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都市小说 > 恒古之光 > 第二章 混乱
    <!--g-->

    宗德里里克

    夜晚的宗德里里克被一片雾霭环绕,城镇中居住着的都是一些领导性质的人物和少许德高望重的前辈和所谓的“神”。笔?趣?阁www.biquge.info

    在城外根本看不到灯光璀璨的城市,光束在雾霭中无法穿透,反射回来的灯光使得城市显得更加宏伟。

    一名身着黑袍的人缓步行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左手提着油灯,右手拄着拐杖。

    周围的房屋都闪耀着最璀璨的灯光,装潢着自己,但却四寂无人,只能听到黑袍人一步一拐充满节奏的声响,仿佛一个巡夜人,除了没有大声的警戒,一切平静如初。

    就这样走着,黑袍人头也不抬的就这样走着。一步一黄昏一步一纪元,身遭的房屋灯火开始不断熄灭,太阳升起拨开雾霭,月亮升起弥漫雾霭。

    “呜呜~~”

    突兀的声音打破了寂静。

    噔!

    黑袍人停住了脚步,前方街道的拐角突兀的出现了一个孩子,衣衫褴褛,跪在地上不断的哭泣,一滴滴泪水坠落地面仿佛夹杂着血水。稍作停步,黑袍人继续前行。

    噔!噔!噔!

    黑袍人心情仿佛起了些波澜,加快了些许步伐。

    duang!

    油灯坠落地上,黑袍人走到了孩子身边的接到转角,当他抬起头黑袍滑落,露出了银白的头发,丝丝入梦。

    前方一片火海,一个巨型的怪物正端坐在火海中,挡在道路的中央随手抓起楼房和人类吞入口中,铺天盖地的呼喊求救声传来,一刹那打破了平衡,老人身后的房屋随之起火,人们蜂拥而出四处逃窜。

    啊!

    “连我们的神也死了!快逃啊!”

    老人回过头,无论身前身后全部房屋都开始瓦解倒塌,天空开始坠落无数的火焰,像一颗颗陨石坠落狠狠地砸在城镇森林里。

    老人战栗着伸出手想要去拉起跪在地上哭泣的孩子,手指轻盈的穿过了孩子的肩膀,仿佛一切都不存在。

    “乱了,又乱了。”老人喃喃道,拄着拐杖走进怪物仔细的凝视它。

    怪物仿佛感应到了什么,突然转过头来,一个硕大的眼睛横亘在额头之上,一道紫色的光束冲出,直射老人…

    啊!

    宗德里里克,钟楼

    “呼…呼…呼…”一个老人突然从床上坐起,发丝在月光的照耀下愈加的银白发亮“伊姆!伊姆!”老人右手一挥将桌子上放置的器皿打飞到墙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门被打开了,三个年轻人疾步走到了老人床边“伟大的先主,是您呼唤我们,请问有什么事吗?”三个年轻人毕恭毕敬的问道。

    “点燃世纪之塔,敲响传世之种!”老人铿锵有力的说道。

    三个年轻人神色大变,仿佛知道发生了什么,马上分头去办置相关的事宜了。

    “我看到了世界的一角,或梦或真实,我不能容忍一次次发生这样的悲剧。这段时间,或许我还能做点什么…”老人说完平静了一下心境缓缓地躺了下去。

    伊氏村落

    “今天将教授大家植物之能的运用。”一个的年轻人正在大石头上刻刻画画。

    “虎叔,为什么不打我们去狩猎啊?”伊毅坐在第一排,是天生的激斗份子,一天都嚷着要学习狩猎。

    “对吖对吖!王告诉我们外面的世界可精彩啦!”伊虎丝毫不让的拍着胸脯。

    “咳咳,那个只懂得打打杀杀的王懂什么,跟着虎叔好好生活学习常识,等你再大一些王和猎人们会带你们去猎场学习的。”虎叔苦口婆心地教育了所有孩子一番。

    从村中的巨型藤蔓到村外森林的各种草木,生活日常的一切都一一交代给年幼的孩子们。村落一般考提取植物中的太阳能和天生的植物精粹来制作自己所需要的东西。比如用来美肤养颜,利用精粹提升寿命,给武器涂染毒汁,保护自己等。

    “而天上的那片大陆上的人们,利用植物精粹制作大范围杀伤性武器,提炼出纯粹的能量源,危害了森林正常秩序的发展,所以他们分离出了我们大陆,自成一体...”在之后的几个月里,虎叔就是孩子们的老师,一天都在一起,不断传授孩子们相应的知识和常识。

    一晃过去了几个月,生活还是如此的平淡。在和平时期,对于暂时无法接受狩猎生活的孩子们来说,或许是更好的选择,虽然他们迟早会走上狩猎场,但是那最平静欢乐的授课的时光也将永远印在他们脑海中。

    夜已深,屋外都下起了雨,闪电划过夜空照亮了整个村落。

    “娘亲,快来看看,弟弟是不是发烧啦?”伊毅焦急的光着脚丫掀开帘布跑到相隔几米的伊静和伊俊床边唤醒了他们。

    “啊...”伊天反复辗转在床上,仿佛受到了极大地痛苦,小脸上的五官都几乎扭曲在了一起。

    “天儿,醒醒...”伊静将伊天抱入怀中轻轻唤着。

    “娘亲,天儿梦到了有一个和我一般大的孩子在哭,哭得好惨...呜呜...”伊天一头扎进伊静怀里,鼻涕和眼泪糊了一脸。

    “天儿乖,这只是一个梦而已,乖,打雷不要怕,放松睡下就好了。”伊静哄着伊天好不容易终于又进入了梦乡。

    伊毅紧紧抱着比自己小那么一点点的伊天蜷缩在床上,害怕弟弟又因为做恶梦而不适。

    一夜无话。

    第二天村里召开了全村会议,大人们几乎都去了,只剩下虎叔继续和孩子们上课。

    会议开了整整一天。会议结束后,大家都带回了自家的孩子,“天儿毅儿,明天就要开始进入狩猎场了,怕吗?”这样的对话一般还是伊俊来问,毕竟娘亲不是万能的。

    两个孩子听后两眼放光,开心得不要不要的。完全没有害怕感,让伊俊感叹孩子的天真。

    下一代的重担,或许就快要交付给你们了呀。

    荒域

    “呜呜~”

    在一个深邃的洞穴里,一个哭泣的声音不断传出,震动整个荒域,仿佛有一颗心脏强有力的跳动着,在震荡着整个蛮荒之地。

    在声音传出地带的周围,隐约可见无数的荒兽匍匐在地,身躯不断战栗,仿佛承受着莫大的压力。

    “娘亲,你的仇,我来报!”一个稚嫩的声音空灵传出,但是却有一种不可冒犯的感觉。

    蛮荒夜深,很多年后人们才知道这个夜里发生的事情,将引导未来轨迹的走向。

    ;<!--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