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科幻小说 > 旧日余影 > 旧日余影 未料的客星
    小心翼翼的用工具撑开伤口,观察了一下,徐青空又松了口气。

    他赌赢了。

    子弹虽然嵌进了血肉,可并没有伤到动脉,出血也在可控范围内,只要想办法将子弹取出来再给伤口消下炎就可以了。

    不一会,一枚带血的弹头就被他取了出来,掉落在了地上,包扎好伤口,确定没问题后,徐青空一屁股坐了下去,脑袋一阵眩晕。

    长时间的精神紧绷,时时刻刻的生死威胁,即便是他也有些,但篝火旁的人群里却有不少人活络了心思。

    刀疤男没有卸磨杀驴,说明他动了吸纳人才的想法,毕竟队伍里有一位医生,在荒野里可是极大的生命保障。

    而徐青空只要是个聪明人,就不会在治疗过程中耍花招,毕竟他的命也捏在别人手中,想活命,就老老实实的做个好医生。

    一念至此,篝火旁的一个魁梧汉子站起身,走向了徐青空这边。

    徐青空警惕的看着来人,不知道他要干什么。

    汉子走过去大大咧咧的坐到他身旁,慢慢说道:

    “放轻松点,刀疤脸既然这样说了,就代表你安全了,别用一副好像我要把你生吞活剥的表情瞅着我。”

    说着汉子伸出了只沟壑纵横的糙手。

    “认识一下,马魁。”

    徐青空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了上去。

    马魁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秃头,说道:“这才对嘛…”

    一边的刀疤男面色有些难看,却没说什么。

    汉子指了指刀疤男,说道:“那个刀疤脸叫郑获,至于那个女人,叫孟凡。”

    “其他人你以后会熟悉的,现在也犯不着认识。”

    徐青空点了点头,却突然隐蔽的用手指向了角落里的一个人,问道:“我想知道他是谁?”

    马魁挑了挑稀疏的眉毛,表情玩味。

    “为什么想知道他是谁?给我一个告诉你的理由。”

    徐青空沉着一张脸,心中思索着话术。

    他指的人是个瘦小男人,之前徐青空接过药箱的时候就发现有人一直盯着自己,虽然目光隐蔽,可还是瞒不过他,最后经过确定,他找到了目光的主人。

    外科医生有时需要的不仅仅是精湛的医术,更需要安抚病人情绪,所以徐青空学过一点心理学,从瘦小男人的表情和动作里,他能看出男人的心中滋生着一股怨恨。

    徐青空自觉现在连得罪人的能力都没有,可这种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还是被人盯上了,他觉得这绝对是个要命的事。

    也不知道眼前的光头汉子跟瘦小男人有没有关系,所以他需要一个折中的说法。

    “他很像我一个死去的朋友,至于理由…你们需要我的医术不是么。”

    马魁笑了笑,前半句话他未必会信,但后半句徐青空确实说对了。

    在荒野上,能和一个医生打好关系绝不是一件坏事,即使这个医生刚刚被他们绑过,但及时止损也是一种智慧不是么。

    “很蹩脚的借口,不过告诉你也没关系,你说的那个人叫梁三,强说的话,跟你确实有些缘分,毕竟原先救死扶伤的活是他来干,就是技术照你差远了。”

    徐青空心中了然,原来是自己抢了别人的位置。

    马魁还想说些什么,刀疤脸郑获却冷笑了一声。

    “马大傻子,队里容不下你了么,去巴结一个外人?再让你聊会是不是把全队都卖了?”

    马魁摸了摸腰间的配枪,咂咂嘴。

    “活命嘛,不寒颤,要不咱俩试试?”

    光头汉子用着惜命的话,说着拼命的词。

    郑获脸色变了又变,最终骂了一句:“滚回去。”

    马魁摊摊手,坐回了原地。

    郑获脸色有些阴沉,看徐青空没注意到自己这边,向身旁的女人努了努嘴。

    孟凡丝毫没有自己被当枪使了的觉悟,可能在她的世界里,只有杀与被杀。

    耸了耸肩,女人走到徐青空身前,揪着他的衣领一把将他提起。

    “想活命就老实点,懂?”

    徐青空脸色有些难看,看来医生的身份只能暂时保住他的性命,但也仅此而已了。

    女人小麦色的脸上古井不波,看不出一丝情绪,说完就将徐青空丢在了地上。

    可没等女人回去,岩洞外就突然闯进来个男人。

    来人面色紧张,眼神里透着惊恐。

    “老大,赤孢雾来了…”

    刀疤男脸色骤变,一把上去揪住男人的衣服。

    “混蛋,你说什么?”

    男人结结巴巴的又说了一遍。

    “该死,这种地方为什么会有赤孢雾?”

    没怎么犹豫,郑获当即站起身,立刻选择了撤离。

    他小心的将血人身上的伤口用衣服全都包裹严实,然后给自己和血人都带上了机械面具。

    面具将整张脸都囊括了进去,而且面具边缘的橡胶垫保证了与脸部的无缝契合,除此之外,面具四周还有一圈细密的气孔,看样子还有着空气净化功能。

    徐青空有样学样,将从死人堆中捡来的那个面具戴在了脸上,穿好皮衣外套,用布条裹住了手腕上的伤口。

    众人走出了岩洞。

    走出洞的徐青空回头看了一眼,“岩洞”终于露出了全貌。

    风化的墙壁上面坑坑洼洼,斑驳脱落的大块混凝土随意的散落在地,昏黄的日光透过沙尘打在巨坑底下的建筑,透露着一股时光的沧桑。

    他们所在的岩洞竟是一个塌陷下地表的建筑,掉落在洞口的亚克力板上依稀还看得清几个字:社区服务中心。

    众人顺着一道土路从巨坑底爬回了地表,铺天盖地的黄沙肆虐着,狂风吹的衣服猎猎作响,郑获向东北方向望去,在土黄的世界里,那边却透着一抹大面积的诡异红光。

    “全体上车,抓紧撤离。”

    郑获瞥了一眼徐青空,然后爬进了一辆皮卡的驾驶位。

    徐青空的身旁就是马魁,迟疑了一下,他拽住了光头汉子,问道:

    “这里是地球吗。”

    马魁看傻子一样看着面前的年轻人,突然怀疑自己之前的行为是否值当。

    顿了一下,他还是回答道:

    “没想到现在还有人在用这个老掉牙的名字,准确来说,现在这颗星球,叫做荒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