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都市小说 > 幻铭大陆 > 第一章 觉醒!匿于心中的真实 上
    <!--g-->

    “算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也没有办法改变。笔×趣×阁www。biquge。info”辰皓无奈的叹着气,身为一个女孩子,语气中丝毫不带矫情。

    “嗯,你都不以为然了,我也不好说什么,但是你真的不在乎?”说着,辰皓身旁的男孩哧哧地笑了起来,让辰皓那稚气的小脸上泛起了红晕。

    “诗椠,你就别取笑我了,你自己的情况不也是很糟糕吗?”辰皓摇了摇头,让自己冷静下来,接着又说道:“我们还是先考虑一下怎么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

    诗椠将笑容收敛,的确,现在的他们只有孩童般大小,对这个新世界也一无所知。在原世,他们两个都是杀手,并且是精英中的精英,虽然学习能力不凡,但现在他们却处在一处渺无人烟的大森林中,如何学习新世界的知识。

    在穿越的过程中还出现了戏剧化的一幕,他们的性别竟然出现了错乱,辰皓本是男性,也是原世他隶属杀手集团最强大的杀手,现在却成了一名六岁的小女孩。

    诗椠在原世则是一名女杀手,他们并不是在杀手集团相识,诗椠加入杀手集团是因为辰皓的加入,虽原因如此,但她的能力也不简单,是集团一流的杀手之一,就算现在变为与辰皓年龄相近的男孩也极快镇静。

    “我们是穿越而来的,那应该能从这具身体上找到什么有关这个世界的线索。”前世不愧为第一杀手,辰皓瞬间反应过来,开始搜寻周身散落的物件。

    而诗椠并不心急,似乎对这些事情毫不在意,变为男孩子时虽然心情确实不好,但看到辰皓的性别也变了,心中的阴霾顿时消散。

    那深蓝色的头发披在肩上,金色眼瞳中充满焦急,黄色的短袖上衣白色的领结,下装是棕色的短裤,十分朴素的着装上却沾有血迹,可能是原本身体的主人受到这森林猛兽攻击留下的。

    “这个是?”辰皓好像找到了什么,从落在地上的包中取出一张图纸,看了几眼后递给了诗椠,“应该是森林的地图,这两个小家伙是有备而来的,包中还有许多干粮,就是不知他们为什么来这里。”

    诗椠看过地图后将它放在一旁,辰皓所说的“这两个小家伙”自然是指他们身体原本的主人,既然他们能穿越到这两具身体中,那就代表了身体原本的主人已经死亡了。

    “那有关于身世的线索吗?”诗椠看向仍在翻找背包的辰皓,辰皓摇了摇头,以示没有这类线索。

    诗椠叹了口气,“你以后叫我辰皓,我以后叫你诗椠,不要问为什么了,先完成这两个小家伙来这里的目的。”说着拿起了地图,指了指图上一处打着叉的位置。

    嘴角勾起一道弧线,辰皓,不,现在是诗椠,默不作声的微笑着,这种事情的理由再简单不过了,自己怎会不明白。但她却不知道,自己这一笑是多么的美丽,所谓的一笑倾城应该就是这幅美景。

    而辰皓看到诗椠这一笑,心跳似乎停止了跳动,自认为前世的自己已经倾国倾城了,没想到今世……

    “走!”诗椠的话唤回了呆滞的辰皓,“我们现在应该是在这里。”诗椠一手拿着地图,一手指着图上他们的位置随后又指向离他们不远处的一条溪流,地图上的终点与这条河流相距并不遥远,但这毕竟是地图,实际的路程可能要走上三小时左右。

    看着走在自己前面的诗椠,辰皓摸着自己的脸颊,发着微微的热量,“明明前世还是个男子,今世却成了一个如此绝艳的少女。”

    其实辰皓长的也十分俊俏,白晰的皮肤,有着令女孩子都羡慕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黑色的短发与眼瞳,穿着蓝白色格调的上衣,下装是深蓝色的长裤,同样衣物上沾了血迹。

