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林盟天下 > 第二十一章 水晶宫风波
    牛猛驾着车带着他们来到水晶宫,门面装饰的还挺不错,挺富丽堂皇的。

    “牛少,都好久没有来了,快里面亲。”

    大堂经理老远就咧着嘴,跑着过来说道。

    “这久忙,没时间过来玩。”

    “就几位吗,给你开个包房,还是要??????”

    “开个包房,开两瓶酒。”

    “好的,牛少我带你们过去。”

    包房挺大的,装修也挺豪华的。

    “兄弟,这里就是县里最好的娱乐场所了,上面两层是赌场,下面的都是KTV,地下室有个迪厅。”

    服务员拿着两瓶红酒进来,波尔多AOC,真不真就不知道了,林盟也没有研究过这些,主要是这些离自己有点远,看来以后得花点时间研究一下这个。

    “放开来玩,今天我们兄妹几个一定要好好的乐呵乐呵。”

    刚到好酒,牛猛端起酒杯站起来说道。

    “来,干了。”李欣颖也是异常兴奋的豪气的说道。

    “来来来,我帮你们点歌。”牛猛很是积极的就跑到点歌台旁边。

    “小颖先来一首吧!”

    “我就会一首《心语星愿》。”

    “那就《心语星愿》了。”

    音乐慢慢响起,李欣颖拿起话筒随着音乐摇晃着:

    我要控制我自己

    不会让谁看见我哭泣

    装作漠不关心你

    不愿想起你

    怪自己没有勇气

    ??????

    那里是否有尽头

    就向流星许个心愿

    让你知道我爱你

    清脆甜亮的歌喉和略带俏皮的眼神,让几个大老爷们为之沉醉。

    “啪、啪、啪???”音乐刚停,一阵掌声响了起来。

    “师姐,你唱的太好听了,人美,歌也那么美。”

    “师妹,要是不知道,还以为你学音乐的呢。”

    “不行再来一首吧,都没有听够就结束了。”

    牛猛也是一脸痴迷的说,可他知道,她不是自己的菜。

    “我等会吧,不能光我一个人来啊,师兄来一首吧。”

    “兄弟,来吧,我帮你点着。”

    “那就蛋佬的棉袄吧。”

    他无依无靠 住在街的转角

    大家都叫他蛋佬

    他有件棉袄 怎么也不肯丢掉

    说是娘留给他的宝

    他常常懊恼 年轻不懂学好

    直怪娘总是唠叨

    ??????

    后来听说蛋佬的娘死的早

    人葬在那里找不到

    蛋佬恨自己没能回报 夜夜狂啸

    成了午夜凄厉的调

    饱满浑厚的嗓音略带着一点沙哑,仿佛在讲述着蛋佬的故事。

    李欣颖他们满脸崇拜的满眼小星星,音乐都播放完了,他们还沉浸其中。

    直到牛猛有节奏的大声鼓着掌,大家才反应过来,原来已经唱完了。

    也难怪他们会这样,孝顺是永不衰老的话题,也往往最能触动人心,在加上修真者独有的控制力和气场,想要征服他们,真的是太简单了。

    林盟端起酒:“来,大家干杯!”

    就这样,你一首我一首,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很快两瓶酒已经见底了,林盟倒是还好,他们三就不不行了。

    特别是李欣颖,小脸红扑扑的,像极了秋天的苹果要滴出水来。

    “师兄,你们玩着,我去下洗手间。”

    说着李欣颖便出去了。

    李欣颖刚从卫生间出来,冷风一吹,酒顿时醒了好多,自己本来就不怎么喝酒,这就下去,还真不好受。一不小心,感觉自己好像碰到了一个人。

    “对不起!”

    “哟,小妞挺漂亮的,来陪哥哥乐呵乐呵。!”

    说着,年轻人就来拉李欣颖。

    “啊,你们干什么?放开我。”

    正在喝酒的林盟听见一声大叫,这肯定是李欣颖,于是夺门而出,跑了过来。

    见一个陌生的男子正在来着李欣颖。

    跑过去就直接拽开,厉声问道:

    “你是谁,想干什么?”

    “我是你老子,干你毛事啊,小崽子,赶紧滚,别坏老子好事。”

    李欣颖的酒顿时全都醒了,长这么大还从没有经历过这些呢。

    于是紧紧的攥着林盟的手,害怕的躲在林盟身后。

    林盟害怕吓到李欣颖,本着息事宁人的想法,转身拉着李欣颖就准备走。

    “M的,找死!”

    一拳就向着林盟背后袭来。

    看来自己是太心慈手软了,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的哲理,林盟已经用一世去印证了。

    这一世自己不会再去实践了,因为没有这必要。

    回身,一脚登出,男子就直接飞了出去,挂在墙上至少三四秒才滑下来。进气多,出气少的口里吐着白沫。

    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轻声说着:“走吧!”

