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都市小说 > 幻铭大陆 > 第五章 雪崩(中)
    <!--g-->

    “算你还实相,快点还我血樱妹妹。”

    “我不知道你们时钟塔组织的血樱圣女在何处,而且你这样在大庭广众下闹事,对时钟塔的声誉可不好。”叶欣说着,将修罗化作光芒,消散在空中。她知道时谙的能力,之前在皇宫时便听说了这位时钟塔塔主的女儿的厉害,八岁等级便达到了三十二级,叶棨现在也才三十一级。现在一年过去了,时谙九岁,不知道现在的等级是多少了。

    自己二十九级的能力还不足以打过一个比自己等级高,而且完全接受过训练的人。之前打得过那个红发小混混就是因为他缺乏训练,不知道如何真正运用好自己的幻,再加上他幻的品质实在太低,这才轻松赢得了胜利。

    可时谙幻的品质会低吗,并不会。大陆上传说着这天才少女的幻五花八门,但只有破幻帝国皇室与空铭帝国皇室,以及时钟塔高层才知道这少女的幻是什么。以前在皇宫时,辰皓曾经说过她的幻,那可不是简单的幻器,而是幻兽!

    幻分为幻器、幻兽、幻元素、幻本体四种。

    幻器是这四种幻中最为常见的,幻器普遍也就意味着很少有强大的幻器,但强大的幻器也是存在的,像叶棨、叶欣的罪恶、修罗,那可是所谓的神兵呀。

    幻元素虽是这四种幻类型中第二稀有的,但其实用性是这四种幻类型中最强的,因为元素变化莫测。水可化冰,亦或分解成氧气;火的破坏力强,万物皆烧;土更是难以捉摸,可厚实似钢,可制成陶器;风可以做为动力,驱动帆船风车,也可以聚成一团,成为龙卷。

    幻元素可谓无奇不有,但一般人的幻元素最多拥有四基元素:水、火、土、风,像辰晓这种奇葩,不仅拥有四基元素,还拥有上三元素:光明、黑暗、空间。虽然现在还不能证明辰晓真的拥有七元素的能力,但七元素确实有人拥有过,其人刚正不阿,在大陆上口碑极佳,还有七元素之主的称号呢。

    幻本体是这些类型中最为稀有的,幻的形式是让自身出现一些变化,它就与名字所形容的一样,幻将长在自己身上。不需要消耗灵力召唤,而且不会随意念消失,幻本体的拥有者都是一生下来就觉醒幻的,也因如此,幻本体拥有者都是数一数二的天才。

    幻兽虽不是什么稀有幻,可幻的形式却很奇妙,虽然与幻器一样,是召唤出来的,但它不是一种无意识只受拥有者指挥的幻,幻兽拥有自己的意识,自己的想法,与幻灵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除了没有修为能力是基于幻师等级而定的之外,几乎与幻灵无异。

    而她的幻兽就是她怀里那只狐狸,名叫云黎。别看它如此小巧,那是因为平常时谙都将它视为宠物,只有战斗时才让它显出真身。而它的真身,据说有一米多高,身长加尾巴的长度共三米左右,这大小,还可以当坐骑呢。

    “哼,还说不知我的血樱妹妹在哪,你自己闻闻你身上的体香,那分明就是血樱妹妹特有的。”时谙语气强硬了几分,似乎被叶欣逼急了,恐怕再不换她所谓的血樱圣女,她就要在这里大开杀戒似的。

    叶欣被时谙越说越懵,自己今天接触的人只有辰皓、叶棨、辰晓、红发小混混、慕容雪、蓝韵这几个人,而其中的女性就剩叶棨、慕容雪、蓝韵这三个,叶棨自然不可能是血樱圣女,慕容雪的身份虽然模糊,但也不可能,难道是蓝韵?

