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玄幻小说 > 帝枭之怒火焚天 > 第五十七章 踏上返程
    萧玉等人听完鬼斧神皇所讲,尽皆若有所思。

    “老大!你说那‘萌萌哒’小家伙真的是什么‘噬月啸天狼’吗?不会是那家伙在吹牛!”胖子兀自不信地问道。

    “呵呵!谁知道呢!不过你没见那小家伙拽得很呢!就连兽皇见了都点头哈腰,而且觉醒血脉之后,那形象变化可大呢!本体就如一座小山一样!啧啧——!真的很威武呢!”

    “哼~!就算那家伙出息了,也是我们养起来的哦!敢给我们拽脸色,看我不削他丫的!”

    “哈哈!胖子你就吹!反正它也没在这儿,说不定你见了他先吓尿了呢!哈哈!”滕百川在一旁笑着说道。

    “滕百川!你小子不埋汰我能死咋地?”胖子急赤白脸冲滕百川吼道。

    “行了!别贫了!等以后你们见了他就会大吃一惊的!嘿嘿!啸天那家伙替我们弄了些好东西呢!来看看!”萧玉说完,拿出啸天敲诈四皇的那十几件东西,摆在大家面前。

    ‘咝——!’别人倒没觉得怎样,鬼斧神皇看了大吃一惊。

    “怎么了,义父?有什么问题吗?”

    “这、这都是给你的?”

    “当然了!这就是啸天从四皇手里敲诈来的!”萧玉将当时的细节将说了一遍。

    “我说呢,怎么会有人拿这些东西送人呢!那小家伙倒是挺够意思,不过也挺狡猾的!你如果真的去了‘万仞宫’,绝对捞不着这些好东西!”

    “嗯!是吗!不过那家伙把我们所猎妖兽全部进来他肚里了,补偿一下也不算多么!”

    “呵呵!傻小子,这里的任何一件都是你损失的十倍不止呢!看,这是千年寒精铁、八级妖丹、七级五色花——!”鬼斧神皇如数家珍地将十二件东西向萧玉等人做了介绍。

    “怎么样,小子!这里面最低的一件都不下十万!”

    “十万赤金币也不算多吗!”胖子在一旁小声嘟囔着。

    “呵呵~!是十万极品玄晶石好不好?”鬼斧神皇笑着说道。

    “啥?十万极品玄晶石?这还是一件的价值!呼~!我勒个去!哈哈!发财啦!呵呵——!”胖子高兴地手舞足蹈,‘财迷’的小眼盯着那堆东西放着绿光,而且还在不住的‘呵呵’傻笑着,几乎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哥——!注意点形象好不好!太丢人了!”牛妞看着牛黄宝的样子娇嗔道。

    众人一阵的哄堂大笑。

    “诶——!对了!差点忘了大事,啸天让我们赶快离开此地,说‘万仞宫’可能有大动作,要清场呢!”萧玉猛然记起啸天最后嘱咐自己的话,连忙对众人说道。

    “嗯!是了!可能接下来的事情他们不希望别人知道,那你们就赶快启程!”鬼斧神皇一听连忙催促众人道。

    “那好义父,我们马上出去,立即启程!”萧玉说完带着众人出了‘鬼斧神宫’,来到地面之上。

    此时外面已近正午,萧玉众人急匆匆地往回返。

    因为一心赶路,所以他们走得非常快,几个时辰的时间就走了近二百里的路程。

    萧玉他们正在赶路,发现远处出现几十顶帐篷,看来是某一势力的集中宿营地。

    “前面的朋友辛苦了!几位这是准备出去吗?不知几位来时前方情形如何啊?”突然从四处高树上蹿下几人,抱拳对萧玉众人问道。

    萧玉定睛一看,几人都穿着金丝滚边的月白色武士服,眼前一亮,说道:“几位是‘鼎天学院’的?”

    “哦?呵呵!诸位怎知我们是‘鼎天学院’的啊?”

    “我和你们学院的列缺是朋友,不知他在不在?”

    “原来是列学长的朋友,失敬、失敬!我们正想打听一下前面的情形呢!要不然屈尊前去宿营地一叙可好?”

    “求之不得,我正想找他有事呢!”萧玉朋友不多,就想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列缺,以免误入陷入险境。

    那人安排其他人继续在此放哨,自己陪同萧玉众人向宿营地走去。

    众人很快来到宿营地,先前那人走到一顶帐篷前,喊道:“列学长,有朋友找你!”

