畅阅看书 > 都市小说 > 妃常作恶:毒妃不受宠 > 003 释道,裂隙渐生
    “小心……”子敬没喊完这句话,便倒在了地上……

    那是我第一次面对死亡。

    千年寿命,九尾妖狐?可我看到一个人类死在我面前时,这些所谓的强大全都一无是处。

    我无动于衷。似乎被贯穿胸口的是我而不是他。

    “死了,他死了……吗?”还不能确定。为什么刚才还好好的,突然就死了呢?他的保证还作数吗?

    天地失色。死一般静谧。只有李林甫在不远处狰狞地笑着。这是多麽丑陋的一张脸啊,这样的脸怎么可以存在于世界上呢?这可是有子敬的世界啊……“我不会让这张脸打扰我们的世界……”

    接着,我掏出他的心脏,看着他的血一点点流失散尽。脸上那丑陋的狰狞却一点没变。

    “没事,”我坐在地上,把子敬抱在怀里蹭着他的脸,尚有余温。“我一定救你回来,这是你答应我的。”

    可是,我终究没有救得了他。一千年都没有。

    ——最近总是做这个梦。无尽轮回之中,不知子敬多少次死在了自己怀里,但是唯独只做这一个梦。而且是那么真实,那人的脸愈发地扭曲了。

    每每从梦里惊醒,都能看到月光透过窗子正照在我的脸上。而我也不知什么时候从猫变回了人形。

    “修为越发的怠惰了呢……”我自语着。确实这次和子敬相遇之后,实在是安逸地有点过分了。那梦就是对自己的提醒吗?可是那只是梦,这次子敬不是好好地活过来了吗?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真的活了,现在也活生生地睡在我身边。我伸手摸了摸他的脸。熟睡的子敬简直像个孩子,可爱之至。我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我又变回猫,钻进了子敬怀里。

    “珞珞,珞珞?你想什么呢?”回过神来,子敬正在叫我。

    “啊?没,没有,怎么了。”我还在想那梦的事情。

    “去校长办公室,你忘了?”他疑惑地看着我。

    “啊已经下课啦?”

    “都好一会儿了,大家都走光了……你到底怎么了,不舒服?”他摸了摸我的额头。

    “没事。”我笑了。明明告诉过他,我是不会轻易生病的。“我们走吧。”

    来到校长办公室,那个奇怪的校长正在吃午饭——说他奇怪,其实是因为他身上有炁,他是修道者。不过这对我一个活了千年的狐妖而言,也不算奇怪了吧。

    “先吃饭。”他头也没抬,只是用手指了指旁边桌子上的两份午餐。我和子敬也就没说什么,过去坐下了。

    自从阿依同老师的事情之后,校长就正式开始教子敬了。虽然子敬的“仙骨”已经觉醒,可说起来,他对这个世界还是一窍不通,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我虽然不用,但我想和子敬待在一起,想看看他是怎么教的。关于这一点,校长没有反对。要说人类还真是复杂,我虽然活了千年,却依旧看不透人心。因为从本质上来说,妖是没有人那么复杂的。

    “不行,除非管饭,不然不学。”这是子敬提出的唯一要求。不知道他这十七年是怎么过来的,作为“容器”的他,是没有父母的,生下来就是孤儿,也难为他了。不过现在他,每月都有那个写信人汇来的钱,生活已经不是问题了。于是看到他得知校长同意管饭时乐不可支的样子,我也乐了。

    可是关于校长教的东西,我有自己的看法。

    “昨天已经说过了,式术阵咒是法力的四种表现形式。那么咱们就先从术学起。”校长吃完,把碗推到一边。

    “有什么区别吗?”子敬边吃边问。

    “式你可以理解为体术,术呢,是最常见的,简单的说就是念咒掐诀;咒与之类似,不过是时效性的,不能立即生效,自然也不能很快接触。”

    “诅咒?”子敬说。这个词从他口中说出让我心惊。

    “就是那个意思。最后是阵,这个是最难的,也是最灵活的,高级的修习者可以创作出专属自己的阵图。而且,这个是中西方通用的,咱们有符,他们有刻文和魔法阵。当然内容是有差别的。”校长一边说着,将一本册子递给子敬,里面是一些常见的阵图。“这四种你以后都会学到的。”

    “校长,你是道家吗?”我问。

    “我是道教的。”校长显然对我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有些意外。“我应该已经说过了吧。”他补充到。

    “道家怎么了?珞珞。”子敬问。

    “珞珞是想说,子敬有仙骨,对‘道’的领悟又那么强,不应该拘泥于所谓‘式术阵咒’的桎梏。”我面向校长说:“毕竟‘绝圣弃智’可是你们道家说的。”

    “的确。”校长笑了,这笑容很不正常,甚至一瞬间让我想起李林甫那张丑陋的脸来。“圣人顺心而动,‘生也有涯,而知无涯;以有随无则殆’。就算有千年寿命,谁又能不顺天道呢?”

