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心惊叫了一声,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装着内在美的袋子掉到不远处。

    哦,不!

    唐心此刻想捂住脸,不想再见人了。

    因为她看到纸袋里的内在美掉下来了,然后还有一件挂在一个笔挺卓越的身影上。

    天啊!

    唐心见状,都没有勇气靠近了,但是见到对方僵直站在那里了,她只能是硬着头皮走过去了。

    “先生,不好意思,不小心砸到你了。”唐心低着头小声说道。

    说话的时候,她的两边耳朵都通红通红的了。

    实在是太丢脸了。

    天啊!好想现在就消失,如果砸到的是一个女生,她还有勇气,可是这背影,一看就是男人,她的脸往哪里搁啊?

    她现在的肠子都悔青了,无缘无故的,怎么会听素素的话,买了内在美呢?

    白司君终于也知道什么叫做祸从天降了。

    他今天是过来商场这边视察的,因为这是公司目前最新的项目,需要花多点心思,现在也慢慢走上正轨了。

    他也可以松口气了。

    谁知道才刚从商场出来,就有东西砸过来了,还有什么东西挂在自己的肩膀上。

    他刚想用手拿过来,就听到背后传来女人道歉的声音了。

    而且这个声音好像还似曾相识?

    白司君闻言,打算转身的时候,就见到一个清丽的身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对方低着头,耳根红红的。

    总觉得很熟悉。

    “你道歉都不用看人的吗?”白司君的话音刚落,唐心猛地抬头。

    四目相望,然后两人都瞠目结舌,嘴巴都可以塞下鹅蛋了。

    唐心这刻真的恨不得自己有隐身术,马上消失了。

    天啊!如果对方是陌生人,她也就丢人一次,反正大家不认识。

    可是为什么偏偏就是白司君呢?

    素素那个乌鸦嘴,刚刚还说买了内在美之后,说不定可以在门口有艳遇。

    呸!难道白司君就是艳遇的对象吗?

    想到这里,唐心感觉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不过这事情怎么说都是自己理亏,所以唐心低着头,支支吾吾地说道,“白.....白总,对不起,砸到你了。”

    白司君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肩膀,那条薄如蝉翼的内在美在他的手里显得特别地显眼。

    白司君似乎也没有料到,当他意识到是什么的时候,他也怔住了。

    唐心一看,有些恼怒成羞地抢过来,然后塞到自己的袋子里,今天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她的脸现在好像被火烤的一般,红彤彤的。

    白司君见状,唇角微微扬起一抹戏谑的笑意。

    想不到她平时看起来还蛮保守的,可是内心却是这么热情....奔放的。

    他的心里突然涌现出一种异样的感觉。

    看到她一副窘迫的样子,白司君忍不住逗逗她,“想不到唐设计师的兴趣这么....特别,真是让人有点意外。”

    唐心一听,整个人僵直了一下,然后才狠狠地回应了一句,“我喜欢!”

    说完之后,她提着纸袋头也不回地走了。

    白司君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这个女人还挺有意思的,她就好像是一个矛盾体,给人一种很不一样的感觉。

    ......

    唐心回来公司之后,还感觉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真是太丢人,希望以后都不要碰到。

    她放好东西,然后看看时间,差不多要上班了,所以她也放弃午睡了。

    顺手打开电脑,打算开始工作了。

    因为客户很快就要来了,所以唐心觉得要提前准备好。

    她早上已经绘画出雏形了,现在就是修饰和上色了。

    可是刚刚打开电脑的时候,她感觉有些奇怪,好像谁动过她的电脑了?

    是自己记错了吗?

    唐心微微蹙了一下眉头,她电脑之前好像是睡眠状态,因为她要杀毒。

    可是刚刚她是重新启动了电脑。

    因为公司的电脑是规定统一密码的,所以其他人会知道,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今天的初稿没有画完,所以她没有拷贝到磁盘里。

    看来以后要更加小心一点了。

    唐心抿了一下唇,然后将这件事情抛之脑后了。

    下班之后,她第一个打卡离开。

    自从望望发生那件意外之后,她现在都尽量早点走,不想让孩子们等。

    等她到达幼儿园门口的时候,见到希希和望望已经在大门口等待了。

    “希希,望望,我在这里。”唐心笑着打招呼。

    希希和望望见状,马上跑过来了。

    唐心摸摸他们的头,“饿了?我们去吃晚餐。”

    就在唐心说话的时候,抬眸看去,见到不远处一个孤单的白色身影,穿着一条白色的蓬蓬裙,好像小公主一般。

    她的手正不安地拉扯着裙子,有些胆怯地看着他们。

    唐心顿时就怔了一下,怎么回事?

    这孩子怎么和上次见到的时候不一样了呢?

    上次见到他们的时候,不是很开心的吗?

    她看了乐乐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希希和望望,蹙着眉头问道,“怎么回事?你们和乐乐闹矛盾了?”

    之前小丫头不是很喜欢他们的吗?

    望望一听,然后瞥着嘴巴说道,“谁和她闹矛盾了?不过是不喜欢和她玩罢了。”

    哼!她可是那个渣男的女儿。

    唐心闻言,轻轻地拍了一下望望的头,然后教育到,“你这臭小子,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呢?大家都是同学,要好好团结,不能孤立同学。”

    “可是她是.....”望望口直心快差点脱口而出,幸好被希希拉住了。

    “妈咪,我肚子饿了。”希希淡淡地开口到。

    唐心连忙回应到,“好,我们去吃晚餐,不过妈咪先去和乐乐打一声招呼。”

    说完之后她就朝着乐乐走去了。

    见到乐乐孤单单地站在那里,她的心突然觉得很闷,好像被棉花塞住了一般,呼吸都有些困难。

    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她自己也很难理解。

    乐乐站在那里见到那个阿姨走过来了,她心里很激动。

    很快唐心站在她的面前了,热情地打着招呼,“乐乐,你好,你的家人还没有来接你吗?”

    乐乐抿了下小嘴,然后有些失落地点点头。

    唐心摸摸她的头,然后说到,“可能是你的爸爸和妈咪还在忙,他们很快就会来了。”

    乐乐想解释,可是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飞鱼飞絮的少夫人携带小祖宗虐翻财阀家族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