    这时,牛猛才赶过来。

    刚好看到刚才的一幕,“我的天哪,这是要上天的节奏吗?打人还能挂壁,这是人,不是一块烂泥,或者是皮糖什么的。”

    再仔细一看,“你妈,怎么是这个渣滓。”

    林盟没有和他说话,牵着李欣颖便回了包间,牛猛摇摇头也跟了上来。

    “兄弟要不我们先撤吧,有点麻烦。”

    “有什么麻烦,接着玩吧。”

    “他是孙县长的儿子,平日里不学无术、拉帮结伙、为非作歹的,是个狠人,南城的洪兴和车站的马昭都是他的人。”

    “我说你一个县一把手的公子,怎么混的,我都替你害羞。”林盟笑呵呵的看着牛猛。

    “老头子是空降的,说白了,就是发配这里的,下面没人,上面也没人,看着是一把手,其实也很难做的。”

    “确实,现在当官也是不易啊。”

    “所以,我们还是避避风头吧。”

    “恐怕我们避不了了。”

    “嘭”,房门被踢开了。走进来一伙奇装异服略带这泄气的人。

    “小杂种,我还以为你能变鸟飞了呢。滚过来,给老子跪下!”

    “哟,小杂种叫谁呢?”

    “小杂种叫你。”

    “噗”牛猛和李欣颖他们没忍住。

    “TMD,上,给我弄死他,别伤了我的女人。”

    十几个人刀刀棍棍的就往林盟身上招呼过来,乒乒乓乓,人便全挂墙上了。

    李欣颖和杨诚倒是还好,这他们是见识过的,不要说这几只跳蚤了,100多号人,他们也是见林盟揍过的。

    牛猛就不淡定了,NM,这是MG超人吗?可不可以不要这么夸张。

    林盟也越来越喜欢这样的感觉了,把人挂在墙上非常的有艺术感。

    “你别过来,别过来!”孙涛一脸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瘟神煞星,一个劲的摇着头说道。

    “你们两个杂碎,还不快带人过来,老子都快让人灭了。”

    一把从口袋里捞出手机,颤抖着按了几下,放在耳边就吼道。

    “哟,还会叫人,行,我等你叫人。”

    “兄弟,好汉不吃眼前亏,我看我们还是赶紧撤吧。”

    “没事,把心放在肚子里,我今天就要看看,他能不能演出一朵花来。”

    “先跑吧,跑出去,等召集好人马,再回来灭了这小子。”

    孙涛转身就准备跑路,林盟比他可快太多了,一脚就把他直接踹飞出去。

    一面墙在孙涛的眼睛里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嘭”,终于到了,和墙来了一个亲密接触,而且是长达三四秒的接触。他感觉自己浑身都散了,脑袋嗡嗡的,知道啪的掉在地上,才感觉身体是自己的—疼。

    林盟走过去,从后面拎着他的衣襟便拎了起来,说道:

    “走吧,出去看看,这家伙给我们准备的惊喜。”

    三人才从惊讶中缓过神来,赶紧跟了上去。

    林盟拎着鬼哭狼嚎的孙涛来到大门口,一路上引来无数的目光围观。

    “这小子死定了,敢得罪孙少,这简直就是耗子甜猫B,找死呢?”

    一个小年轻从门缝中伸出头来说道。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什么人都敢惹,我肯定,这小子死定了。”

    一个年长一点的青年感慨道。

    林盟却是充耳不闻。

    大门口已经被两三百人围着,前面威风凛凛的站着两个人。

    林盟来到门口,扫了一眼,赫然发现原来还有熟人呢。

    洪兴看着拎着孙涛出来的竟然是这个煞星,真恨不得挖个洞钻下去躲着,伸出一只手,嘴里还念念有词:“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小崽子,赶紧放了孙少,我可以留你全尸。”马昭看见林盟走出,指着他便喊道。

    “来的人挺多的,就是不知道中不中了。”

    “你死定了,我的人来了,再不放了我,保证那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嘭”林盟直接把孙涛像死狗一样丢到了马昭面前。

    “孙少,怎么样,这个小杂种没把你怎么样吧。”

    “NM的,怎么现在才来,你等着,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还TM的愣着做什么,给我弄死他。”

    “还TM的傻站这做什么,没听到孙少说弄死他吗?”

    众人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也不能怪我们啊,就云县来说,说大也不大,从出来混,谁能想到会有人敢这么对这位公子呢。

    众人这才拎着棍棍棒棒的,朝着林盟冲过来,冲过来的也快,躺下的也快。

    也就3分钟,300来人,没有一个人还站着。

    “这还是人吗,我这是见鬼了吗?”

