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科幻小说 > 命运序号 > 命运序号 第25章:蒋西舟:隐藏的欧皇!
    无论是上个纪元还是现在,由于科技的高速发展始终会造成人类精神世界的空虚,于是一个充满历史风味的职业传承到了现在。

    周不惑与陈久安穿着一套骚红色的亮片西装,一脸沉默的盯着已经一副习以为常表情的李沐泽。

    从野外回来的第二天,诀涵邈就安排他们进入悼念者里那个牛头人大叔开的酒吧。

    一开始周不惑与陈久安是拒绝的。结果诀涵邈说他们不小了,应该自己赚零花钱,并且还许诺会送他们一件禁忌物,于是就被忽悠着过来了。

    楼上,牛头人大叔气色已经恢复原样,正与诀涵邈抽着雪茄,吞云吐雾。

    “我说诀老大,你们这么坑他不会不好吧?”牛犇小心翼翼地说道,同时又点好一根雪茄,为诀涵邈续上。

    “慌什么?这不还有我在吗,你把周不惑那小子叫上来问问,不就知道答案了吗。”诀涵邈气定神闲的又吐了一口烟圈,随后留下两个盒子。

    盒子里静静的躺着是两枚手表,只不过其中一个手表带着分明的怪异之感——表盘中,像是一只紧闭的眼睛;而另一个手表则相对普通,银白色的表身以及用小牛皮做成的表带,只是透出一股低调的奢华。

    牛犇打开房门,散了散房内的烟味后,这才下楼将两个身穿亮片西装的少年带上来。

    而当他上来的那一刻,诀涵邈早就脚底抹油溜了。

    “自愿来的,对吗?”

    他对一脸冷淡的周不惑问道,只不过他看到少年胸口所佩戴的银色十字架,又突然想起大前天自家老大送给眼前这个少年的“讷于言”,立刻明白这个少年还处在禁忌物的收容条件中。

    “讷于言”收容条件:两天内不能抬杠!

    “对。”

    周不惑点了点头,但却用右手轻抚了一下胸口上的银色十字架。

    牛犇识趣的不再言语,随后也不询问陈久安,然后直接将两个盒子拿了过去。

    两个表盒在牛犇蒲扇大小的手掌中显得极其微小,再用两根手指轻轻捏起,轻轻的放在了周不惑与陈久安手心里。

    虽然周不惑对这个盒子本就不抱有希望,但他还是打了开,毕竟这是自家便宜老大拐自己过来应付的工钱。

    陈久安也打开了盒子,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极为怪异的手表。

    主体为黑色部分的表盘夹杂着赤红与深金色,指针之下的表盘犹如一只紧闭的眼睛。

    “禁忌物.预之灾瞳.编号dtj.013。”牛犇快速解释道,“收容条件是每个月杀一个人然后献祭他的左眼。”

    “每当有灾祸要发生之时,预之灾瞳都会睁开眼睛,好运则为金色,厄运则为红色。只不过大多数它睁开的眼睛都是红色。”

    “先跟我去酒窖,满足预之灾瞳的收容条件吧。”

    此时还是晚上8点左右,还没有到牛犇所经营会所营业的时候,他们还有大把的时间完成献祭。

    酒窖之中,一道人影被紧紧的束缚着,除此以外身体里还被注入了麻醉药剂,免得逃走。

    灯光亮起,牛犇带着陈久安、周不惑以及一身门童装扮的蒋西舟走了进去。

    在牛犇的示意下,陈久安右手拿起匕首左手托起预之灾瞳,但预之灾瞳在陈久安手中绽放出一缕火光,将其灼伤。

    “怎么回事?”陈久安抬起头,一脸疑惑的看着牛犇,渴望得到问题的解答。

    “预之灾瞳以及大部分禁忌物都会自己选择主人,如果遇到不合适的,它们也会用自己的方式拒绝占有者。”

    “或许,你被拒绝了吧。”牛犇苦笑道,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如果强行收容的话,它会给你带来一连串的厄运,还会殃及到其他人。”

    陈久安迟疑了一下,然后问牛犇道:“还是给我,大不了我让他们一个一个的试!”

