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风华楚王妃 > 第96章:大结局(下)
    畅阅看书网 changyuekanshu.com,最快更新风华楚王妃最新章节!

    第96章:大结局(下)

    温雅不由地一怔,诧异地抬起头,她不会是自己想的那个意思吧?如果是,那也太惊人了。

    赫连绝盯着不远处那个娇小的身影,夜色沉静,那四个字清晰地传到他的耳里,也直直地震进他的心里。

    他下意识地想告诉自己那只是一个孩子的无心之语,可步思乔脸上的表情让他害怕。

    那种坚定的,狂热的表情,不该出现在一个十岁的孩子的脸上。

    所以这一刻,他居然怔在原地,不知进退。

    “你先回你的房间。”

    步思乔有些忐忑地看向赫连绝:“那你呢?”

    他的样子有些阴郁,似乎心情不大好,这个发现让她有些担心。

    “我还要和温雅聊一会儿,你快回去睡吧,乖。”虽然说着诱哄的话语,可他的语气淡淡的,并没有平常的温和。

    步思乔咬住自己的嘴唇,清亮的水眸望着他:“我听你的,那你答应我不要再因为今晚上的事情生我的气。”

    “好。”赫连绝应声。

    此刻,他并不是在生她的气,而是烦躁。

    目送着她的身影消失在庭院外,赫连绝深吸了一口气,走进了房间。

    “你……”温雅迟迟地开了口,她感觉自己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走出来。

    “你先睡吧,我出去一趟。”赫连绝淡淡地说。

    温雅欲言又止,终于憋出了一句话:“你去哪儿?天已经这么晚了。”

    赫连绝的眼睛盯着她,言语中带着不能让人拒绝的命令:“我不记得何时我去哪儿需要向你汇报了?最好记住你的身份。”

    温雅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一步,跌坐在椅子上,她的身份?是啊,她是被他买来的,仅此而已。

    说什么未过门的妻子,也不过是她的自欺欺人。

    那日,她为他弹奏了一首《虞美人》,他望向自己的眼神,那么深情,可自己一直都知道,他其实是在透过看她,在看另一个人。

    她并不恨那个女人,因为她,自己才能被他赎身,但她恨自己,生不逢时,命运多舛,却又偏偏爱上了这个人。

    “赫连大哥,你没事吧?”钟晴看着他一声不响地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而后将杯子往桌上一丢。

    “没事。”赫连绝轻声开口,仰靠在座椅上。

    头有些疼,他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却有道清晰的声音在脑中不停地回荡。

    他是我的。

    有些震惊地发现,她对温雅所做的一切,都像是一种表现。

    吃醋。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太让他苦恼了。

    在这个社会,十几岁的孩子已经可以成亲生子了,而步思乔的早熟也是显而易见的,可当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实在是让他无法接受。

    她是一个聪明,敏感,固执的小公主,家世,美貌,天资,有太多的资格让她可以张扬跋扈,为所欲为,所有的人与事对她而言,没有得到和得不到的区别,只有想要和不想要的选择。

    如果她真的要黏上他,他几乎可以预见未来的日子是怎样的惊心动魄。

    赫连绝忍不住叹了口气,他需要证实步思乔是否真的对他怀有特别的情愫。

    “晚上有什么助兴的节目没?”他抬眼看了一下钟晴,语气慵懒。

    后者一愣,随即暧昧地笑起来:“我还以为这几年你多少收敛一点了,原来还是这风流性子,秋香馆里有个刚捧红的花魁,介绍你认识?”

    凤眸瞥了她一眼:“那我就笑纳了。”

    步思乔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中不断地回想着赫连绝与温雅之间的温情重重,几乎要崩溃了。

    每次自己来无绝宫的时候,都仗着年幼懵懂要求他陪着自己睡觉,她原本以为今晚赫连绝也会来的,可为什么只是过去了五个月,他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步思乔气结,从床上坐了起来,轻手轻脚地摸了出去。

    温雅所住的房间已经没有了光亮,她松了一口气,转身准备回房,正好瞥见邻院还亮着光。

    她轻轻地靠近,越来越清晰的喘息和调笑声传进了她的耳朵,她的心一紧,如果没有听错的话,屋里的女人不是温雅。

    十二月份的天气已经微凉,在屋内有烛火的烘烤,等到了屋外她才体会的分外真切。

    有冰凉的触感传到了步思乔的额间,她伸手去擦,发现是一滴水,抬起头,竟发现已经大雪纷飞。

    她小小的身子,驻足在偌大的庭院中,有生以来,她第一次觉得如此孤独。

    一觉醒来,觉得脑袋有些昏沉。

    赫连绝转头看了一下身边熟睡的女子,缓缓坐起身。

    纤细的美臂柔柔地绕上他的腰,他不动声色地拉开:“我要走了,你再睡会。”

    “好。”颊边被印上一个吻,眷恋万分。

    他没有回应,径自穿衣出门。

    冷风扑面而来,意识顿时清明了许多,昨夜的暖玉温香,却褪色如一厢残梦。

    又是这样一夜,醉生梦死,却在醒来时觉得这样乏味。

    所有的人都在问他,何时打算稳定下来,其实这对他而言,就像废话一样,因为不知道如何回答,所以问了也是白问。

    他只是,不知道怎么样再去喜欢另一个人。

    于茫茫人海中苦苦寻觅,姹紫嫣红,千娇百媚都如过往云烟,却总是难以抹去心底深藏的容颜,不知不觉中,岁月悄然蹉跎。

    然后想,就这样下去也噩耗,并不是每一个人都非要一份有善终的感情不可,相濡以沫对他来说也许本来就是镜花水月。

    眼前一片白茫茫的景色令他驻足,竟然开始下雪了。

    赫连绝伸手扶了一把脸,推开房门。

    清晨的阳光照进院子,床上的纱帐被吹得翻飞飘扬。

    赫连绝忍不住蹙起眉来,这种天气还开窗,她不怕被冻死吗?

