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都市小说 > 恒古之光 > 第五章 异变
    <!--g-->

    “咳咳...”黑豹一个趔趄倒在队伍的后面。笔?趣?阁wWw。biquge。inf

    伊虎赶忙将黑豹放在鼓斗兽的背上驮着,继续赶路回到聚落。

    “豹王也中毒了,我们要尽快赶回聚落。”

    每个村落选择守护兽都是由村长亲自寻找选择,选择守护兽并不是因为强大,反而是因为可以开口说人话能够交流做到相互庇护。一开始人类驯服寻找守护兽艰难无比,直到现在的子嗣继承守护,大大减少了人们寻找守护兽的难度。

    孩子们戳戳昏厥的黑豹的嘴巴,听到大人们的称呼自然把他和王相提并论,大胆的亲热黑豹。只有伊天依旧在一旁发呆。

    队伍一行人用最快的速度根据太阳和经验判断回去的路,毕竟人们走过无数次这些路,因为带着孩子没有走太远所以很快就从一片森林穿梭到领一片森林看到了巨大的冲向云端的藤蔓围栏。

    呜~

    就在此时藤蔓围栏吹响了第一声号角,号角声震耳欲聋呼声冲天,覆盖八荒。

    传说号角是由一种极度稀有的犀龙头角做成,在犀龙极度悲伤的时候会从头角回应发出响彻天地悲鸣的声音而著名。

    “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吹响号角了?”八叔狐疑,却不慢下半步,因为有两条命掌握在他们手里。

    队伍冲出森林步入一片沙丘地带,相邻的森林就是到了聚落。此时他们看到同时从森林里也冲出了几股人流,不巧的是一眼就看得出来背负着伤员,和他们一样。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在向聚落赶去,气氛压抑到了零点。

    直到第三声号角鸣响,藤蔓开始自我生长开来,将出入口封闭。

    伤员被守护村落的人们相继抬走喂食解药由特地的人员治疗,各个群落伤亡严重,有些群落征伐的人员甚至于一个都没有存活下来,失去了踪迹。

    当天下午就由守护村落就地就召开了一次简短的会议,不约而同的都是人们受到了荒兽看似有组织的突然袭击,使人们措手不及,伤亡惨重。之后由守护村落的联络人将这一情况上报到了宗德里里克。

    孩子们都被送回了村落,暂时这里的事与他们毫无关系,这使他们也十分沮丧,中断的狩猎。也正因为他们没有进入森林,所以所幸没有任何伤亡。

    夜晚的雨来得很突然,像是祭奠死去的人,淅淅沥沥。

    “乖,天儿毅儿睡觉了。”伊静抚摸着两个孩子的脸颊,轻轻地吻了额头。慢慢退出旁屋,将帘子拉下。

    “可恶的人类,我要杀死你们!”千足虫像疯了般从四面八方出现,重重围住在中间的伊天,无数的触角伸向伊天...

    “啊!”伊天突然惊醒,大口大口的喘气,看着睡在自己身边的兄长。

    原来只是一场梦。

    外面的雨季使得室内异常的闷热,伊毅脸上有着些许汗珠,伊天用肉乎乎的小手去抹去,汗水异常寒冷,刺痛了伊天。

    仿佛感觉床沿有什么东西,惊得伊天回头看去。一只纯白色的草兔蹲在床沿,静静地看着他。

    “咦?小兔,你怎么进来的?”伊天缓缓抬手想去抚摸草兔。

    草兔转身跳走,跑出了屋子。“等等...”伊天随着追了出去。

    满天星辰安静的停留在空中,不移不动。如此刻的雨滴,静止般停在空中,等待着打破它宁静的人的出现。

    伊天追出去,用手拨开停留在空中的雨滴,堪堪发神。逃离出来的兔子在前面蹦跳着,像在呼唤着伊天,看着,跳进了一个一米开外的坑里。

    伊天跟了过去,“小兔,别跑吖!”毫不犹豫的跳了进去...

    坑看似不是很深,但是让伊天觉得仿佛坠落了一个世纪那么久远,无限的下坠使得他的心脏受到了极大地压力,感觉自己仿佛已经死去,身体轻飘飘的感觉。

    咚!

    突如其来的撞击使得伊天从幻觉中清醒,他落在了一大块干草堆上,并没有任何的受伤,这里灯火辉煌,灿烂的冷色光充斥了整个视野,洞穴四通八达,分别有着很多小的洞口,草兔站在其中一个洞口不断蹦跶,吸引着伊天。

    伊天就这样跟着草兔走了很久,进入了其中一个洞口,视野一下子开阔起来,这里就是一个大广场,绿草如茵,果树遍地,空气中弥漫着果香和泥土的芬芳。

    “咦,这里好漂亮吖,小草兔这里是哪里吖?”伊天天真的抓着头,呆呆的问着旁边的草兔。

    “哼,我可是雪兔,才不是什么草兔呢!”小草兔突然开口说话,吓得伊天连忙后退了几步。

    草兔在蛮荒中属于一种弱小型钻地动物,一般都生活在土地下,只有觅食时才会出来。而雪兔是属于宗德里里克的守护兽,拥有巨大无比的弹跳能力也可作为瞬时爆发性攻击,个别的血脉独特的雪兔拥有特别的能力。

    而种类的区分倒是不太容易,大约是根据是否具有雪兔天生的能力而划分。

    “这...就是你...咳咳...说能够听到你说话的孩子吗?”在广场的一侧,有一棵参天大树,整个洞穴都布满了它的枝干,树下躺着一只年迈肥胖硕大的雪兔,浑身银白褶皱的皮毛,让人怀疑它老的都快动不了了。

    “啊?兔王?”伊天这一晚真是惊得下巴都快落到了地上,“村长爷爷可是经常和我们讲述你的事迹,你是真的吗?”伊天短暂的惊讶后并没有觉得害怕,反而开心得不得了,迅速跑到雪兔王的身下这里摸摸,哪里揉揉。他们比起来伊天就像雪兔王的小拇指这么大。

    “好了好了,孩子,别扯了...”伊天干脆吊到到雪兔王的胡子上,荡起了秋千。

    旁边的小雪兔也在偷着乐,抱起来一个刚落下来的果实,唧唧的啃了起来。

    伊天再多次劝说下,终于停了下来,站在雪兔王大腹便便的肚子上,一脸期待的看着雪兔王。

    “你能听到我孩子的言语吗?”

    “嗯?应该是他在说话...”伊天红着脸说道。

    “过了这么多年,终于又有一个孩子拥有这样的天赋了。”雪兔王一个人在那里嘀咕着,“孩子,明晚你再来这里。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啊?好吖...”伊天傻笑着,意识渐渐模糊而去,倒在了雪兔王的肚子上。

    “记得,不要告诉任何人...”声音幽幽的传入伊天的脑海里。

    雾霭退去,清晨的空气异常的清新。

    “伊天,快起来啦!还抱着个枕头在那里赖床。”伊毅扯着伊天让他赶快起来。

    “我要吃果果,咦?”伊天醒来抱着手中的枕头,留了一床的哈喇子。

    自然少不了一顿责怪。

    狩猎自然按部就班的进行,虽然昨日造成了人员重大的伤亡。聚落的到了指令,在没有查明真实情况之前不能深入森林深处,只能在各个森林的边缘展开狩猎。

    而孩子们,依旧跟进队伍,进行着观摩和学习。

    ;<!--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