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都市小说 > 恒古之光 > 第六章 引血淬身
    <!--g-->

    藤蔓之外是一片荒漠,连接着下一片森林。黄沙漫天,由于之前森林发生了躁动,所以这一次由守护村落的几名壮汉组成了调查队,随行对森林深处展开调查并记录,他们都是受过特殊的训练和洗礼才得以获得的这个岗位和荣誉,对于这方面的事明显可以用专业来形容。

    守护村落是由神名下直接组建的一个团体,被人们称为守护者。

    他们先行于所有人。在茂密的森林里连盛夏的烈日阳光也无法穿透,稀疏的光束像碎片一样分布在森林的各处,给原本幽深阴冷的森林添加了一些色彩和温暖,可也不乏一些隐藏着的致命的存在,它们躲藏在人们不注意的阴暗角落,只为那一下出其不意的进攻。

    伊氏村落这次联合了另外一个烈火村落,分为两队,一队负责村落食物收集,另一对是同样是带着少许孩童的烈火村落就在附近不远处的荒漠进行练习,训练并教会孩子最简单直接的抛矛,猎杀一些小型荒兽和食草系的荒兽。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虽然十次九次都不中,但大家的热情依旧很高,还不时拌嘴,气氛格外活跃。

    “虎子你丢那个是矛还是树叶吖!”

    “伊毅你力度太大了,每次都丢荒兽身后”

    “迅儿,对,把左手的先放下,一只手一只手的来,别着急...”

    及时纠正孩子的错误做法,习得正确姿势。

    练习了一个下午,也没孩子用矛插中地鼠或者苍耳兽之类的荒漠荒兽。倒是孩子们追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

    嗖!

    一支红色的光束从森林中射出,极速飞到天空中绽放炸开,发出炸裂的声响,守护村落的人早已守候在藤蔓之外,看到信号立马骑行着驯服下来的荒兽快速前往事发区域。

    “虎叔那是什么?”孩子们第一次看到如此绚烂的信号弹,满腹狐疑。

    “那是一种夜间植物的花蕊,只在夜间开花,白天黯淡凋谢,所以我们采集他们用叶瓣包裹的未盛开的花蕊特殊处理后,在需要使用时取出弹射出,就会因为压抑太久而迸发开来。”伊虎尽心尽责的向孩子们解释所不懂得问题。

    此时,人们也赶到了森林边缘。

    在森林里,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淡黄色的闪光迸发,不时传出来打斗声。守护者们悄声走进森林较深处,这里残垣断壁,周围的树都倾倒折断,由于这样的原因,中央的地方空出来了很大一块空地,三个壮汉背靠背站在一起,手臂上布满了符文痕迹,五指握拳闪烁着黄色的闪光。满身血迹,不知道是敌人的还是自己的,他们身遭全是穿山甲的尸体,堆积成了小山,看得出来他们正在陷于苦战,脸上的痛苦之色也不加掩饰。

    后来的五个守护者立刻提高紧惕看着四周。围绕成一团缓慢靠近他们。

    “阿诚,什么情况?”带头的一个赤发的壮汉率先发问,他们身上隆起的肌肉如同拳头般,手臂背部仿佛有一条条游龙穿梭,吐污纳垢在阳光的照射下,夹杂着汗水的肌肤黝黑发亮。

    被称呼阿诚的年轻人手指垂落,一滴一滴浓稠的血液积蓄在指尖随时都会滴落。

    “我们...我们动不了...”阿诚说话显得格外的吃力,仿佛用尽了一身的力气。

    鲜红粘稠的血液布满了他们的身体,显得十分的妖冶,就像一件艺术品就那么呈现在阳光下。

    “穿山甲应该都退去了,我没有听到周围有密集的呼吸声。”赤发壮汉旁边的一个年轻人提醒人们。

    他们赶紧过去检查阿诚等三人的身体状况,并没有发现伤口,马上驮上荒兽带领离开...

    守护者的身影呼啸而过,自然引起周边所有关注的人的注意,很多人都围了过来看着阿诚等人奇异的状态发表言论。

    “阿诚他们怎么了,中毒了吗?”

    “好像动不了不能说话了?”

    “他们没事?快去找解药。”

    大家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也正好到了下午即将关闭藤蔓围栏的时间了,所以大家也都开始回归,包括伊氏村落也在其中,可能是因为守护者们吸引了荒兽们的注意还是什么原因,大家今天都收获颇丰,除了对抗荒兽有所受伤没有再受到集体性的袭击事件。

    藤蔓之内人山人海,人们都围着阿诚三人放置的房屋外,想听到一些关于荒兽的解释。

    吼!