    他显然是故意这样的说。我也不甘示弱,“校长不要偷换概念,这不是有不有涯的问题,问题是‘道’非常道,是不能通过这些人为制定的技巧掌握真正的道的。”

    “但总要有可实行的办法不是?狐族以妖力强著称,狐气收于内而发于外,也是‘式’的一种吧。”

    “不错,但我们顺心而动,没有定规。”

    “人妖毕竟不同。”他这话触怒了我,我实在怀疑三娘是怎么会把玉枝给这种人。

    “既然人妖有别,我也就不在这儿待下去了。”我转身走了出来。

    ……珞珞真生气了,接下来只好由旁白来叙述。

    “珞珞!珞珞!”子敬追了出来。

    “别跟着我,人妖有别。我是妖。”珞珞气呼呼地说。

    “瞧你,这话又不是我说的。”子敬笑了笑。

    “啊,对不起。珞珞过分了。”咱们的小狐狸反应过来,一本正经地给子敬道歉。后者说:“没事,我也不太懂。珞珞很介意校长教的吗?”

    “是不愿意让子敬学那些东西。子敬但凭《易经》就能感觉到‘道’的存在,为什么要学那些,那都是人类自己捏造出来牵制自己的。而且你……”珞珞差点把子敬师父的事情说出来,珞珞说的这些话其实也是他教给珞珞的。

    “我怎么?”子敬问。

    “没什么。”珞珞扭过头去。

    “其实我也觉得珞珞说的有道理。只是,你之前不是说校长是好人吗?”

    “他手里的玉枝的确是我三娘的,不会错。但他教的东西还是……”

    “既如此不学也罢。”子敬说:“反正自从仙骨觉醒之后,我感觉自己简直是脱胎换骨啊,”子敬夸张地弯起胳膊给珞珞展示并不存在的肌肉——不知道这和她说的“脱胎换骨”有什么关系。

    “旁白呀,你就别笑他了。”我子敬是故意惹我笑的。

    “也不是不能学。”我说:“而且来说‘物物不物于物’才能达到‘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不争’的境界。珞珞只是怕子敬被外在的形式禁锢了心神,所以……”

    “你也太不相信你的主人了,”子敬把双手搭在我肩上说:“‘物物而不物于物’,这的确很难,但是,我可是主角啊!”

    “子敬真是的。”气顿时消失地无影无踪,我和子敬又说说笑笑地回到了教室。

    还没进门,就被子吟给堵住了。“你们两个,这几天中午都不在,快说,干什么去了?”

    “没干什么。”

    “上厕所。”我和子敬没默契地回答道。他又解释到:“就是上厕所,没干什么。”

    “上厕所要那么久,都便秘啊!”子吟在教室里基本就是这种德行,神奇的是其他学生还都围着她转,不论男女。看来人类对兔子的喜欢终究要高过狐狸啊!

    “——不对!”她这才反应过来,“你们居然一起上厕所。该不会在厕所里……哎呀!无耻啊你个臭狐狸!”她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怎么的,身体都发起抖来,脸也红得厉害。

    “子吟你想到哪里去了……”子敬一脸无奈地说。

    我本像往常那样把她吓跑,但是突然有了个更有趣的想法,便贴到她耳边说:“对啊,你知道子敬他,多大吗?”

    “你……”子吟睁大了眼睛,显然我的目的达到了,但我没准备结束,又说:“还有他的嘴唇……真是妙不可言呢,一直在我身上说我好香,弄得我浑身痒痒……”

    “够了!”子吟抖得更厉害了,“你个臭狐狸,不知道种族隔离嘛!呜呜~~”她抹着眼泪跑了出去,后面一堆男生紧跟着出去,估计是要“抓紧机会”。他们还看了看子敬,似乎有话要说,我双手叉腰瞪着他们,他们又不敢看了。

    “怎么了珞珞,你跟子吟说什么了?”子敬一头雾水看着这一切。

    “没什么啊。”子吟还没跑远,我又想着她喊了声:“我还拍了视频呢,要看吗?”她哭的更大声了。

    “总感觉你说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子敬说。

    我一吐舌头,跑回到座位上,子敬也无可奈何。

    “你们表兄妹感情可真好啊。”子敬的那个叫梁去影的朋友一看到我就过来了。这小鬼。

    “你这话让子吟情何以堪……”子敬低声说。

    “什么?”他坐到了我前面,目不转睛地看着我,我便微笑着看着他。

    “没什么。”子敬看他这幅样子也有点不耐烦了,“哎呀好了好了,你看够没有,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额……”他这才把目光稍稍离开了些。“子敬你不地道,咱们不是兄弟吗,你妹妹就是我妹妹,我能有什么非分之想吗——你说是吧,珞珞~”他这一声叫得我不禁打个寒颤,尾巴要在的话估计早炸毛了。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这不打自招也太快了点吧……”子敬吐槽道。

    “额,换个话题。”他说:“这次的运动会,还不打算参加?”

    “不,懒得。”子敬说。

    “唉,不行啊,你知不知道高二可是关键的一年,因为……”他搂住子敬滔滔不绝地开始自说自话,让我想起人类的一个成语:狐朋狗友。可我们狐狸才不会这样呢!