    目光落在空无一人的床上,赫连绝微微一怔:“思乔?”

    宽敞的房间里只有他的声音,并无回应。

    片刻后,青衣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宫主,今儿个一早她便启程回宫了。”

    冷风从耳边呼啸而过,远处的竹楼与松柏都被染成了白色,风一吹,落下了片片雪花。

    不远处,是围着篝火的人群,欢声笑语不断,一对对人影相互依偎。

    赫连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今天竟然抛下了自己的宫人,带着步思乔来到了这个远处的村庄。

    她在书中看到了这么一个地方,憧憬曾经发生在这里的感人的爱情故事。

    他曾经答应过要带她来这里,便趁着这个难得的日子一起来了。

    视线重新在人群中巡回,却没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赫连绝微微蹙眉,往驻地的木屋里走去。

    “你在做什么?”赫连绝看着背对着他,正蹲在地上摆弄什么的步思乔。

    被逮个正着的小人儿猛地站起身,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你什么时候来的?”

    一旁的藏獒也同仇敌忾地对赫连绝低吼,威风凛凛地向前窜出来。

    “小八乖。”步思乔拉拉铁链,用极不相称的名字哄着,大概是她自己帮狗起的。

    赫连绝忍不住叹了口气,她穿着白色的狐裘,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看起来更像一个精致的娃娃,手上牵着的藏獒让她看起来派气十足。

    “你身后是什么?”赫连绝挑眉问道,疑惑于她遮遮掩掩的样子。

    “等一下再给你看好不好?”她十分为难。

    “不好。”干脆地拒绝了她,赫连绝又向前逼近一步。

    “你……”抗议声中,她整个人都被他轻松地抱起。

    赫连绝的视线往下移,在那一瞬间怔住。

    “这是什么?”忽然间,喉咙有些干涩。

    “蛋糕,”步思乔有1;148471591054062些尴尬,吞吞吐吐地回答,“用雪堆的生日蛋糕,每年我和周六过生日的时候,娘都会做给我们,我不会做,现在也没有材料,只好用雪堆一个了,我本来还想再弄好看一点的。”

    蛋糕堆了三层,边缘甚至悉心地弄出了花纹。

    “谢谢你的雪糕,”赫连绝轻轻一笑,低头解开她的手套,“冷不冷?”

    她的手果然是冰的,在雪地里刨弄这么久,再厚的手套也不管用。

    步思乔摇头,爱极了他掌心的温度,忍不住磨砂他宽厚的大掌。

    “不过只有一根蜡烛。”她从袖子里掏出蜡烛,献宝似的在他眼前晃了晃,“我问木屋里那个阿姨借来的。”

    风有点大,步思乔戴上手套,围住蜡烛:“你来点啊,我护住。”

    微弱的火光在她的手中燃起,摇曳生姿,映红了她娇美的笑颜,水眸伸出,眼波流转,却又如此清澈。

    赫连绝不禁发怔,她就如这皑皑的白雪,晶莹剔透,不带一丝尘垢,美好的让人几乎不敢直视。

    “许个愿望吧,我娘告诉我说,生日这天许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步思乔忐忑地望着眼前失神的男人,朦胧的夜色笼罩着他的脸,居然有种哀伤的味道,她忽然有些心慌。

    烛光熄灭的那一刻,眼前微微一暗,赫连绝只是沉默着不说话。

    从小开始,便没有几个人能记得他的生辰,更别说与朋友一起庆生了,他的朋友,本就不多。

    他是第一次这样安静地过生辰,此情此景,也许一生难忘,然后这一切,却是一个孩子带给他的。

    不知过了多久,他缓缓地站起来,仿佛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要花他很大的力气。

    步思乔仰头看着他,他的身后,是辽阔的夜空,星河闪烁,如此地耀眼。

    而他的表情却陷入阴暗里,叫她看不清。

    “思乔,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他低声开口,将她拉近自己的怀里。

    “怎么了?”她开口问道,似乎听到头顶有轻轻的叹息声。

    “你喜欢我,是不是?”

    步思乔整个人顿时僵住。

    “我答应过要带你来,现在我们就在这里,可是,思乔你知道吗?书跟现实始终是不同的,书是人通过想象写出来的那些他们难以满足的梦想。很多时候,梦想永远只是梦想,无法实现。”

    就如他,早已放弃曾经对亲情和爱情的奢望。

    “我不要听!”步思乔下意识地捂住双耳,一脸戒备地看着他,仿佛他吐出的每一个字眼都是有毒的一样。

    他到底想说什么?为什么她的心里这样的慌乱,害怕?

    “思乔,”他用极轻柔的语气唤她,却又残忍又强硬地拉下她的双手,“你听我说……”

    人群中忽然爆发出一阵惊呼声,他们循声望去,却发现天际的流光,魔幻不似人间,生生地夺去所有人的呼吸。

    “是流星!”步思乔激动地喊,拉着赫连绝在雪地里蹦跳,那一瞬间,连赫连绝都震惊于眼前的景色,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一串又一串的星阵从天际闪过,一片又一片,像是来去无影踪,就如爱人的身影,让人想去追寻,却又无迹可寻。

    “赫连绝,”步思乔忽然安静下来,抬头望着他,“如果连流星都可以遇见,为什么不可以相信别的梦想?”

    赫连绝依旧沉默,步思乔看见灿烂的星光应在他的脸上,她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狂乱的心跳声。

    “知道我刚才许了什么愿吗?”赫连绝终于开口,语气平静。

    她望着他。

    “我希望你放弃我,思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