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玄幻小说 > 渡魂花 > 第一章 第十四节 神秘的黑衣人(三)
    第十四节神秘的黑衣人(三)

    地上那具无头的尸体,是李婶。而墙上被木桩钉着的小女孩,是她的独生女儿,是灵儿从小的玩伴。任渡父亲双眼死死的盯着这对母女的尸体,心中复杂无比,眼角微微红润。片刻,他的目光渐渐转移,扫视着厅堂里的每一处角落,找寻着他的女儿。

    刘馗也慢慢缓过神来,他不是被惊吓住了,是这一切实在太过震撼他。他又何曾见过普通的人被这般残杀。他看向陈汐,见陈汐捂住了眼睛,他轻轻拍了拍其肩膀,以作安慰。他看到这些都觉得心里一阵难受何况陈汐还是个女孩子。

    任渡父亲内心此时极度压抑,原本刚进大门时看到李婶的头颅的一刻,确实让他一怔,让他感觉好似一个噩梦一般。但是随后他就反应过来直跑入厅堂,进入看到这血腥的一切才是让他渐渐麻木的根源,尤其是李婶的女儿,那个被钉在墙上的女孩子,那个跟灵儿一般大小的女孩。他心里或许还抱存着一丝灵儿活着的希望,他在寻找着,寻找着他最不希望看到的东西。

    “这一切,究竟是谁做的?为什么要这样?灵儿,你在哪儿,出来让父亲看一眼,灵儿!”任渡父亲内心似在大吼,他无比苦涩,握紧了拳头,灵儿好似并不在李婶家,是死是活他也并不知道。灵儿是不会乱跑的啊,她只是一个九岁的小女孩,虽然调皮爱捣蛋,但是天黑也知道回家的啊。

    “任叔,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刘馗此时虽缓了过来,但是这里发生的一切对他来说还是心有余悸,他拉了拉任渡父亲的衣角,侃侃的向着任渡父亲说道。

    “我..我也不知道。”任渡父亲此时声音都沙哑了,这句话语像是强行从喉咙里挤出来的,灵儿的不见踪影,在心中始终刺痛着他。刘馗所问,他又何尝会知道,他也是刚过来,他也想有个人来回答他,告诉他一切是怎么回事。告诉他,他的女儿去了何处。

    “那..那您怎么知道这里这样了?”刘馗看向任渡父亲的眼神,在他的眼睛里,处处都充满着血丝,眼前的这个中年男人好似一个垂垂暮年的老者一般。

    “我..我的女儿托他们照看,待在他们家了。墙上的那个女孩,是我女儿从小的玩伴!”任渡父亲眼中似有泪水流下,他转过了头,像是不想让刘馗陈汐看到他眼中流出的泪水。

    可是就在这时,门外呼的一阵狂风吹来,那扇被任渡父亲一脚踹开的大门发出一阵咯吱咯吱的响声,随后一道阴冷的笑声传来。

    “哈哈哈,知道你们会过来,怎么样?给你们准备的惊喜还喜欢?”外面天色已经全黑,任渡父亲他们此时向着外面看去,也看不清楚。只是模糊见到一个黑影从天而降,站在庭院中央,声音也是从他的那个方向传来。

    “什么人在装神弄鬼!”刘馗一声喝斥,陈汐这边也反应过来,随手向着黑影方向射出一束浅蓝色光芒。

    光芒划过夜色,照亮着周围的点点。随着光芒的照亮,他们看清,那站在庭院中央的黑影,是一个浑身被黑色衣服包裹的男人。浑身上下,唯独一双眼睛阴冷的露在外面。他静静的站在那儿,目光阴冷的看向这边。

    “这个人!是白天出现在您家的那个人!”刘馗此时看清也是一震,他肯定的说道。前方的那个浑身被黑衣包裹的男人,正是他先前没有追上的那个黑衣人。任渡父亲也目光紧盯着,他知道这个人绝对不简单,那般从天而降的手段不是普通人能拥有的。而且一切都已经肯定,是这个人做的。因为他刚话语中说道,这些都是他为他们准备的!