    稍稍缓神,两步并作一步跟上诗椠,很快他们就来到地图上所示的那处河流旁。

    地图上的河流处标写着“凛流”的字样,看来这便是这条河流的称呼了。辰皓轻轻碰触了流水,水的温度与河流的名字给人的感觉一样冰冷,但也因此澄清。

    “水虽清澈,但却看不到河底,这条河流深度可不浅,我们要怎么过去?”诗椠看着对岸,凛流两岸相距还是很近的,但这水的温度与深度,再加上他们现在六岁孩童的身体,想要过去还是极其困难的。

    辰皓又看了看地图,“凛流的长度贯穿了半片森林,绕路也不知要走多远。”他们没想到才刚出发的旅程就遇到这样的窘境。

    “你是想走远路?还是想一身湿?”话虽是询问,但诗椠并没等辰皓回答,拉着他跳进了凛流之中,一股股寒意侵入他们的神经。

    “当然是越近的路越好啦。”辰皓跳入河流后便迅速地向对岸游去,若处于这种冰冷的水中太久,会对生命构成威胁的。

    “那我们比比谁先到对岸。”诗椠见辰皓已经游远,便全力跟上他的步调,两人用这样的速度很快来到凛流的中心,离对岸只有不到百米的距离了。

    但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冰冷的流水开始以漩涡状的流势缓缓转动,一条黑影隐匿在河水之中。

    当吸力让两人发觉时,他们的体力已经到达极限了,只能勉强浮在河面上,随着漩涡的转动,身体不断向漩涡的中点移动,隐匿的黑影在这时窜出水面。

    那是一条通身青色鳞片的巨大水蟒,长约十米,宽约三米,鳞片似钢甲,覆盖了整个身体,唯有头后七寸之处无青鳞保护,而在它的眉心处,一颗青石闪烁着墨绿色的光芒。

    “那是什么?”见到这只青鳞巨蟒,辰皓第一反应是感到好奇,但明白自身的处境后立刻预感到了什么,用尽全身最后的力气将诗椠推出了漩涡,自己因为反作用力被漩涡吸入中心

    “辰皓!”在喊出这句话时,青鳞巨蟒落在了先前二人所在之处,激起的巨大浪花遮掩了诗椠的视线,当浪花渐散,辰皓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漩涡之中。

    两行泪水从脸颊滑落,诗椠似呆木般一动不动,身下青鳞巨蟒飞速接近。“去死!”两个字从口中吐出,一道道金色光芒向诗椠聚集,在腰、大腿、脚上形成皮带,腰后出现一个装置,由两边腰间竖立的圆形盒子连着的两个发射器与一个排气孔组成对称状,但体积不大。装置还连结着左右大腿两侧向前倾斜的两个银白色长方体金属箱子,箱子上有四层剑匣,加起来一共八层。而左右两边箱子之上各固定着一个精钢气罐,两根线管从装置的排气孔下方连向气罐口。而还有两根连着双臂腋下的的一对刀柄,刀柄上食指与中指的握柄处是两个扳机,刀柄的后上方是保险开关处,扳机外还有一个把手。

    双手拔出刀柄,关闭保险开关,将食指按钮按下,两边腰间的发射器喷射出一双固定器,固定器插入岸边的一颗大树上,钩爪展开,嵌入树木中确保不会滑落。

    当固定器牢固,诗椠按下中指按钮,装置从气罐中抽出瓦斯气体驱动圆形盒子中的风扇,将固定器的缆绳给卷回来,使身体高速滑行,而用后的瓦斯从排气孔排出,青鳞巨蟒则在这时冲出水面,与诗椠正好擦肩而过。

    脱离危险后诗椠将刀柄插入剑匣中,用无名指与小拇指掰动把手,剑匣中的刀刃塞入刀柄的夹缝中,放开把手后刀刃被固定于刀柄之上。

    再次按下食指按钮,固定器松动,随着绳索的收回,回到了发射器中。在半空即将坠落的诗椠转过身面对青鳞巨蟒,固定器弹射向青鳞巨蟒,但并没有插入到它那钢甲似的鳞片中,这不得不让诗椠再次发射固定器保持平衡。

