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科幻小说 > 旧日余影 > 旧日余影 诡异红雾
    上车的一众人谁都没发现,车旁的一个不起眼沙堆诡异的蠕动了一下。

    很快,这辆钢铁野兽就展现出了自己的实力,发动机轰隆隆作响,车下后四个敦实的轮胎在沙土中打了个圈,然后在漫天的烟尘中迅速远去。

    旁边的沙堆晃了晃,像是野兽刚刚苏醒抻了个懒腰,然后竟以不亚于皮卡的速度追了上去。

    徐青空等人还没注意到危险正在悄悄靠近,坐上了车的他松了口气。

    徐青空大概能确定了,自己应该穿越到了后现代。

    地球可能还是那个地球,就是时间向后推了不少。

    从刚刚在岩洞里得到的信息来看,自己是169号聚集地的人,然后被刀疤男抓住为了找唐纳德,至于具体原因,应该是这个唐纳德把聚集地的物资都给偷运走了?

    看样子他们抓人询问信息的时候还起了冲突,不然洞里怎么会有那么多死人。

    徐青空大致只能咀嚼出这么些信息。

    这时,车中有人惊恐指着车外快速移动的沙堆,结结巴巴的喊到:

    “沙…沙蛇!”

    皮卡中一阵混乱,虽然车速很快,但沙蛇也不慢,甚至二者的距离还在慢慢拉近。

    在前面驾驶室的郑获从窗户探出头向后看了一眼,嘴里骂骂咧咧。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刚拉开了与赤孢雾的距离又追来了沙蛇。

    皮卡里的人举着配枪疯狂扫射,可惜无济于事。

    郑获阴沉着脸,通过对讲机与车后的人说道:

    “老规矩,掷骰子,摇到的人自己跳下去,这玩应得到吃的自然就走了,不然让它追上来把车子掀了都得死。”

    皮卡里的人沉默了。

    徐青空突然心生不妙。

    果然,之前那个叫梁三的人怨毒的瞅着他,然后怪叫一声:

    “扔他下去!”

    顿时好几个人都瞅着他,眼神不善。

    梁三最先动手了,徐青空医术比他好太多了,只要他在,自己的位置就没了,以后再想躲在后面享清福就是痴心妄想,一个萝卜一个坑,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自己和徐青空一比就是个混子。

    见到这一幕,车内的马魁稳如老狗,虽然没动手但也没阻止。

    车里已经有人蠢蠢欲动想要帮忙了,毕竟死个外人总比死个自己人强,即使那个人是个医生。

    徐青空面色冷冽,将手悄悄伸进了兜里。

    梁三心中最急切,快步走上前开始推搡他,想把徐青空推下车去,身边有人抓着梁三,防止他被一块带下去。

    车里狭隘的空间此时倒成了好事,刀和枪械都容易在这狭小的空间中误伤自己人,所以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逼徐青空下车。

    冒着挨一拳的风险,徐青空闪身撞进了梁三怀里,此刻的他眼睛眨都不眨,手上更像是握住了手术刀,稳得可怕,寒光一闪,一把镊子精准的透过肋骨间的缝隙,插进了还在跳动的心脏。

    外科医生可不仅能救人,对人体的精妙了解亦能让他们用最简单的方式快速置人于死地。

    梁三捂着胸口,难以置信的后退了几步,跌坐在了车上,他无法相信自己最后竟然死在了一个难民搬运工手里,杀死他的工具甚至也只是刚刚被用来夹取子弹的一支钢镊。

    众人面色一僵,然后神情逐渐变得复杂。

    马魁无所谓的看着这一幕,他觉得这事现在反倒简单了,徐青空作为外人,该替死的时候选他无可厚非,可现在梁三死了,一个死人还有什么价值,替死鬼有了,还留下了个医术好的医生,是个聪明人都不会再去找徐青空麻烦。

    徐青空不管这些,冷眼扫了一圈,见再没人阻止自己,上前拽住梁三的一条腿,然后将他扔下了车。

    车后的土堆陡然炸开,一个直径一米的粗大蛇头探出身躯,细密的墨色鳞甲上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一口将掉下车的梁三吞入腹中,然后重新钻回了土堆。

    没一会,众人脸色再次难看起来。

    因为沙蛇没走,只是被拉开了一些距离,但还在继续跟着皮卡…

    徐青空心里一凉,他手里可没第二个镊子了。

    车后是紧追的沙蛇,沙蛇身后是铺天盖地的红雾。

    车里再次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马魁摸了摸光头,开口道:“这样啊…那既然你杀了梁三,就由你来顶替他的号数,然后掷骰子吧。”