    “什么是运动会?”我问。

    “啊?珞珞你不知道运动会?”梁去影很是吃惊,子敬赶忙给我使眼色。我便盯着他的眼睛,立刻他眼睛里一闪。我便回过头去。真是太大意了,近来总是犯这些小错误。

    “哎?我说什么来着?”梁去影问。子敬看了我一眼,意思说:又用法术!我只当看不见。

    “说运动会呢。你说高二是关键的一年。”子敬提醒他。

    “哦对对对。关键的一年。高三要备考,基本不算是这个世界的人了;高一又太嫩,现在正是我们展现承上启下风采的时候啊。这种机会,怎么能错过?”他捅了捅子敬,那动作和我过去看见的喝花酒时的男人一模一样,我就更好奇这运动会是个什么了。

    “没意思。一群傻帽在大太阳地下跑个半死就为了争个铜作的金牌,有什么意思。”

    “今年可不一样哦,”他故作神秘:“听说除了常规比赛之外,还有打坐,憋气和盲走……”

    “你说的这些都是运动吗?”

    “这是校方安排的,据说是为了配合对道的身体的理解。而且,加强观赏性。”

    “……这三个哪有观赏性……”我似乎看到子敬太阳穴这有黑线下来了。

    “而且听说憋气是全校学生都要参加,你逃不掉的。”他说完,又转向我:“珞珞要参加什么吗?”

    “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呢!

    “喂!”熟悉的声音传来,我们回头一看,子吟站在门口,她已经不哭了,露出两颗门牙傻笑。

    “你那两道泪痕……”梁去影不明所以,一边的子敬也很无奈。

    “看什么看!这是……这叫花脸妆!”她双手叉腰,大言不惭。

    我准备逗逗她,便说:“嗯,子吟的妆最好看了,看得想把你一口吃掉,啊呜。”

    “喂!”她后跳两步又撑起手来格挡,“臭狐狸你别乱来。”

    关于她叫我狐狸我叫她兔子,别人都以为是我们的昵称,也没什么不对的,不过梁去影听到我刚才的话还是很奇怪,小声跟子敬说:“她们不是百合吧。”

    “你从哪看出来的……”子敬这样回答到。

    “所以,你就专门来显摆你的花脸?”我问。

    “才不是!”子吟依然离我很远:“我是来和你约站的!”

    “好啊,来!”我伸出手向她奔去。

    “喂喂喂,听我说完!我说的是运动会,运动会上一较高下!”

    “啊,可是……”我还是不知道运动会到底是个什么。

    “别说你不来,我可是已经把所有项目都报了,不管你参加什么都能遇见我!”我看她神气活现,便答应她了。

    放学的时候,我问子敬“什么是运动会?”他给我解释一通,我这才明白了。子吟想笑话我,被我给吓跑了。真不知道那兔子在这些事上赢了我又能怎样。

    “但是今年那些新项目还真是奇怪呢。憋气蒙眼打坐什么的。”子敬说。

    “这些可都是修习法术的基础哦。”我说。

    “不会吧?”

    “刚才我说,道不可掌握只能领会,所以没有形式最好,就像子敬领略《易经》,我只是让你放松心神,其他都没什么。”我解释到:“这些动作虽然是人类设定的,但目的还是调理体内的气,一个人的对气的把握越强,那么打坐,憋气的时间也就越久。所以我想这应该是校长他们要选拔有天赋的人吧。”

    “这也是为未来作的准备啊。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总觉得很重要。”子敬说。

    “珞珞虽然是妖,却也不是什么都知道。不过就目前的情况看来,应该是傀儡师那一派的问题。也就是西方教。”

    走到校门时,那个自称是“怪”的女孩又出现了。我们已经见怪不怪。

    “这次又是什么事?”子敬问。

    璃衣慢慢后退两步,伸展双手,做起奇怪的操来,嘴里还念念有词地说:“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你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你心外。”

    “《传习录》?”子敬问。

    璃衣没有回答,跳完又要走,被子敬拉住。“等等,这又是什么意思?”

    “不是给你说的。”璃衣指着我:“是给你说的。”

    “我?”我不懂她的意思。可是她点点头,又消失了。“她到底是什么存在啊?”

    “以前我以为是道家的,”子敬说:“不过她这回又说起心学来,真是搞不懂。”

    我们便没有再追究——至少从她身上感觉不到杀气,而且前几次也是在帮我们,就是她的话太难懂了。

    回去的路上路过一条巷子,听到有人在喊救命,子敬立马跑了过去。“喂!干嘛呢!”巷子里一群男的围住一个女的,我也很是生气,没等子敬说完,过去就把男几个男的打倒把女的救了出来。

    “你没事吧?”我拉着她的手问到。谁知她不但没有回答我,居然还咬在了我手上,这才发现她目光无神,显然不是正常人。我将她推开,这才发现地上的男人也和她一样,如同死尸一般。再一看,我们已经被团团围住。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