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玄幻小说 > 病娇摄政王在新婚夜疯狂作死 > 第7章 被污蔑盗取军事机密
    再这样下去,会出大事的。

    “让我试试如何?”

    唐滢滢往前走了几步,举起双手:“再这样下去,会出什么样的后果,你也是看出来的。”

    中年男子看到自己主子如此清醒,狠了狠心:“你过来治疗。”

    “若是治不好,你们九族的命都保不住!”

    唐滢滢的眸子微闪,走到老者的身旁蹲了下来,详细给老者诊断了一番。

    随后,她看似从衣袖里,实则从实验室空间里拿出了银针,动作熟稔迅速的给老者施针。

    刚施针完,墨辰便出现了,一把用力的抓着她的手腕,强行将她提了起来。

    “你又在害人!”他语含煞气,冷刀子般的眼神落在她身上。

    唐滢滢只觉得自己的手腕,像是要被捏碎了般,疼得蹙着眉头:“敢问摄政王,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又在害人,我是在救人好吗?”

    “你?救人?”

    墨辰面露讥讽,言语间满是厌恶:“当我不知,你是想害人吗?”

    说着,一把用力的将她丢到地上,拿出帕子擦拭自己的手。

    唐滢滢摔倒在地时,右手臂被地面擦伤,疼得她嘶了声,越发的恼怒墨辰。

    “若不是我,你现在能好好的站在这里?知恩不报的白眼狼!”

    她站了起来,面染薄怒:“我告诉你,日后你便是发狂而死,我也不会救你!”

    真是好心没好报。

    墨辰刚要再讥嘲她,忽的听到了中年男子惊讶的声音。

    “老爷在好转了!”

    墨辰当即看去。

    只见,原本抽搐的老者,已是平息了下来,连脸色也不那么苍白了。

    这让墨辰错愕,有些难以置信,难道,唐滢滢真的是在治病?她真有这么好的医术?

    “姑娘,还请你治好我家老爷。”中年男子面露恳求。

    唐滢滢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笑眯眯的说道:“让摄政王给我道歉,我便替你家老爷治疗,谁让他平白无故的冤枉我,还弄伤了我。”

    他算是看出来了,墨辰和这老者的关系不简单。

    再结合老者的身份,或许有些事,并非表面所看到的那样。

    看样子,日后她行事要更加小心才行。

    这个西都的水,非常深。

    中年男子眼巴巴的看着墨辰,语含祈求:“殿下……”

    墨辰不悦的抿了抿薄唇,硬声硬气的对唐滢滢道歉:“抱歉。”

    唐滢滢闻言,更确定了自己的猜测,眸色暗了下来,唇角却是一扬:“哎呀,能得到摄政王殿下的道歉,我还真是荣幸呐。”

    她重新蹲了下来,继续为老者诊治,嗓音轻缓了下来:“老人家身体不好,多年来操劳操心过度。”

    “今日是被太阳晒得太久,又未能及时补充水分,因此晕厥过去。

    等回去后,老人家要好好休养一番,避免过度操劳操心……”

    她细细叮嘱了很多,又找来纸笔开了药方,交给了中年男子。

    这一幕让墨辰越发的怀疑,这是那个胆怯懦弱的唐滢滢?她真的会医术?

    除了被太阳晒那点,其余的全是太医说过的。

    中年男子如获至宝,连连道谢,还拿出了一张百两的银票作为诊金:“今日多谢姑娘。”

    “若不是姑娘,还不知会发生什么事,不知姑娘闺名?”

    缺钱的某个摄政王妃,笑容满面的收好了银票,指了下自己名义上的丈夫:“他知道。”

    “我就不打扰几位了,告辞。”

    话落,她带着小梅走了。

    中年男子连忙询问墨辰:“殿下,她是……?”

    墨辰背起老者,从小巷子里走:“我名义上的王妃。”

    “日后,少带他出来,他的身体本就不好。”

    中年男子吃了一惊,声音提高了两分:“她就是唐家的那位嫡小姐?!和传闻中,完全不同啊。”

    光是那份气度和医术,便与传闻中不同了。

    墨辰低低的嗯了声,不太愿意提起这个恶心的女人,日后他会休了她的。

    等墨辰将人悄悄送回了皇宫,安顿好了后,才回到摄政王府。

    他一回到王府,安静了多天的月儿蹦了出来。

    “王爷!”

    月儿跪在地上,将一叠资料双手举到墨辰的面前,面色惨白的告状:“王爷,奴婢在王妃的箱子里,无意间发现了这样东西,特来交给王爷。”

    当墨辰看到资料上的内容,眼神一凛,厉声道:“立刻将唐滢滢押到暗牢!”

    资料上,是军事布阵图和相关的军事机密。

    这女人是想将这些机密,盗取给谁?

    ……

    刚回到摄政王府的唐滢滢,被侍卫强行押到了暗牢。

    不明所以的她,在看到浑身散发着寒戾之气,走过来的墨辰时,心知事情不简单。

    “不知摄政王为何抓我?”她冷静的问道。

    墨辰将资料砸到她脸上,掐着她的脖子,狠戾道:“你竟敢盗取军事布阵图和军事机密,好大的胆子!”