    闻声帐篷帘掀起,列缺从里面走出,嘴里嘟囔着‘谁找我’,抬头一看,惊喜的说道:“哎呦!这不是萧兄弟么!你们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呵呵!列兄可好?路遇此地,冒昧来访,还望海涵!”萧玉抱拳说道。

    “说得哪里话来!一日不见,甚是想念,快请进!”列缺热情招呼众人进了帐篷,嚯!进来一看,敢情青狐四人也在呢,听到外面的声音,正要起身相迎,众人又是一阵的寒暄。

    “萧兄弟,你们怎么从前面过来,昨天闹得动静那么大,你们居然没撤出来!多危险呀!”列缺担心地问道。

    “谢列兄关心!我正要说这事呢!不知你们接下来有何打算?”

    “如果前方局势没事的话,我们准备回去继续历练啊!怎么有什么问题么?”

    “千万别!我得到消息最近这里有大事发生,兽域‘万仞宫’要出动力量清除所有留在此地的人类!”萧玉郑重地说道。

    “这、这不可能!我听教习说,只要不进入核心区域,‘万仞宫’从不干涉人类在此历练的呀!”列缺疑惑地问道。

    “以前确实如此,但此次情况有些特殊!再说我们也是准备撤出去呢!”

    “那、那萧兄弟能否告知详情,我也好向教习汇报!”

    “列兄!其内详情我也不太清楚,但‘万仞宫’扫荡之事绝对千真万确,请列兄相信!”萧玉诚恳地说道,内里详情牵扯到啸天,却不便明言。

    “我当然相信萧兄弟所讲,可是——!这样,萧兄弟能否随我去见一下教习,当场言明此事如何?”列缺面现难色地问道。

    萧玉心想‘不如好事做到底’!于是点头答应,随列缺走出帐篷,来到宿营地中间一顶较大帐篷跟前,高声说道:“弟子列缺求见,有要事回禀!”

    “嗯!进来!”帐篷内搭话。

    列缺带着萧玉走进帐篷,只见帐篷内坐定三人,中间一位白面无须,气质儒雅,身着青色武士服,左右分列身穿紫色武士服。

    列缺上前见礼,口称‘温教习、长孙教习、元教习’,然后指着萧玉说道:“诸位师长,此乃我于历练时结交的以为朋友,名叫萧玉,他有前方重要事情相告,弟子感觉事情重大,所以带其前来面陈!”

    “哦——?说说看!”中间那温教习和颜悦色的说道。

    于是萧玉上前见礼,将情况又对三人讲说一遍。

    “嗯~?所言是实?”温教习面色郑重地问道。

    “小子绝无妄言!”

    温教习面现沉吟之色,一时低头未语。

    “温教习,此事兹事体大!应谨慎从事,不能妄听妄信呐!此子言语闪烁,恐难让人信服啊!”旁边那长孙教习突然站起身来说道。

    萧玉面现不悦之色,怫然起身。

    “呵呵!朋友稍安勿躁,之色教习说话直了一些,请勿见怪!内中详情,可否告知?”温教习连忙说道,用眼瞪了长孙教习一眼。

    “我有一妖兽朋友现在‘万仞宫’内,所以才知此事!诸位信与不信,萧某无权干涉!我只是尽了朋友本分罢了!”萧玉冷声说道。

    “哼!这话更不能信了!‘万仞宫’的妖兽,至少都是尊级以上,怎么会和你成为朋友?”长孙教习在一旁阴风阳气地嘲弄道。

    “我本好意前来提醒,却不知这位教习因何对我如此态度,既然萧某这样不讨喜,也罢!列兄就此别过!再会!”萧玉听了长孙教习所言,怒火‘腾’的一声就上来了,扭头便走出帐篷。

    列缺急忙追出帐篷,连声说着抱歉之语。

    “萧兄弟,对不住啦!是我考虑不周,此事皆是因我而起!”

    “哦~?列兄此话怎讲?”

    “唉~!此事还是我去年入学之时引起,当时这长孙教习相中了我,让我跟随他学习,不过我最后选择了另一位教习,由此就怀恨于心,处处拿捏于我罢了!”

    “呵呵,没想到还有这种人,真乃小人也!你幸亏当初没有选择他!”

    两人说着话回转列缺帐篷,萧玉召集牛黄宝众人与列缺五人告辞离去。

    经过了这个‘小插曲’后,五人再次踏上回程之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