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科幻小说 > 旧日余影 > 旧日余影 聚集地
    聚集地里面的环境说不上多好,大大小小的窝棚林立,走在聚集地的主干路上,徐青空感觉身上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

    从他们踏进聚集地的一瞬间,窝棚中就已经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们了。

    准确来说是在盯着徐青空身旁的司音。

    毕竟司音身上的衣服还算干净,即便脸上戴着方布也遮掩不住身上的冷冽气质。

    聚集地的外围,说是难民营其实也不为过。

    引擎的轰鸣声传来,震得砂石路上的石子乱蹦,一辆土黄色的皮卡从聚集地的中心方向驶来,看样子是要出去。

    两人走到道路一旁,看着这辆车身上架载了一挺轻机枪的皮卡从面前驶过。

    徐青空不经意的看了一眼车厢,里面是一群凶神恶煞的汉子。

    对方常年混迹荒野,刀尖舔血的气质是遮掩不住的。

    窝棚里的难民缩回去不少,大多数人都跟鹌鹑一样躲了起来,继续在窝棚里做工。

    聚集地的规则就是这样,不想出去搜寻物资狩猎,那就在聚集地里当廉价劳动力,工钱视情况而定。

    当然了,聚集地里的工钱主要是黑面包和纯净水。

    二人前方突然产生一阵小小的骚乱,司音没心情关注和自己无关的事情,可偏偏推搡中,一个难民孩子被推倒在了她面前。

    巧合的是骚乱也就此平息了。

    那个脸上黑黢黢的孩子一时成了众矢之的。无数双眼睛盯着她,更看着司音的反应。

    司音好看的眉毛翘了翘,面前的小女孩不过五六岁,此时站在她面前,手足无措的盯着地面。

    司音睥睨着身前的孩子,轻轻开口道:“价值?”

    她相信生逢乱世中的孩子听得懂她在说什么。

    小孩抬头,眼神中透着焦急。

    司音抬步要走,小女孩咬咬牙,从怀中掏出了个布娃娃递给了她。

    娃娃上布满了破洞补丁,灰扑扑的不知沾染了多少尘土。

    可司音偏偏接了过去,顺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个压缩饼干。

    窝棚里的不少人都眼睛一亮,盯着徐青空他们更加蠢蠢欲动。

    小女孩接过饼干,刚离开司音半步,一只粗壮的手臂就一把薅住了她的胳膊,要把他拽进人堆,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就是一阵哄抢。

    路边和窝棚旁都是有士兵驻守的,可这样的情况早就见怪不怪了,时间长了只要不是太过分,大家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这回没等小女孩被拽回去,一只胳膊就血淋淋的掉落在了地面,与此同时传来的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

    司音冷笑了一声,扔下了从徐青空腰间拔出的匕首。

    同时手里缓缓凝了一团赤火。

    士兵本来都围了过去,甚至拉好了枪栓,可看到这一幕,又都跟没事发生一样散去了。

    窝棚里不少躁动的心也重新凉了回去。

    小女孩怯生生站在道路旁边,可这回却再没人敢伸手抢东西。

    那个被切了手臂的男人此时已经失去了理智,大踏步的从人群中冲来,手里还捏着一片锋利的瓦片。

    司音面色一冷。

    她虽然不想过多的浪费能力在这种人身上,可并不代表她真的不会用。

    两人的距离本来就不远,断臂男拿着瓦片的手已经伸出去了,可下一刻,他感觉左肋下一阵剧痛,紧随而来的是身体肌肉的一阵痉挛。

    他错愕的看向下面,自己左腹插着一把匕首,血液正汩汩的从里面流出。

    徐青空慢慢松开双手,看着男人倒在地上。

    男人的身形很高,以他现在的个子,在男人心脏的位置很难控制好角度与力度,既然如此,那么刺伤对方的脾脏,致命效果是一样的。

    脾脏作为人体重要的储血器官之一,一但连同里面的血窦一起受到破坏,短时间内就能造成大量的血液流失,同时神经元受到疼痛的刺激开始大量放电,能迅速的让一个成年人的身体经历一场电荷风暴,失去反抗能力。

    用不了多长时间人就会陷入失血性休克,脾脏受到破坏得不到及时救治的话,几个小时内就会彻底死亡。

    难民营里的人都紧盯着司音,可没人注意到她身后的徐青空,就连刚刚那个断臂男人也认为真正的威胁只有司音一个人,却被徐青空暗处捅了刀子。

    司音诧异的瞅了他一眼,刚凝好的火团也慢慢散去了。

    徐青空耸耸肩,有些无辜的说道:“别这么看着我啊,我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姨遇害,”