    唐滢滢被掐得咳嗽了几声。

    闻言一惊,却是很快镇定下来:“摄政王在开什么玩笑,我如何盗取得了这些机密?”

    难怪墨辰如此盛怒。

    可会是谁,能用这一招陷害她?

    墨辰掐着她脖子的手,收紧了几分:“这上面是你的笔迹,是你丫鬟供认,从你的箱子里无意中发现的。”

    “说,你要将这些机密送给谁?”

    唐滢滢一听,已然明白了全盘的算计,好一个歹毒的唐柔,竟是能用利用这一招来害她。

    “摄政王也不想想,我嫁给你前,连唐家都不能出,嫁给你后,又没去过王府任何重要地方,如何盗取机密的?”

    “诡辩!”

    墨辰一把将她丢到地上,吩咐侍卫:“将她绑起来,用鞭刑,何时她老实交代了,何时停下。”

    侍卫当即将唐滢滢绑在了刑架上,拿起鞭子,一鞭又一鞭的抽打着她。

    唐滢滢疼得轻颤不止,却是咬着牙不叫一声:“不是我!”

    墨辰阴沉着脸,喝道:“加大力度!”

    侍卫挥舞鞭子的力道,重了几分。

    差点儿让唐滢滢疼晕过去,她心知现在再如何解释也没用,思考着要如何才能摆脱眼前的困局。

    涉及到军事机密,若她没有证明自己的清白,墨辰是宁可错杀也不会放过的。

    但,这些资料上是她的字迹,又有月儿这个丫鬟供认,除非她能找到漏洞或者证据。

    可她现在无法出去啊。

    一鞭又一鞭,让唐滢滢冷汗直冒,遍体鳞伤的挂在刑架上,连出的气都少了很多。

    “说,你要将这些机密交给谁?”墨辰戾声问道。

    唐滢滢费力的看了眼他,虚弱的呵了声:“摄政王觉得,我会把这些机密交给谁?”

    “若我真有本事盗取机密,还会放在箱子里,等着被月儿发现?麻烦你稍稍动动你那猪脑子!”

    墨辰单手掐着她的下颚,迫使她看着自己:“看来你还很嘴硬。”

    一把丢开她,吩咐侍卫继续用刑。

    两个侍卫将唐滢滢拖到了针刑前。

    针板上,那一根根大小相同,密麻麻们的细针,看得唐滢滢头皮发麻,也越发的恼怒墨辰。

    “用刑!”

    墨辰一下令,两个侍卫便强压着唐滢滢滚针板。

    唐滢滢可劲的挣扎着:“不是我!”

    墨辰根本不听,命令道:“给我按下去!”

    两个侍卫用力的按着唐滢滢。

    本就受伤严重的唐滢滢,哪里是两个身强力壮的侍卫对手,反抗两下,便被按在了针板上。

    剧烈的疼痛,令她几近晕厥,却又无法昏厥过去。

    衣裳,再一次被鲜血染红。

    她被两个侍卫强行拖着,滚了数次针板。

    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地方。

    钻心般的痛苦,令她轻颤不止。

    “还是不肯交代吗?”墨辰站在她的面前,用看死人的眼神看她。

    唐滢滢十分清楚,若她真承认了这莫须有的罪名,那等待她的将会是生不如死的折磨,最后被杀,最终连尸骨都会被丢给野狗啃食。

    她气若游丝的趴在地上,任由鲜血染红了地面:“不是,不是我。”

    “给本王继续用刑!”墨辰一脚踢飞了她。

    接下来了一个时辰,唐滢滢体验了数种刑罚。

    疼得她昏死过去,又被疼醒过来。

    反复数次。

    直到她全身是血,只剩下一口气了。

    但她仍不承认,是她盗取了军事机密。

    墨辰还要用刑时,大花窜了进来,色厉内荏的朝着他龇牙,将唐滢滢护在身后。

    唐滢滢向大花虚弱的笑了笑:“没想到,唯一对我好的,竟是你这条狗。”

    真是可笑又讽刺,所有人都在算计陷害她,都在折磨她,唯独大花对她好。

    “将大花带下去。”墨辰被大花的行为给气笑了,越发的警惕怀疑唐滢滢。

    这女人究竟用了何种手段,不止卓杰帮着她说话,连大花也如此帮着她。

    但,两个侍卫一靠近大花,大花便做出了攻击的姿势,让两个侍卫无法靠近。

    墨辰咬了咬牙,下令道:“将她关进牢里,每日给我严加审讯,务必要她交代出所有的事。”

    两个侍卫便将唐滢滢丢到了牢房里。

    唐滢滢眼前阵阵发黑,颤手从实验室空间里,悄悄拿出了最基础的疗伤药和葡萄糖,等着没人的时候用。

    该死的墨辰,是真的要折磨死她。

    “本王倒要看看,你的骨头有多硬。”

    s

    VIP中文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