    “我好像知道你说的血樱圣女是谁了,跟我……”血樱说到这突然止住了话语,她突然想起蓝韵还没穿衣服,如果被时谙这样上去,看到蓝韵没穿衣服会发生什么还不知道呢。

    时谙似乎感觉到了异端,开口问道:“怎么了,为什么不说下去?”而她怀中的云黎也有些按耐不住的朝叶欣张了张嘴,像在说着:“快点说,不然你死定了。”

    “她,她……你现在不能见她!”叶欣被问的语无伦次了,这点让时谙更加怀疑,她已经没有任何耐心再与叶欣交谈了,“云黎,解决她,血樱妹妹应该就在这家店里,她的气息你能闻得到的。”

    云黎瞬间从时谙的怀中弹射出去,在空中变化了身形,从原来的一只小狐狸,变成眼前的这只一米将近两米高,身长加上尾巴的长度更是到了四米左右,比传闻中要大上一些,可能是因为时谙的修为又有进步。

    店内顾客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总不是好事情,所以跑的跑了,躲的也躲起来了,还有一人不怕死的看起戏来。这倒是让叶欣有些无奈,接下来的战斗误伤了他可不好,而且这人还是个孩子,年龄十多岁。

    曾有传闻,这只大狐狸——云黎曾单挑杀死过五千年年限的幻灵,时谙还将这五千年年限的幻灵当作自己的第一颗幻想铭刻,而这可幻想铭刻的是什么,就不为人知了。叶欣自然不敢恋战,她可没单挑一只五千年年限幻灵的能耐呀,只有等叶棨与辰皓、辰晓回来一同战斗,才有可能打败这天才少女呀。

    “今天无上天堂可真‘热闹’呀,连时大小姐也光临此店了。”一位少年从店外走来,勾着时谙的肩膀,调戏道,右手还极其挑逗的在时谙下巴上一顶,两眼直视时谙,与时谙的间距简直没有,就连脸都差点贴上去了。

    “又是你,穆流氓!”时谙怒喝着,说着将那少年退开,一脸羞红的咒道:“你怎么还没死呀!警告你,穆夕崢!以后别再碰我,否则云黎可不是吃素的!”

    “知道了,知道了。不过两位美女为何争执呢,本帅哥可以替你们调解嘛。”

    “不需要!”时谙与叶欣异口同声道,尤其是时谙,语气不知道比平时强了多少倍,穆夕崢见两女如此不欢迎自己,无奈的抓了抓他那棕色的头发,摇了摇头走开了,嘴里还念叨着:“帅哥就是不受人喜欢吗?”

    叶欣说不,自然也是因为他那自恋的性格,他之前听到时谙说穆夕崢这个名字的时候还迟疑了一下,因为穆夕崢不就是雪崩的成员吗,雪崩有这样的人在,看来以后的日子不太平了。

    “嗨,你也这么有情趣呀,看两位美女打架是不是别有一番风味呢。”穆夕崢来到那名准备看戏的客人旁边坐了下来,看他与自己年龄相仿,便搭起话来。从表面上看来,这人风度非凡,不像是一般平民的孩子,如果能交到朋友,自然最好不过。

    “哈哈,吃菜喝酒实是无聊,现在有场好戏调情,岂不美哉?”少年说话有些怪里怪气的,不过穆夕崢却很喜欢,这种性情的人,朋友是交定的了。

    穆夕崢想着怎么套出他的名字,这种性格的人他也知道,不会轻易说出自己的姓名。

    “敢问兄台是哪里人?不知交个朋友可否?”

    “我四海为家,走到哪,哪是家,置于生我之地,早已忘却。若不嫌弃,交朋友也不是不可。”

    “那兄台便是姓浪咯,四海为家之人皆为浪子嘛。”

    “说的好,我便姓浪,名子曦。”

    在浪子曦说出自己姓氏时穆夕崢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本想说笑才讲子曦姓浪,可谁知真是,还顺便套出了他的名字,穆夕崢赶忙道:“原来是子曦兄,今日能相遇真是缘分呐。”

    “嗯,不说了,好戏终于上演了呢。”子曦这边说着,时谙与叶欣终于还是要打起来了。两人心中各有想法,时谙想着快点灭掉叶欣,然后去找血樱;而叶欣则想着如何拖住时谙,等辰皓他们支援。

    “最后警告一次,你到底交不交出我的血樱妹妹!”时谙已经开始变的急躁了,但这样也代表了她对血樱的关心,而叶欣还是那三个字:“不知道。”