    司音脸一黑,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想打死面前的徐青空。

    但把他打死了好像就真的没人能告诉她物资在哪了。

    深吸口气,司音头也不回的拎着徐青空向聚集地中心方向走去,空留了一地的鲜血和一具正失去温度的尸体。

    …

    徐青空内心倒是希望那男人能给司音制造点麻烦,这样他日后逃跑说不定也能减少点阻力。鬼知道司音清楚自己骗了她之后会不会一刀砍了他。

    可想法归想法,当他看到司音眼睛都没眨一下,甚至动都不屑动的时候,他就知道这男人很难有什么作为了。

    徐青空不是烂好人,他已经在很努力的适应这个时代的价值观了,可看到男人的暴行,该不爽的他仍然不爽。

    所以,与其让司音杀了他,不如自己动手,还能在司音面前刷刷好感度,说不定能开脱一下自己骗她的罪责。

    况且,这女人看上去似乎并不坏。

    一念至此,徐青空一阵苦笑。

    都说女人骗不得,他偏偏还骗了个颜值和能力都是上选的司音。

    敢情自己给自己叠作死buff…

    两人越靠近聚集地中心,环境也越来越好,破旧的窝棚也逐渐开始被砖石房所取代,道路两旁有人戴着兜帽,兜售一些灾变前的物品,还有销售长刀铁器和食物的。

    除了来回在街上巡逻维持秩序的卫兵,徐青空找不到其他的热武器踪影。

    街上甚至还有人在吆喝着贩卖奴隶,木头笼子里最小的孩子看上去也就刚上初中的年纪。

    徐青空把头别过去,假装没看见。

    他不断的告诫自己,这已经不是自己的那个时代了,想要活下去首先就要变的铁石心肠。

    时代的真理从不握在某个人的手中,而是愚者相拥,智者踽踽独行。

    而现在的他,宁愿也只能做个愚者。

    两人走到道路尽头,视线中重新出现了一道二十几米高的围墙,墙头上镶嵌着长长的钢钉,围绕着一圈结实的铁丝网。

    墙中墙。

    徐青空心中突然有了明悟。

    一堵墙,两座城。

    他们这是外城,里面是内城。

    司音在附近找了一家旅店,进去开了间房,然后在旅店的前厅找了个桌子坐下,要了两个牛皮袋的清水和几张馕饼。

    说是旅店,给徐青空的感觉更像是古代的简陋客栈,不过墙壁多了些混凝土打底罢了。

    徐青空确实饿得不行了,坐下后用水就着馕开吃,坐在他对面的司音却陷入了沉思。

    刚刚外面的奴隶车子,里面的奴隶看样子都是从169聚集地拉来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169聚集地覆灭的消息就基本属实了。

    唐纳德是169聚集地的负责人,可这胆小鬼不知从哪提前得到了消息,东北的禁忌之森出现了变故,导致兽潮爆发,大量变异野兽朝着西北偏中原的方向逃窜。

    169聚集地正好位于野兽的行动路径上,灾变后确实出现过兽潮踏平人类聚集地的历史,可那毕竟是少数,而且像唐纳德这样不做任何抵抗,就自私逃跑的事例还是第一回见,甚至为了逃跑后仍能潇洒生活,还有计划的搬空了聚集地的物资,导致169聚集地想要抵抗的时候才发现连饭都吃不起了,这才是最招人恨的。

    郑获他们就是星火要塞指派的调查队伍,但实际上他们也只不过是一队来自相邻聚集地的杂牌军,与司音也不认识,真正的调查官其实是司音。

    星火要塞的上层对一个编号靠后,而且已经腐朽了的聚集地存亡并不感兴趣,但巧就巧在兽潮袭击的不久前,169聚集地意外的收集到了一支稀有的基因样本,而且上报了。

    可没等这支基因样本收缴上去,唐纳德已经带着物资跑了。

    那支基因样本估计也被唐纳德卷着一块带走了。

    司音就是因为这个,才被派遣过来调查的。

    想到这司音就一阵生气。

    169聚集地没了不说,好不容易找到唐纳德的踪迹了,结果唐纳德还死了,跑了几天几夜,只吃了一嘴黄沙,最后还摊上了个叫自己小姨的傻子,要不是唯一的信息就在徐青空身上,司音才不会管他死活。

    徐青空吃的正高兴呢,一抬头就看见她一副阴郁的表情盯着自己。

    嘴里还塞着馕的徐青空停止了思考。

    我不就吃你几张馕吗,至于杀人一样的看着我嘛…

    拔出嘴里还剩一半的馕,徐青空咕咚咽了口口水。

    举着馕,徐青空小心翼翼的试探道:“来点…?”

    差点没给司音气笑了。

    冷着脸,司音站起身。

    “再给你十个小时的歇息时间,明天一早立刻出发,带我去找物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