    没人赞同,也没人反对。

    事至如此,一个黑脸男人深深的看了一眼徐青空,然后拿出了两个木质骰子,一个红色,一个白色,抛向了空中。

    红白两色在空中旋转,有种诡异的美感。

    骰子落回黑脸男人手中的那一刻,整个车厢的人呼吸都急促了,马魁也眼睛一眯,心中不知思索着什么。

    男人摊开手,红色六点,白色三点。

    36号,在场算上顶替了梁三位置的徐青空,正好18个人,号数轮一轮,也就是说,最后18号的人,要去替死。

    替一车的人死。

    而不巧的是,梁三的号数,就是18。

    见众人都盯着自己,徐青空心里有了答案。

    这帮人没必要骗自己,不然玩骰子这个环节根本没必要。

    他这会是真的有些绝望了。苦笑了一下,徐青空觉得自己可能是混的最惨的穿越者,来了甚至活不到一天。

    抬眼看了看,徐青空希冀找到一个身上有破绽的人。

    毕竟跟人玩命总比跟那玩应玩命强。

    可惜,一车的人都警惕的看着他,脸上甚至透着怜悯。

    马魁站起身,一只手强横的抓住了他的两只胳膊。

    锃亮的光头伏到他的耳边,马魁叹声说道:“认命吧,这是最好的选择了。”

    犹豫了一下,他将一把匕首塞进了徐青空的腰间。

    徐青空冷冷的回头看了他一眼,骂道:“虚伪。”

    马魁没在意什么,拎着他走到车边,然后将徐青空扔了下去。

    土地沙化,掉到沙子上的徐青空尽量护住了头部,在沙土上滚了好几圈,奇迹般的没受什么伤,只是有些头晕。

    但沙蛇离自己越来越近了,徐青空犹豫了一下,从腰间掏出匕首,做好了最后殊死一搏的准备。

    土堆离自己越来越近,直至最后,一颗黑色的脑袋破土而出,腥臭的气味扑面而来,徐青空抓着匕首,身体有些颤栗。

    沙蛇密集的利牙上他甚至能看见梁三还鲜红的血肉。

    原来这就是死亡吗?

    徐青空闭上眼睛,最后一刻脑子一片空白。

    风尘飞扬,细小的沙粒打在面具的透明荧光屏上,发出嗒嗒的声响,想象中身体被咬断的剧痛并没有到来,徐青空愣在原地,睁开了眼睛。

    巨大的蛇头呆在了半空,嗓子里咕噜一声,墨色的眼睛向后旋转了个诡异的角度,然后合上了腥臭的嘴巴,迅速钻回土里,在沙地上形成了个新的沙堆。

    与此同时,到来的是铺地盖地的红雾,和徐青空机械面具里响起的电子语音。

    面具的荧光屏幕上,一个数字正在极具攀升着,毫无感情的电子提示音不断响起。

    “孢雾浓度18%,请尽快避让…”

    “孢雾浓度29%,请尽快避让…”

    “孢雾浓度47%…53%…72%,请尽快避让。”

    最后面罩上的数值停留在了74%,并且数值还在上下浮动。而徐青空的视线中已经变成一副红茫茫的世界了。

    透过面具的显示屏,徐青空能看见空气中有密密麻麻的红点在浮动,自己的手腕伤口处尤为明显,但都被徐青空身上的皮衣外套阻挡了。

    他之前用布条将伤口处裹得严严实实,看来还是起了些作用,可这不代表他在这红雾中就无敌了,鬼知道在这里面待久了会搞出什么幺蛾子,不然郑获马魁他们那帮人也不会见到红雾就跑,沙蛇也不会直接遁地,更别提这面具现在还滴滴响个不停。

    四下看了看,徐青空决定朝着红雾来的方向闷头走下去。

    既然红雾也是移动的,还移动的很迅速,那么朝着它来的方向一定能快速走出去,除非它是没有尽头的。

    可从刚刚来看,红雾是有边界的。

    远方影影绰绰的有几个影子,徐青空眯着眼望去,表情有些凝重。

    那里面是人,但是看行动的僵硬程度,徐青空不认为他们是活人。

    慢慢的从一边绕过去,可异变突生,离他最近的一个尸体突然摇晃了一下,然后死尸的上半身诡异的扭动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紧接着整具尸体就跌跌撞撞的朝着他的方向奔来。

    尸体空洞的眼眶里伸出了几支暗红色的枝条,像刚抽出新叶的柳枝,鲜活水嫩中却透着一抹子诡异和邪性。

    徐青空躲闪不及,用匕首迅速捅了一刀,白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徐青空一惊,果然那尸体没受什么影响,接着跑过来要给他一记怀中抱兄杀,尸体上不知从哪伸出了更多的枝条,向触性的向他身上裹去。

    徐青空脸色阴沉,避开那些诡异的柔软枝条,用尽全身力气,砍向了尸体的脖子。

    过程比想象中的顺利,死人脖子里的骨头已经发脆了,很简单的就被切断,可尸体却仍未倒下。

    还有这事!?

    徐青空懵了,这已经不是能靠常理解释的了。

    深吸口气,看准尸体的小腿关节处,快准狠的一刀砍过去,尸体的小腿被砍断,失去了平衡栽倒在了地上。

    画面有些诡异,一具无头尸体躺在地上,身子还在乱晃。

    沉着脸,他走的更加小心了。

    尸体越来越多,渐渐的其中还掺杂了不少他不认识的大型生物。

    徐青空越走越惊,尽力的避开了尸体大军,然后平复着呼吸。

    不知走了多久,徐青空脚步一停。

    他在雾中看见了个人,之前刀疤脸问他话的时候曾出示过一张牛皮纸画像,而眼前的人,正是唐纳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