    “可以,这很装傻。从你之前的话中,就可以听出你知道血樱妹妹在哪里,现在却装作不知道,你肯定对我的血樱妹妹做了什么,不然不必掩饰!”时谙最后一句已经是在嘶吼了,云黎也在时谙说出最后一个字时动身了。

    伸出巨大的狐爪扑向叶欣,叶欣反应也不差,毕竟已经在战斗之前就完全做好了心理准备,向侧面一个翻滚,躲过了云黎的抓击,再回看一下之前所站的地方,已经是一个巨坑了。

    “一点都不留余力呢,你真要至我于死地吗?”叶欣见云黎的攻击强度,一点都不敢大意,连忙唤出修罗,要与云黎拼一拼到底是它的爪子强还是自己的修罗强,就算敌不过,这样败了也没有什么遗憾。

    时谙只是冷哼一声,云黎瞬间弹身而起,跃至二楼的楼道上,后腿发力,便像离弦之箭一般,冲撞向叶欣,有了速度加成,这一击中了,恐怖叶欣再怎么坚持,也站不起来了。

    “呲——”叶欣一撇嘴,修罗内血液流出,猛地增长了数米,“审判之剑,裁决之廉。”修罗由下挥上,云黎在空中改变不了方向,眼看就要与“审判之剑,裁决之廉”来个亲密接触了。

    可云黎的身形一下又变回原来那般大小,不知怎的,在空中横移了一步,恰巧就是这一步,躲掉了“审判之剑,裁决之廉”的攻击,并且依旧朝叶欣撞去,刚刚那一下让云黎大部分冲击力都卸掉了,速度却还是很快,虽然这身形也对叶欣造成不了什么强力的伤害。可不知道这小家伙还有什么鬼把戏,还是要提防的好。

    叶欣见云黎近在咫尺,也没法躲开,修罗一抵,刀刃与云黎那厚实的狐爪撞在了一起。奇迹的是:云黎的爪子竟被修罗切成了两段,是的就是两段,虽然没有鲜血流出,但云黎明显流露出无比疼痛的表情。这种情况时谙也是大吃一惊,但云黎毕竟是幻,爪子在断了后又被一团光芒抱住,不一会儿就恢复了原状。

    “你们在拆店吗?”一个声音从酒店那处密室的门内传来,声音的主人打开了门,是辰晓他们出来了。

    “阿欣!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叶棨朝着时谙质问道,接着就冲到叶欣旁边,检查她的身体,得知没有伤口后便安心了,接下了是四对一,人数优势极大。

    “哼,原来你还有帮手呀,真是可恨,那位酒店的老板就是去叫你们来的?”时谙看着突然出现的一群人,指着酒店老板道。他在看到时谙与叶欣对话那么久时,就感觉不对,接着时谙又让云黎变大要开始打架了似的,店老板便飞速下去叫了辰晓他们上来。

    “四对一,你没有胜算。”辰晓无情的道,在云雀城收集了这么久情报,他当然知道眼前这位少女是谁,她就是时钟塔塔主的女儿——时谙。就算面前这位是天才少女,可叶棨、叶欣修为也不差,自己也有一定的能力,置于辰皓嘛虽然不知道他的能力,但战斗力肯定也是有的。

    “可怕了?四个人欺负一个女孩子真是长脸,那这样,加我一个,我在这位妹子的阵营。”一旁在饭桌看戏的子曦开口说话了,穆夕崢有些哭笑不得,看向辰晓,露出不怀好意的眼神。

    “我也加谙谙的阵营。”穆夕崢又开始欠揍的模式了,时谙听这称呼便已经给穆夕崢一个鄙视的目光,“我不需要你这种流氓。”随后又向子曦道:“谢谢你,你叫什么名字?”

    “浪子曦。”

    “时谙。”时谙回敬自己的名字,然后将精神又集中回叶欣他们身上。

    “现在二对四,你们年纪小上一些,这样我们两个对你们四个很公平。”得到浪子曦的帮助,时谙明显又有底气了,因为等级比别人高的话,是可以查出对方等级的大概的。而这浪子曦的等级,连时谙都看不透,也就是说,浪子曦在这些人中,等级是最高的,甚至高过时谙。

    (未完待续)<!--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