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都市小说 > 傻王宠妻:妖孽王妃要逆天 > 第四百九十四章惹她生气
    "很可惜,我没有这个特殊的爱好,不喜欢看人体器官。"很显然,银月还在生刚才的气呢。

    "月儿,要不你就再打我几下,只要你能出气,就什么都可以。"惹到了他娘子,这下完蛋了,他暗暗的想着。

    "为什么要打你,我还嫌弃手疼呢?"

    冷冷的笑,这是第一次北辰冥在她脸上没有看到什么笑容,就连以前那种越生气,就笑的越灿烂的习惯都消失了。

    "那我替你打,打到你可以出气就可以。"北辰冥刚要打过去,就被银月巧妙的挡住了,尽管现在她身体虚弱,但是掌握的技巧所不少一分。

    "我需要你打自己,既然你已经要放弃自己的生命的话,这一期的有没有用了。"她在意的一直都是北辰冥的怎么能如此的放弃自己的生你呢。

    "月儿,我并没有要放弃自己的生命,只是想要自己去寻找那个渺茫嗯一线生机,但是你知道吗?那个大漠中的国家现在不仅仅是神秘,它还透露出诡异。"

    "这种诡异随着我越来越深的了解,更加的强烈,他的传承,古老的文字,还有蛊没有一个不是在说明前路危险重重,我又怎么忍心让你随我一起冒险啊。"他这一刻多希望自己只是一个大黎的王爷,他的母妃没有这么多的身份。

    "怎么觉得我们仿佛进去了一个布满迷雾的计划里,刚剥开一点迷雾,以为后面是阳光,可是到最后却发现是更多的迷雾。"他低着头,颓废的想着。

    "怎么会,所有的秘密不过是用一个又一个秘密掩盖的借口,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一个又一个假象,是迷雾,一定会遇到风的,一旦遇到风,就会变得不堪一击的消失了。"

    她这个人,从来就不是那种可以过的安稳的人,上辈子如此,这辈子有一次的卷入这里。

    "月儿,不单单是去大漠的路磨难重重,这朝廷恐怕也要经过一次大的洗牌把。"听了银月说的,不管后面是什么,只要有她在身边,就一定会没有问题的。

    "这里的水早就开始有人清理了,我们只需要看看到底是加一把火,还是让他们自然发展就行了。"皇上自己下了一盘这么大的棋,怎么可能会失败呢。

    "月儿,其实我宁愿他没有这么大的计谋,到今天这一步,他牺牲了多少人,才保住他的那个皇位的。"他冷冷的道。

    "北辰冥,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词叫做身不由己,有时候不管是如何,只要你身处那个位置的同时,有着东西就必须逼着你做这个选择,你知道吗?"他的内心积蓄了太多的仇恨了,如果长此以往下去的话,就会崩溃的,为了以防这种事情的发生,她必须的开解他。

    "可是一个人在身不由主,那么他最喜欢的女人,都不能保全吗?"如果他稍微强硬一点,自己的母妃的是不是会比他看到的幸福很多很多。

    "他最喜欢的女人,你可能不知道他多痛苦。"

    "很可惜,我没有这个特殊的爱好,不喜欢看人体器官。"很显然,银月还在生刚才的气呢。

    "月儿,要不你就再打我几下,只要你能出气,就什么都可以。"惹到了他娘子,这下完蛋了,他暗暗的想着。

    "为什么要打你,我还嫌弃手疼呢?"

    冷冷的笑,这是第一次北辰冥在她脸上没有看到什么笑容,就连以前那种越生气,就笑的越灿烂的习惯都消失了。

    "那我替你打,打到你可以出气就可以。"北辰冥刚要打过去,就被银月巧妙的挡住了,尽管现在她身体虚弱,但是掌握的技巧所不少一分。

    "我需要你打自己,既然你已经要放弃自己的生命的话,这一期的有没有用了。"她在意的一直都是北辰冥的怎么能如此的放弃自己的生你呢。

    "月儿,我并没有要放弃自己的生命,只是想要自己去寻找那个渺茫嗯一线生机,但是你知道吗?那个大漠中的国家现在不仅仅是神秘,它还透露出诡异。"

    "这种诡异随着我越来越深的了解,更加的强烈,他的传承,古老的文字,还有蛊没有一个不是在说明前路危险重重,我又怎么忍心让你随我一起冒险啊。"他这一刻多希望自己只是一个大黎的王爷,他的母妃没有这么多的身份。

    "怎么觉得我们仿佛进去了一个布满迷雾的计划里,刚剥开一点迷雾,以为后面是阳光,可是到最后却发现是更多的迷雾。"他低着头,颓废的想着。

    "怎么会,所有的秘密不过是用一个又一个秘密掩盖的借口,这一切都只不过是一个又一个假象,是迷雾,一定会遇到风的,一旦遇到风,就会变得不堪一击的消失了。"

    她这个人,从来就不是那种可以过的安稳的人,上辈子如此,这辈子有一次的卷入这里。

    "月儿,不单单是去大漠的路磨难重重,这朝廷恐怕也要经过一次大的洗牌把。"听了银月说的,不管后面是什么,只要有她在身边,就一定会没有问题的。

    "这里的水早就开始有人清理了,我们只需要看看到底是加一把火,还是让他们自然发展就行了。"皇上自己下了一盘这么大的棋,怎么可能会失败呢。

    "月儿,其实我宁愿他没有这么大的计谋,到今天这一步,他牺牲了多少人,才保住他的那个皇位的。"他冷冷的道。

    "北辰冥,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词叫做身不由己,有时候不管是如何,只要你身处那个位置的同时,有着东西就必须逼着你做这个选择,你知道吗?"他的内心积蓄了太多的仇恨了,如果长此以往下去的话,就会崩溃的,为了以防这种事情的发生,她必须的开解他。

    "可是一个人在身不由主,那么他最喜欢的女人,都不能保全吗?"如果他稍微强硬一点,自己的母妃的是不是会比他看到的幸福很多很多。

    "他最喜欢的女人,你可能不知道他多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