    随后头向左一撇,对着一脸渴望的蒋西舟说道:“西舟,你先来试试。”

    匕首和预之灾瞳同时交替在蒋西舟手里,陈久安与周不惑其实早就注视到了蒋西舟那一脸渴求的目光。

    况且他们到底是少年心性,同时他们两个已经将蒋西舟当成弟弟看待。就像是别人小孩子都有的玩具,自家小孩子羡慕,怎么办?

    当然是别人有的东西,我们也要有!

    预之灾瞳落入蒋西舟手中,轻轻的震动,像是发出雀跃的欢鸣;闭合的瞳孔仿佛马上要打开一般,只差他完成最后的收容条件。

    “可以吗?”

    蒋西舟小心翼翼的问道,同时匕首被他手心沁出的汗水打湿,紧张至极。

    “别紧张,深呼吸。”

    周不惑轻声安慰,同时一只手握在了蒋西舟的手上,稍微用力,匕首的刃尖朝着被束缚着的人的眼眶滑去。

    当他看清被束缚之人的脸后,嘴角不由得泛起一抹冷笑——这个人显然是前天要他们行贿的那名高墙守备军。

    “这是第二个礼物,老板让我向你们问好。”

    牛犇不紧不慢的说道,同时从酒窖里取出一瓶伏特加以及其他配酒,调了四杯血腥玛丽。

    “那就谢过许老板了。”周不惑又低头说道,“动手吧,西舟,不要有太多的心理负担。”

    “好。”

    只不过蒋西舟放弃了使用匕首而是具现出一条冰冻的罗非鱼。

    罗非鱼尾被他握在手中,锋利的鱼鳍朝着高墙守备军的眼眶划去。

    鱼鳍只是轻轻一转,然后再向上一挑,一颗湿漉漉的的眼珠便被挑了出来。

    “将眼珠放在表盘上,它会做出最后的抉择。”

    牛犇再度提示道,他突然有些享受这种知道一切的感觉。

    蒋西舟按照他的指示,将眼球放在了表盘之上。

    下一秒,一只金色的眼睛从表盘睁开,直接将表盘上的眼球所吞噬。

    张开,闭合!

    这个动作重复了三次,每一次预之灾瞳露出的眼睛都是最为璀璨的金色。

    “好运!”牛犇突然意识到,蒋西舟拥有恐怖到极致的好运。虽然他自己没有拥有过预之灾瞳,但却也听说过其他人拥有。

    或许本就是好运太难开出,这件禁忌物的名字才会被叫做预之灾瞳,成为象征灾难的禁忌物。

    不过在蒋西舟手中,预之灾瞳的名字恐怕要变成预幸之瞳。

    “红色代表厄运。”

    “金色代表幸运。”

    “金红夹杂代表祸福相依。”

    牛犇继续解释道,同时自己震惊的表情清晰的映入周不惑一行人眼中,让他们也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随着他的解释,蒋西舟才知道自己是有多么的欧,他甚至掐了掐脸来确定不是在做梦。

    “恭喜你啊,西舟。”周不惑笑着说道,同时也为陈久安说上一句,“久安这次可就没有了,你们还有其他禁忌物吗?”

    “什么?!”牛犇直接被惊讶道,“真当禁忌物大白菜,这些禁忌物都是之前一些强者的执念所化成,世界上哪有那么多!”

    随后他又轻而易举的把三个人扔出去,然后一脸轻描淡写的处理着酒窖里的尸体。

    恰是此时,蒋西舟手腕上的预之灾瞳第四次睁开眼睛,瞳孔颜色半金半红……

    而他们却向酒窖外走去,没有人注意到睁开又闭上的预之灾瞳。

    ps:求投资,求推荐,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