    “你身为异士,怎么可以这般屠害普通人。你就不怕异协追杀你吗!”陈汐此时听这黑衣人竟直接承认这一切,愤愤说道。在天印大陆是不允许异士无任何原因对寻常普通人出手的,一旦被异协知晓,根据事态会受到极其严重的警告和追杀。(异协:异士协会。天印大陆国家之间创建的一个公立协会,有很多大能坐镇,专门处置调和异士间的问题,和处理异士与普通人之间利害关系的组织。后文会详细说起。)

    “嘿嘿嘿!对哦?谢谢你提醒我小姑娘。嗯?...那我要想想办法啦!”黑衣人喉咙里发出阴阳怪气的声音在那儿说着,像是在自言自语,有点神经质般。

    “那这样,现在就你们知道对不对?如果你们要是死啦,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呢?哈哈哈!好主意!”黑衣人在原地像是真的在思考着如何应对,阴冷的自己笑说着。那阴冷的笑声传入任渡父亲他们的耳朵,背后如同一阵阵凉风刮过。

    “他们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这般残害他们。”任渡父亲背后此时冒出丝丝冷汗,但还是站在前方挺直了腰杆,抬高了声音指责。

    “因为.....?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嘿嘿嘿!”黑衣人如神经质的语气说着,像是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像是刻意在逗着愚弄着任渡父亲。

    “你!我女儿是不是被你带走了?”任渡父亲虽然气愤,但此时也冷静下来,没有理会黑衣人那神经质般的话语,他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哦?她是你女儿?你是任明?”黑衣人罕见没有继续那种阴阳怪气的语调,他看向任渡父亲,眼神中露出了感兴趣的目光。

    “嗯,我是!阁下既然这般说,肯定小女在你手上。不知在下一介村野莽夫,何来得罪阁下之处要抓走小女?且此家母子二人又何来得罪阁下之处你要将她们残杀!”见黑衣人回答了自己,从其话语中也可判断灵儿确实在他手上。任渡父亲此时也一口气提出自己所有的疑问,越说还越是气愤的指责。

    “嘿嘿,你是就好。先不要管这么多,你还有一个儿子是?你将他交出来让我带走,我割掉你舌头留你一条生路怎么样?”黑衣人完全没顾任渡父亲的话语,一边狞笑着,一边残忍的说道。

    “我不会让你带走他的!”此时任渡父亲闻得黑衣人一言愤怒的说道,眼前这个黑衣人所说的一切,他绝对是不会允许发生的。

    “哦?不同意?这么诱人的条件你不同意啊?那就....一起留在这儿!”黑衣人在那儿没有动,只是用着那阴阳怪气,似神经质般的口吻说着。

    任渡这边本来决定站在门口等着父亲他们出来,可是奈何天色渐渐黑了下来,里面也久久没有回声,夜晚天气稍凉,他便起身到一旁李婶家堆起的庄稼垛里面窝着等候。庭院里面的一切他虽没有看到,但是此时的话语声音他都听得清清楚楚。虽然害怕,但是他知道此时不能贸然出去,只得静静的呆在里面等候。

    “任叔,不要和他说这么多。此人阴邪异常,不像是什么善类,我去跟他会会。”刘馗本就是那种嫉恶如仇之人,黑衣人残害无辜的普通人不说,还大言要把他们全部留在这里,他此刻心里的怒火也一下被点燃。

    “嘿嘿嘿!也好,三阶魂师,四阶灵师,一起上!别怪我不给你们机会”黑衣人在庭院中央阴冷的说道。

    “大言不惭!”刘馗怒道。说罢直朝着黑衣人而去。他奔跑间眼光扫向陈汐,陈汐会意的点了点头。

    一眨眼刘馗就到了黑衣人身前,只见他握紧的拳头此刻散发出黑色的光芒,朝着黑衣人面部就是一拳挥去,”轰!“周围树叶在这一拳下都被震的沙沙作响,可见这一拳的力量有多么大。可是,却击空了,刘馗抬起头来,眼前空无一物。那一拳,打中的只是黑衣人的残影。黑衣人此时,完好无损的站在他左侧的正前方。

    “就这点本事吗?不够看啊!”黑衣人轻拍了拍自己的肩膀,不温不热的说道。

    “你!”刘馗心中的怒火更盛,他虽明白这黑衣人的厉害,可是发生的这一切,他不能不管不顾。他缓缓的站起身子,捏了捏拳头,目光冷冷的看着黑衣人。

    “那就跟你玩点真的!”刘馗冷冷说道。随后,他全身散发出黑色的光芒,在这夜色里,竟如同实质一般。手中银光一闪,一根五尺有余的短棍出现在其手中,他的周围阵阵黑雾环绕,衣服仿佛被风吹着一般沙沙作响。

    “哦?阵势是有了,够我玩吗?”黑衣人依旧没有动,只是冷冷看着,仿佛一切对于他来说,都不算是什么。

    “那就试试!”刘馗面无表情的说罢,拿着短棍,向前直冲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