    众人皆知魏无羡是疼爱妻子,但他不仅是一个丈夫,更是锦衣卫的左千户,是朝廷的官员。因此哪怕妻女的性命就在对方手中,夜绝对不能简单认怂。

    一众属下对魏无羡今天的反应倒是没有特别奇怪,仍旧是整理着那些疑似是目击的信息,做出猜测争论。

    “这些贼人,消失的如此快,定是躲入百姓家中,掩人耳目!咱们应该在城区加大搜索力度!”

    “不可能!这么多人,藏在百姓家中定会是容易暴露。我们凡事敲门入户,都是察言观色,再三询问。勘察房屋的兄弟们都会留意烟火灶台是否与屋内人接受排查之人相匹配的,但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发现,这些贼人定是藏在了山里!山里广阔,易于藏身,咱们应该搜山!”

    “怎么可能!划定的范围就那么几座山都看了几遍了!还不是什么发现都没有”

    “…………”

    你一言,我一句,两个百户争的面红耳赤。

    “会不会他们是坐船跑路了?!”

    旁边一个百户小声的插嘴道。

    “不可能!!!”

    “一派胡言!!”

    刚刚还在激烈争吵的两人一听此言却是异口同声,转过头来直接否认。

    “咱们发现此案的一刻钟以后,就已经让水师封锁上下游。任何船只都不得离开金陵所管辖的江面!”

    那插嘴的百户一听这话,也就打消了心里的猜测。又小声询问道“这,事已至此,时间已经过去两天了!那群贼人也再无任何消息,咱们也是毫无头绪……”

    他顿了顿,咽了下口水,继续说道“既然搜查无果,敌人在暗,主动权也不在咱,咱们这,是,是否应该,稍微考虑一下下,第二种方案,先,优先保证被绑的白夫人等人质的安全?”

    说到这里,刚刚激烈争论的两位百户也是哑口无言,众人相互对视一眼,接着齐齐的将目光转向了魏无羡,等待着他来做出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