    这次失误并不干扰诗椠的作战,在青鳞巨蟒落下时,两根绳索从它体旁划过,固定器镶在了对岸的树上。固定器虽嵌不入青鳞巨蟒的鳞片,但可嵌入那些硬度不高的物体之中,固定器的缆绳卷了回来,诗椠飞向青鳞巨蟒。

    在身体距青鳞巨蟒不远之时,诗椠将固定器松动,凭借收回固定器之势在空中横向旋转。“叮!”刀刃与青鳞巨蟒的鳞片相撞,发出巨大的撞击声,切完一刀后诗椠再次发射固定器飞走,以免自己受到青鳞巨蟒的攻击。

    攻击后立即撤回,这种意识在一个六岁小女孩身上可是十分少见的,若此处有旁人,定会惊叹她的战斗技巧。但再好的战斗技巧也要有足够的能力让其发挥出最大的作用,刚刚那一击尽管诗椠用尽了全力,但也只是让青鳞巨蟒的鳞片上出现一条白痕。

    “哼!”诗椠冷哼一声,对准岸边的大树弹出固定器,回到了陆地上,青鳞巨蟒已经沉入凛流中,现在除了静观其变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贸然潜入水中反而更加威胁。

    突然,诗椠似乎想到什么,用着怪异的目光看着身上的装置。它是怎么出现的?心中意念一闪,随之被惊涛之声冲没,青鳞巨蟒再次跃出水面。

    利用刚才的技巧,诗椠又让固定器刻意从青鳞巨蟒周身划过,固定在对岸之物上,同样也是在攻击命中后弹射固定器拉开距离,这样的攻击进行了三、四次。

    “叮!”又是一声清脆的响声,但这次不是攻击所发出来的,而是刀刃断裂落于地上的响声,诗椠掰动把手,将残留于刀柄的断刃清除,再次插入剑匣,拔出之时又是两把完好的刀刃,但现在剑匣中只有四片刀刃了。

    看了看剩余的备用刀刃,诗椠皱了下眉头,“不行,要找到它的弱点,不然等到刀刃全部损坏,我就无法还击了。”随后目光移向凛流中央,“不知道辰皓怎么样了。”

    接下来的几次发射固定器,诗椠只是绕着青鳞巨蟒转动,观察它防御最为薄弱之处在什么地方。

    在环绕了几圈后,诗椠的眼瞳骤然缩小,似乎发现了什么,绳索飞出,划过青鳞巨蟒的周身,固定器固定,手中的刀刃在接近它的后颈七寸处时毅然切下。这次没有刀刃与青鳞巨蟒的鳞片撞击的声音,只有鲜红的血液从青鳞巨蟒体内喷涌而出,硕大的身体坠入凛流之中,染得凛流也是一片红艳。

    “糟了!”诗椠将固定器收回,落入到水中,四处搜寻也没有找到辰皓的身影,一双固定器弹射而出,向水底飞去,但不一会儿,固定器就自动收回装置之中了。

    什么!这个固定器最大可嵌入三百米处的物体,难道这河水真的如此之深。

    诗椠心中想着,又一次弹射处固定器,但同样的自动收回了,这种情况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固定器从物体上滑落,二是固定器没有嵌入任何物体。

    既然用不了固定器就不用,诗椠忍着河水带了的冰冷,直线向下游去,大约过了十几秒,辰皓的身影终于出现在诗椠眼前。加速游向辰皓,将他抱入怀中,转身一双绳索飞出,固定器镶在了对岸边的土地上,两人就这样回到了陆上,来到了对岸。

    但辰皓因溺水太久,早已昏迷,诗椠让他平躺于草地上,右手放在辰皓胸前,左手扣在右手之上,开始对他做起胸外心脏按压。

    每按一下,心中都在默数,每做三十下心脏按压,需做两次人工呼吸,尽管诗椠心中不愿,但辰皓毕竟是为了救她才会变成这样,自己怎能如此自私。

    周围没有任何透气性能好的物件,看来只能口对口进行人工呼吸了,心中数到三十下,诗椠将辰皓口鼻内可见的异物和污物清除,一只手托起他的下颏,另一只手捏紧他的鼻孔,用口包住辰皓的口,平缓的将气吹入他的口中……

    (未完待续)<!--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