    人们听到长吟赶紧闪开,这时候天空忽然变得昏暗,一个全身金色铠甲的人从天而降,出现在屋外,一只巨大的鹏鸟呼啸而过,盘旋在守护村落外的天空上。

    “听说能够降服飞行荒兽的都是战神级的守护者。”

    “这就是战神级的存在吗?”

    “哇,好威猛!”

    人们皆发出感叹,年轻的女孩们都双眼冒光恨不得冲过去仔细的看看摸摸,而各个壮年男子都纷纷撇嘴,各有不服或羡慕、向往。

    金色铠甲的战神级人物径直走进屋里询问情况。

    “魁毅大人,您来看看。”赤发壮汉让开了道路。

    “他们的脉搏很正常,仿佛还有强化的趋势。”说着魁毅用手指沾了一点还黏在阿诚脸上的血液放入了嘴中。

    “好浓郁的能量碎片。”瞬时魁毅觉得身体燃烧有了些奇异的感觉,“无须担心,再观察观察。”

    直到天色渐渐黑去,人们才渐渐散开,各回各家,炊烟升起开始烹饪兽肉。

    赤发壮汉和魁毅等人端坐在房屋内攀谈“不是只有血脉纯正的荒兽才会含有精粹的能量吗?”

    “难道阿诚他们猎杀的是纯血上古的穿山甲?”有人提出了疑问。

    “这倒是一桩造化,可能他们汲取了太多能量碎片使他们暂时无法吸收所以处于休眠状态。”

    说着说着阿诚三人皆陆续醒了过来,经过探测确实体能强壮了一大截。

    “一开始一切都很正常,但是我们发现森林深处很多地方有斑驳的血迹,我们就一路追查下去,看到了很多荒兽的尸体和蚕食他们的荒兽,我们正在取样血液就受到了数之不尽穿山甲的攻击,到后来我们抽空发射了信号弹你们就来了。”阿诚至今说到当时那一幕幕还心有余悸,把采集到的各种血样交给了魁毅。那漫漫森林的穿山甲,应该都抵得上一个群落了。

    “我会回去汇报的,明天我再来这里。你们倒是一番好气运,遇到纯正血脉的荒兽,淋上了这么多血液,这可是大补药,怪不得你们会昏迷这么久。可是抵得上我们训练好久呢。”魁毅拍拍阿诚的肩膀让他们好好休养,便走出屋子呼唤鹏鸟离开了。

    当晚这个消息就传遍了所有的村落。

    人们纷纷拿出瓦罐铁钵盛下今天狩猎荒兽的血液试验,也有些血液发现竟然真的可以淬体,但是大部分都是无用的,只是寻常血液,这也使人们产生了种种猜测。

    “孩子们过来,今天五叔们狩猎的尅龙兽的血脉相当的独特。”村长在村里的广场中卖力的张罗着,将所有人从屋子里叫出来,并吩咐人搬出来了很多瓦缸灌入不等量的血液和清水和、许草药。

    “含有精粹的血液将会大大的增强我们的体质,而孩子是最好的受益者,优先让孩子们试试!”村长嘴上说着领着所有孩子来到缸前。

    有些孩子可能刚睡下被叫起还朦朦胧胧“村长爷爷这是干什么啊?”

    有些孩子听到增强体质,变得更强的字眼也是激动不已。

    大人们都纷纷支持,随着大人们的指挥将孩子们一个个丢入了缸中。

    “咦?没啥感觉啊。”虎子第一个在缸里翻腾得意不已。

    随着时间的推移,孩子们不说话了,血液一丝一丝深入皮肤开始淬炼孩子们的体魄。

    “村长爷爷,我身上好痛!”伊天双手抱着自己的肩膀咬牙坚持浑身发抖,看着人们心怜。

    “村长”

    “正常的,坚持住!”村长郑重的说道,并让大人们按着不听翻腾想跳出来不老实的孩子。

    “嗷嗷嗷,像被刀割一样!!”开始孩子们还没什么感觉,后来血液开始渗入皮肤,越来越痛,孩子们叫得鬼哭狼嚎。

    “我不要浸泡血液,我不要变强了!!”一些小孩哭得稀里哗啦的不停挣扎。

    “阿爸啊!救我救我!”

    附近没有血液的村落听着声音有羡慕也有偷着笑的。

    一时间人们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不再惧怕荒兽暴动,反而跃跃欲试,都知道很多荒兽都诞生突变出了纯正的血脉。<!--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