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修真小说 > 老公的秘密 > 第一百九十四章:订婚请柬
    畅阅看书网 changyuekanshu.com,最快更新老公的秘密最新章节!

    今晚总算睡了个踏实的好觉,没有任何人来梦里打扰。

    段航差不多有一个星期没有来公司,公司的大小事务都是秘书给他拿到家里去修改签字的。

    他该不会是被李振东打得毁了容吧!我莫名的有些担心,要是这样也不应该,段航应该早就报警了,我看李振东最近还潇洒得很。

    每次出去逛街都能看见他和苏言依在一起,幸福得不像样,越是这样,我就忍不住多看两眼,的确他们才是天生一对。

    十五号他们订婚的日子,我看着手上的请柬,一时间觉得这是块烫手的山芋,无处安放。

    童乐叫我去帮她挑参加订婚的礼服,我把我也收到请柬的事情告诉了她,童乐皱起眉,摸了摸我的额头。

    “雪儿,你没事吧!”童乐生怕我受到刺激,连忙扶我坐下。

    “我还不至于这么脆弱,我回来的时候就告诉过你,我对他早就放下了。”

    “那这个订婚仪式你要去吗?”

    这个问题我也在考虑,这个请柬也不知道是他们两个谁给我的,要是苏言依想让我去见证他们的幸福,那完全没不要,我早已经退出了。

    要是李振东想让我去,我一定会去的,亲眼见证我们彻底脱离关系,这样也挺好的。

    “你要是不想去就别去了,看着怪闹心的,毕竟你们之前的关系……你不用在我面前装,你是什么性子我还不了解吗?”

    知我者莫若童乐,她明白我在想什么,她面前装简直是自讨苦吃。

    “或许还有点感情,不过现在什么也改变不了,我们都将走上不一样的道路,注定走不到同一条道路上面,这或许就是我该承受的。”

    童乐也不再说什么,她知道我的性子,决定了就不会再有什么变动。

    最后她挑了一条抹胸长裙,长度在膝盖那里,这样可以避免摔倒,裙子的设计刚好把她凸起的肚子给遮掩住,这样乍一看,从前那个肆无忌惮的童乐又回来了。

    手机突然收到一条短信:请柬收到了吗?

    这个号码我早已烂熟于心,不用打备注就知道是李振东的号码,果然是他想让我去的吗?

    我随即也回了一条:收到了。

    李振东几乎是秒回:你一定要来。

    我打了个“嗯”子,却按不下发送键,挣扎了许久才发出去,然后手机就再无动静。

    回家翻到了离婚证,上面那个二次离异的字眼狠狠的刺痛我的眼睛,即便我伪装得像只刺猬,还是逃不过被这些东西袭击到内心深处。

    正准备收起来的时候,外面突然有敲门的声音,我几乎是下意识的拿了个东西在手上,透过猫眼却看到外面没有人。

    心想可能是我听错了,刚转身又听见敲门的声音,我的神经高度紧张,我一向对灵异事件很相信,再次往猫眼看出去,依然是一个人都没有。

    我害怕的把门打开一条缝,一个人突然倒了下来,吓得我拿起扫把就往他身上打,听到闷哼声我才停手。

    仔细打量了一下,才发现是一身酒气,醉的不省人事的李振东,几乎是马上扔掉了扫把刚想关门的时候看他动了动。

    认命的把他拖进房间,总感觉李振东轻了不少,拿毛巾给他擦了擦脸,正准备给他倒杯水的时候,他突然一把拉住我,把我压在身下。

    嘴里还一直在喃喃自语:“高雪,我好想你,对不起,对不起!我爱你!”

    说完他就堵住了我的唇,直接深入,醉了的他力气更大,我被他压制得根本动不了。

    “李振东,你喝醉了,快放开我!”李振东把头埋在我的颈窝,发丝在我的脸上扫过,我知道,他真的醉了。

    趁现在他没什么知觉,我一把推开他,大口的呼吸新鲜空气。

    看着他脸上刚刚被我打的痕迹,顿时觉得不好意思了,去倒了杯水给他灌下去,明明都没什么关系了,他还这么缠着我有什么意思!

    心里这么想着,也就不想理会他了,转身把灯关了回房。

    我一晚上也没怎么睡好,隔一会儿出去看一趟李振东,发现他睡得挺安稳,也就没去管他。

    一觉醒来,突然发现有双手环在我的腰间,我大惊的转过头,看见李振东熟睡的面容,瞬间不忍心打扰他。

    李振东的黑眼圈这样近看特别明显,眉头也一直紧皱着,抱着我的手也不肯松开,我没办法只能任由他这么抱着。

    一不留神睡了个回笼觉,我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一接起就听见董哥在大嗓门在唠叨。

    “高雪,你还想你不想干了,现在都几点了,你不要告诉我你还在睡觉,都日上三竿了知不知道!”

    我被这声音震得直接把手机甩在一边,等他说完我才慢悠悠的回答:“董哥,我马上就到,路上有点堵车。”

    话音刚落,电话就被一把摁断,我看着李振东系着围裙站在我面前,这一身看着特别滑稽。

    “大早上的这么吵,对耳朵不好。”李振东说得理所当然,我愣愣的看着手机屏幕,心里一下被快大石头堵住了。

    “李振东,是你把我闹钟关了的?”

    “是啊,我怕它打扰到你睡觉,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问题大了去了,现在是北京时间十一点,我差点没气背过气,早知道这样,我昨晚就不该收留他,就让她在外面躺一晚上。

    我干嘛要管这个闲事,我一定是被猪油蒙了心。

    迅速的起床换衣服,连脸都来不及洗,就准备穿鞋出门。

    衣领突然被拎住,我愤怒的看着面无表情的李振东,实在忍不住想要骂他的冲动。

    “李振东,你放开我,你有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