    此时的马昭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洪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的走到了KTV的转角了,马上就可以离开这个魔鬼了,心中正窃喜着。

    “哟,洪老大,你这是准备招呼都不打,就这么悄悄的走了吗?

    我们好歹也是老朋友了,你这样不合适吧!”

    “爷,你饶了我吧,我也是被逼的。”洪兴苦着脸回过头,尽可能悲惨的亲切对林盟说道。

    “小B崽子,能打就很了不起吗,你能快过枪吗?”马昭恶狠狠的用一只点38的左轮手枪从背后指着林盟道。

    点38虽然威力不是很大,但马昭知道,这么点距离,认你武功再高,自己也有把握一枪击毙对方。

    “就你这样的破铜烂铁也能叫枪。”虽然从理论上讲自己能避开子弹,再说自己的锻体星辰也晋升到了铜体,子弹根本就没办法伤到自己。可毕竟是第一次被枪指着,心里难免还是有点发毛的,林盟在心里想着。

    “去死吧。”看着前面的林盟无动于衷,马昭也有点心虚了,这个杀神给他心里带来的阴影面积有点大。所以直接就开枪了。

    “不要!”李欣颖吓得大叫,他知道林盟很厉害,可是再厉害也不可能和子弹相抗衡不是,所以直接吓得尖叫一声,牛猛和杨诚也是狠狠的盯着眼前的一切,睚眦欲裂。

    “嘭”一声,子弹穿过了林盟的身体,射得对面的墙上一阵灰飞。

    “嗯”难以呼吸的声音,马昭的脚慢慢的离开地面。

    众人看着诡异的这一切,揉了揉眼睛才看清林盟这单手捏着马昭的脖子,慢慢的把他提着举起。

    “师兄,你没事,太好了!”李欣颖兴奋的朝着林盟跑过来。

    “兄弟,人太多,杀了他会有麻烦。”牛猛也走进林盟,轻声说道。

    也是,现在这个世道确实不是很好,但华夏毕竟是讲法律的地方。

    林盟暗哼一声,把半死不活的马昭扔了出去,一道灵气直接打入他的五脏六腑,这样的人渣林盟又怎么可能放过,灵气攻心,马昭绝对活不过三日。

    林盟慢慢走向欲要逃跑的洪兴。

    “爷,你把我当个屁放了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你挺好,上次我怎么说的,看来我是要好好的给你长点记性。”

    “爷,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洪兴直接跪下,不住的磕着头。看来尊严和生命,还是后者更珍贵一些,在这位逆天的魔鬼面前,自己除了求饶,好像别无他法。

    “上次我说过,看见你再作恶就敲断你的狗腿。

    当然我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毕竟我们这么熟悉了,

    给你个机会,你去敲断他的骨头,我就饶了你这次。”

    林盟指着想跳死狗一样躺在地上被吓得呆傻的孙涛说道。

    “我以后还要不要混了,这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纯属找死嘛。做也是死,不做也是死,能活多久算多久了。你不下地狱,谁下呢?”洪兴心里痛苦的挣扎着,深呼了一口气,捡起地上的棍子朝着孙涛走去。

    “你疯了,你不过是我养的一条狗,你想死啊,我是书记的儿子,你敢这样对我。”

    洪兴狰狞的看着他,平时都是称兄道弟的,原来自己在他眼里是这样的存在。

    举起棍子,朝着孙涛的腿就是一下,“咔”断了。

    “啊”杀猪般的嘶叫声回荡在这个空旷的夜晚。

    洪兴扔了棍子,走到林盟面前跪下,“‘爷’,你放我一条生路吧,这条道我也是被逼无奈的,现在也算是走到尽头了。”

    “看你还有点血性,起来吧。马昭被费了,你多长时间能统一云县的地下势力。”

    林盟知道,现在这个社会,光明磊落的做事情也是行不通的,你不招惹别人,别人未免就会放过你,今天就是最好的例子。

    再说自己将来的事业越做越大,麻烦总会不断的,自己不可能每天都在这样的烂事里折腾。自己是非常讨厌黑恶势力的,但消除他们最好的办法,目前来看还是以暴制暴是最切合实际的。

    “啊,哦,三天左右。”他知道自己的希望来了。

    “好,我给你三天的时间,你要一统云县所有的势力,还云县一片干净整洁。

    三天后,打这个电话找我。”说着递给他一张纸片。

    “好好,爷我还不知道您叫什么呢。”

    “林盟,以后叫我盟少就可以了。”

    “好的!”

    “我们走吧,玩的兴致都没有了。”

    看都没有看一眼一地躺着的人,几人坐上牛猛的车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